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89章 梨花带雨诉衷肠

作者:七星通惠
    不知为什么,这个夜晚,竟然如此的静谧。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以前,经常出来拍打铁质垃圾桶的杜老先生,这天晚上也安静了很多。本来,薛从良想借着这噪音来分解一下自己的紧张,没想到,这种声音,并没有传来。

    白淑静用她那如同葱白一样白嫩的手指,笼着头发,一缕头发从她的指缝中垂下来,愈发显得温柔而迷人。

    女人啊,越是学问深,懂得得多,就越懂得如何来迷惑男人的心智。李美玉虽然也是绝色美女,但从来没有像眼前的白淑静这样做作,她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从来没有这样温柔地笼着头发,给薛从良倒水。

    眼前的一切,让薛从良如梦似幻,竟然有些梦游仙境的感觉了。

    “嗨,我能有什么事情,再多的苦难,在我这里,也能够化解,你说呢,良子!相当年,在学校里的时候,我是系里的文艺部部长,我为系里做了多少的事情,办杂志,拉广告,组织活动,哪一样不是我做出来?那时候,多少美男子追在我的后边,有人暗地里给我送花,也有人大庭广众之下,向我求婚,那时候,我的日子,多好啊,每天,都是过着天堂般的生活,这就是美女的光环吧。”说到这些,这白淑静像是沉浸在幸福的蜜罐里,微闭着双眼,陶醉其中。

    薛从良当然也是那时候的追随者之一,但薛从良差别人可远多了,那时候,薛从良是谁,白淑静都不知道。薛从良是个穷光蛋,只知道读书的穷光蛋,但后来。薛从良总是把自己的脸,放在比较明显的位置,长此以往,白淑静竟然注意到了薛从良的脸。这张看上去清纯阳光的脸上。一脸的穷酸相。这时候的女孩子,虽然没有那么势利。但是,没有零花钱花,谁会跟着你,所以。薛从良看似挺有才华,挺有潜力的一个男孩,就这样被白淑静,一笔带过了。

    如今,那些大学校园里的浪荡公子,都过了气,没钱的没钱。潦倒的潦倒,那些跟着他们的公主们,也都开始过上了灰姑娘的日子。

    像白淑静这样的人,哪里能够承受得了这样的日子。

    “哎。现在的男孩子,跟你相比,真是一天上,一个地下。”白淑静接着说道。

    “老同学,你怎么这说呢?你看你现在的老公,多厉害呀,当年是医学院高材生,而且家庭殷实,上边还有人,你这一毕业,不照样成了高官吗?全班同学都在羡慕你呢!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薛从良听了白淑静的话,惊讶地说,但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毕竟,一个幸福的女人,是不会深更半夜里找一个单身男人倾诉衷肠的。

    “世事难料啊!我现在的处境,说出来你大概也不相信,我现在,基本上算是无家可归了。”白淑静说到这里的时候,眼泪顿时涌了上来!

    “什么?无家可归?怎么可能?你家里几十套房子,还无家可归,开什么玩笑啊!”薛从良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柔情似水的女人。

    “你还没有听同学们说吧,我家的那位,犯了事了,已经被关起来了。”白淑静顿时泪眼汪汪。

    她说到这里,薛从良才忽然想起,同学的群里,有次说某某某被调查了,他觉得,这段时间被调查的高官太多了,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也没有细看,难道,他们讨论的,就是白淑静的老公?

    “怎……怎么回事?”薛从良激动地问道,刚才沉积在柔情蜜意中的心思,顿时一扫而光了,他没有想到,这风向转的也太快了,眼前的这位美女,已经哭的是梨花带雨了。

    “那天晚上,他上班没有回来,电话关机,到了半夜,他的同事才打来电话,说内部出事了,几个高层的领导,全都被带走调查,我老公也同样被带走调查。……我们赶紧连夜找人帮忙,但这事情来的太快了,第二天早上,他就被宣布立案了……”白淑静说这些的时候,早已经哭得如同泪人一般,薛从良的心中,也是扭成了一团。

    “啊,竟然这么快?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薛从良无话可说。

    他早已经意识到,这白淑静的老公,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但从白淑静的穿着打扮和行为上,就可以看出,他家所谓的官宦家庭,来的钱必定不干净。

