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90章 论美女唇枪舌剑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在一阵哭诉中,心一软,留下了一个美女。他自己都有些懊悔。薛从良啊薛从良,你的艳福可不浅啊,总是在这个时候,能够收留一个美女,这是为了什么?为了自己吗,还是为了医院的发展?

    可是,白淑静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不收留她的话,让她一个女人家,在这世上如何活下去呢?能帮助人的时候,帮助人,这是薛从良的古道热肠,也是薛从良的本色。他以前吃苦太多了,受罪太多了,一遇这样的情况,心像冰激凌遇了热气一样,软了,化了。

    这件事很快在医院里传开了,薛院长有收留了一个美女,而且,还是一个绝世美女,医院快成为一个美女收容所了,或者,一个女儿国了。薛从良的行为,遭了其他很多女人的不解。

    女人们有个特性,他们喜欢在一边旁观别的美女们遭受不幸,然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同时,深深地同情,但是,他们不会对同性的人,伸出援手。一旦人家得帮助,他们开始深深地妒忌,妒忌别人对她的好。

    女人们大多集中在护士科,所以,女人集中的地方,必定是谣言四起的地方。

    “这个狐狸精,不知道用了什么计策,竟然让薛院长把她留了下来,肯定迷惑了薛院长。”一个女孩在更换自己粉色的护士服的时候道。

    “有人,她们昨天晚上,进入了一个房间,大家都想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深更半夜呆在一个房间,能不出事吗?那可是**,保准烧得是天昏地暗,那女人肯定是把薛院长给搞定了。否则,薛院长怎么可能那么快,把这女人给留了下来?”第二个女孩手里拿着口红,涂抹这嘴唇。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的跟真的一样。

    “怎么?那是人家的本事,你想升官,也去找薛院长啊,脱了裤子话,是方便,是管用。”还有女孩听这邪,愤愤地道。

    “哎,玉姐可真是可怜。这薛院长,隔三差五的把女人往咱们的医院里塞,这不知道是福是祸,玉姐一个未婚的大姑娘,虽是和薛院长定了终身。但不定哪个女人,把薛院长给拐走了呢!”一个女孩穿着睡衣,刷着牙,叹息道。

    “你们都的什么呀?不知道千万不要瞎猜,据我所知道,这美女红颜薄命,老公被抓了。家产被没收了,薛院长是在她无家可归的份上,才把她收留在医院的,你们可千万嘴上留情,不要乱。待会儿,这人要搬着东西。来咱们宿舍住下来了。”护士长徐,已经穿戴整齐,绾了头发,戴上粉色的护士帽子,准备走出去。赶医院上班。

    这件事情,很快传了李美玉的耳朵里,李美玉那是相当的生气,她在上班之前,已经气呼呼地来了薛从良的办公室。

    “薛从良,你要干嘛?你要干嘛?你这是要把老娘放在什么位置?”薛从良还在埋头书,李美玉突然闯进来,大声的吆喝,薛从良的眼睛从书本中移开,疑惑地着李美玉。

    “怎么了?玉,你又嚷嚷什么呀?”薛从良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已经听了,你又把一个女妖精留在医院里了,你是怎么想的,隔三差五的把女人留在医院里,你的心眼被糊住了?”李美玉叉着腰,气呼呼的样子,上去很是美丽。

    这段时间以来,也许是工作比较忙碌,李美玉瘦了一圈,目测体重大概有一百一十斤,她这接近一米七的个头,在加上穿着粉色的护士服,上去身材特别的苗条,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如此的迷人,真是令薛从良想入非非,薛从良顿时目光都有点发直,他惊喜地着自己的女朋友,现在出落得如此美丽。

    “玉,你穿上护士服,真是漂亮,你这身材,真是魔鬼身材,你是医院你里最漂亮的女孩了。”这是薛从良发自内心的赞叹,而非逢场作戏。

    “你可别哄我了,我找你的毛病,你变了法来哄我,我可不吃这套。”李美玉着薛从良两眼发直的样子,她知道,薛从良打心眼里在夸赞自己,心中乐开了花,简直比得了玫瑰花都高兴。脸上的怒气,一扫而光,她撅着樱桃嘴,嘴唇上涂着粉色的唇膏,上去无比性感。