    “那还有办法救吗?你赶紧想办法呀!”薛从良跟着着急。

    “没救了,没救了,据说是有人举报了他们,他们上下五个领导,全都在一夜之间被查了。再说,我家老公太实在了,别人送来的东西,他都记录在案,现在,是铁证如山,家里的几十套房子,早已经被收缴了,银行账户也被冻结了。据法律上的朋友们说,起码要判三十年,三十年啊,出来都六十多岁了,这辈子,算是完了……”

    薛从良听着白淑静的话,心里一软,竟也忍不住的流下眼泪来。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这个周期已经大大的缩短了,人生的变故,也只需要那么三五年,以前薛从良是穷的叮当响,现在,薛从良转眼之间,已经是亿万富翁了。这就叫命运。

    “唉,真可怜!”薛从良止不住地跟着叹息,他把纸巾拿过来,抽出来几张,递给白淑静,没想到,白淑静一把握住薛从良的手,泪眼花花地说,“你可得帮我呀!良子,我们同学中,只有你是对我最好的了,这么年来,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你!是我辜负了你,现在,你成了名人,而我成了穷光蛋,这真是报应啊!”白淑静哭的是一塌糊涂。

    薛从良顿时紧张了起来,他试图把手从白淑静的纤纤玉手中抽出来,无奈,她的手竟然紧紧地拉着薛从良的手,好像,拉住了薛从良的手,就拉到了一棵救命稻草一样。

    “老同学,你……你别这样,我帮你,我当然要帮你了!”

    这样的情况,薛从良不同意也不行,薛从良赶紧帮白淑静擦去眼泪,但这样,好像并不能够平复白淑静内心的委屈和恐惧。

    “好了,好了,老同学,你看你,别这么灰心丧气,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我看你呀,是害怕过度了,镇定一点,说不定就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了……”薛从良试图安慰白淑静,但他知道,自己对于官场了解的太少了,他肯定是无能为力。

    “现在,我是寄居在的郭去病的家里,多亏你给郭去病留了个职位,虽然是个闲置,但多少也给我们一条活路……”白淑静低着头,一头的秀发,把脸都快遮挡了起来。

    “这样吧,老同学,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安排你在我的疗养院里就职,你有了工作的话,就不会胡思乱想了,这样,就容易走出心中的阴影了,你觉得如何呢?”薛从良觉得,毕竟这白淑静在学校里的时候,成绩也是不错,留在这里当医生,肯定能够胜任的。

    “良子,我真是感谢你呀。不过,你知道,我在医院里,一直都忙于谈恋爱,从来都没有认真读过书,更别说学到医学技术了,考试的时候,都是我男朋友花钱找人代考的,我才蒙混过关,得到了个文凭,你现在让我做一线的医生,我恐怕难以胜任,不过,我的管理经验丰富,我做个管理,你看怎样?”

    薛从良一听,我靠,这大学就是这样过来的?真是应了人们所说的那种“胸大无脑”,看来,这些学生,都是这样毕业的,没有任何真才实学。这让薛从良顿时低看了她一眼。更要命的是,这人还要从事管理工作,这让薛从良的直挠头。

    “这……这,管理岗位,都是关系到医院的生存命脉,如果你来做的话,怎么样啊?”薛从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求职者,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样吧,我先给你安排一个房间,你先在这里安顿下来,这样一来,你首先熟悉一下,这里的工作,等你熟悉了之后,我再给你安排一个管理职位,你看如何?”薛从良想了想,只有这样说了。

    “好吧,我现在都这种情况了,当然要听从薛院长的安排了……”白淑静的眼睛,依然红红的,看上去还是楚楚可怜。

    “天已经晚了,你早点休息吧,这一个月,不要想那么多,你好好调整调整,这里是个养生的好地方,休养一个月,保证你恢复成为绝代佳人。好了,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了,打我的手机。”

    薛从良起身准备离开。

    白淑静竟然有些依依不舍,眼神充满了某种渴望,但薛从良故意避开了她的眼神,这样的女人,还是远离的好。

    薛从良说了声晚安之后,匆匆离开了这个房间,关上房门,他深深地舒了口气,当从那房间里的氤氲的香气里,走出来的时候,薛从良竟然有些后悔,但也有些兴奋和高兴。他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地就把这美女给留了下来,红颜祸水,薛从良深有体会。

    但愿,这白淑静不会给自己带来太多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