    “着嘴,这脸蛋,红润红润的……”薛从良了门口,见门已经关得死死的,“来,啵一个,啵一个吗!”薛从良撅着嘴巴,凑李美玉的脸上。

    “别不正经,人家刚化了妆,弄花了妆,我还得重新回去化妆呢。”李美玉推了薛从良一把,挣开了薛从良的手,“等晚上有空了,我也要一个房间。”

    李美玉羞涩地。

    “哈哈,好啊,你想要一个房间我给你,反正咱们医院这段时间房间多着呢。对了,你自己的房间,不是挺好的吗?”

    “什么呀,我的房间一直都在消毒,前段时间,医院里不是闹传染病吗,我的房间进行了彻底的消毒,现在还在那里开窗透气呢,我一直都挤在徐的房间里,所以,很多事情,我都能够第一时间得消息,包括你昨天晚上和白淑静的事情……”李美玉也在猜测,这白淑静和薛从良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消息传得这么快?你可别听他们胡乱猜测,我可是正经本分的人,这么多年来,你是最了解我的。”薛从良最怕别人误解他。

    “哼,正经不正经,你自己清楚,我心里也清楚,反正,你们男人们,没有一个好的,你没医院里住的那些老男人们,平时着他们一个个道貌岸然的样子,一美女,每个人的脑袋,都伸得跟长颈鹿似的,眼睛瞪得跟大猩猩似的。他们的原型,都露了出来。”李美玉翻着眼睛,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样想,肯定是想的太多了。别男人们,你们女人们哪一个不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你们不是经常,不化妆,千万不要出门吗?一钓了门,你们的嘴唇,一个比一个涂得红,一个比一个穿的少,露得多,还有,那胸脯,一个比一个高耸。”薛从良对女人的观察,也是明察秋毫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们女人爱美,是天经地义,你们男人可不行,你们那叫流氓,知道吗?眼珠子差没有掉进人家那沟沟里边了,还装什么正经?你们男人,在女人面前,是最能装了。”李美玉也是唇枪舌剑,和薛从良针锋相对。

    “算了,算了,反正,你们以后继续保持闭花羞月的脸庞,柔情似水的美女模样好了。毕竟,我们这里山清水秀,是个养人的地方,如果你们一个个都美若天仙,这在另一方面,也明我们伏龙山疗养院确实是个美容技术高超的地方啊。”薛从良想这里,顿时觉得这样子挺好的,是个医院的活广告了。

    “什么呀,人家这是天生丽质,只能伏龙山的基因好,也不一定是伏龙山美容的技术高超,我咱们医院的技术,也不过如此而已。前段时间不是来了三四百人吗?最后离开的时候,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貌若天仙。”李美玉对薛从良的技术,并不是特别认同。

    “你可能不能这么比,别人的都是动手术刀的,挖挖补补,鼻子低了,垫高点,嘴巴大了缩点,下巴长了,磨秃一点,这都是伤筋动骨的技术。而我们的技术,是激发体内的优良基因,你知道吗?这对于以后来,是造福后人的事情,只要接受了我们的治疗之后,她的孩子们,都会长得特别漂亮。”薛从良对自己的技术,那是相当的自信。虽然没有太多言语,但是,他道出了自己技术的真谛。

    薛从良的技术,确实是比什么国家的技术高超了很多。他虽然没有那种技术来的直接,但是,对于人体来,可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

    两个人在房间里了这么多,最后,也是不了了之。男人和女人话是这样,只不过是过过嘴瘾罢了,出了自己的心事,出了自己心里的不平事,也罢了。尤其是这种互相喜欢的男女,更是如此。

    “好了,白淑静不论怎么,也算是对我有恩,当年我的营业执照,是人家托人帮我办的,现在人家有困难,也伸手帮一把吧。”薛从良无奈的道,“待会儿,还得麻烦你这总管,在这宿舍里,给她安排一个住宿的地方。”薛从良道。

    “那好吧,既然薛大院长都安排来了,我当然照办了。”完,李美玉转身离开。

    这时候,一个护士忽然进来:“薛院长,不好了,今天来了很多拉肚子的人,或许是水体污染,你要不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