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91章 千人倒薛潭受毒

作者:七星通惠
    “水体污染?!”薛从良听到这个词,顿时瞪大了眼睛,正在挠头的右手,也停在了脑袋后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一般情况下,拉肚子对于薛从良的医院来说,就是小事一桩,打个小针,半个小时就能够痊愈。但听说水土污染,这问题可就要大了。这影响的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这可是一大批人。

    薛从良立刻走出去,到大厅中去查看情况。

    只见,大厅里熙熙攘攘的人,与往日相比,大不相同,就连大厅偏僻处,一个卫生间的门口,都挤满了人。人们都在这里排队等候如厕。

    “快,赶紧,把医院里所有的卫生间,全部开放,派人带着大家,都分散到附近的卫生间去。”这大早上的,薛从良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倒霉。

    有人实在忍不住,也不管他什么男男女女了,全部都在门口,或者墙角处,拉的是一塌糊涂。男人们都在东边,女人们都在西边的大厅外。

    稍微健康的人们,就拿来医院里的白布单子,把这附近的遮挡起来。但是,院子里还是臭气熏天,简直令人作呕。

    薛从良粗略估计了一下人数,大概有五百人左右,大人小孩老人,男人女人,薛庄的人,几乎全都在这里云集了。

    薛从良更担心的不是这些人,因为这些人在伏龙山医院做简单处理,就可以恢复大半,他担心的是薛河的水,是不是出了问题?更担心的是,王大宝的伏龙山冰泉,是否也同样受到了污染,而王大宝还不知情,把水全部运往城市。那问题可就大了。

    薛从良安排了十个医护人员,立刻开始给这些人们检查身体。自己掏出手机来,在手机上划了几下,拨通了王大宝的手机。

    电话响了几下。但对方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看来。这下是要坏事了。

    正想间,只见在人群中钻出来一个人来。这人灰头土脸,蓬头垢面,衣衫不整,乍看上去。以为是个乞丐呢,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大宝从山下爬了上来。

    “大宝,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薛从良急忙问道。

    “快,水中有毒……我的水全都运了出去……”王大宝话还没说完,就白眼一翻,晕倒在地上。

    薛从良立刻扶着他的头。进行急救,过了三分钟,王大宝才回过神来。

    “电话,电话。快给各地的老板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封存这批水呀,要不然喝坏了客户,我们的生意就全砸了。”薛从良说道,毕竟,王大宝的水厂里,也有薛从良的股份,这水厂的生死存亡,和薛从良也关系极大。

    “打了,打了,电话都已经打出去。”王大宝舒了一口气说道。

    王大宝这么一说,薛从良长长地松了口气,这下好了,不用太担心了。这家事情可以说已经控制住了。

    拉肚子虽然是大面积的,但是,如果控制起来,也相对容易点,毕竟,不是什么高发的传染病。

    “不过,我不太确定,这水是什么时候遭到污染的,我昨天傍晚的时候,也从这里运出了十车水,不知道这水有没有问题?”王大宝对这事模棱两可。

    “什么?运出了十车水?”薛从良又听到王大宝这么一说,薛从良刚刚还平息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是啊,现在是夏天,茶楼的饮用水用水量也是暴增的,所以,我有点怀疑。”王大宝担心地说。遇到了这种突发事件,这个曾经是当地地头蛇的王大宝,现在也是有些担心,没有了往日的王者之气。

    “说的也是,不过,既然一个晚上都没有传来坏消息,估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必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要从容面对。”薛从良自信地说,现在,薛从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处理问题已经得心应手。

    “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立刻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薛从良带着五个年轻人,还有王大宝,拨开人群,向外边走去。

    “薛院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带上老朽。”忽然,杜老先生也从人群中钻出来,朝着的薛从良挥了挥手。

    “杜老先生,我们去的地方很远,你就在家歇着吧,恐怕你的体力受不了的。”薛从良试图劝说杜老先生。

    “嘿,这件事情,如果带着我的话,会有很大的帮助的。”杜老先生精神矍铄,自信地说道。

    “哦?既然这样,那跟我们去看看吧。”杜老先生这么一说,薛从良觉得有道理。杜老先生经常像是先知一样,如果带着他去看看,或许会有什么奇迹被发现。

    于是,薛从良带着几个人,骑上摩托车,直奔薛河。薛从良的大力神摩托车,如同一阵旋风,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瞬间冲出数百米,把王大宝他们的摩托车早早地甩在了后边。

    “哎呀,我的天,薛院长,你这摩托车跑得也太快了吧,作为院长,你可得淡定一点,稳重一点。”杜老先生乘坐的是薛从良的摩托车,第一次乘坐他的摩托车,杜老先生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过,这点速度,对于薛从良来说,简直是龟速了,如果薛从良运用自己的轻功来奔跑的话,速度绝对不亚于大力神摩托车的速度。

    将近十里地的路程,薛从良五分钟就到了。只见,薛河上,一改往日平静清澈的水面,河上全都是死鱼,死虾,漂浮在水面上,在河的中心,一尺多长的大鲤鱼,翻着肚子,拥挤在大片的小鱼小虾中,看了令人心惊胆战。

    岸上,还有喝了这些水的鸟儿,虽然没有死亡,但也在淤泥中挣扎,看来,也是奄奄一息了。

    “天啊,这是怎么了?这是要翻天了呀?”薛从良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向薛河的远处望去。这真是一片死寂呀。

    几个人都站立在高处,极目远眺,一眼望不到边的薛河,竟然变成到一条死河。

    “这绝对是人为的原因,是谁这么黑心,下了这么狠毒的手?竟然让这一河的生灵,遭受不测!”王大宝看着这一河的死鱼死虾感慨万千。他身上有些尘土,想都没想,弯腰在从薛河里撩了水,冲洗自己的手臂。

    “别,危险!”薛从良喊了一声,但没有阻止住王大宝,他还是麻利地在薛河上冲洗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一分钟过后,王大宝手臂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红斑。乍一看上去,似乎是皮肤过敏的症状。

    “啊,快用我的矿泉水冲洗一下。”王大宝的一个同事,正好拿了一瓶矿泉水,打开瓶盖,呼噜噜倒在王大宝的双手和手臂上。

    经过仔细的冲洗,王大宝手臂上的红肿,这才消散了许多。

    “杜老呢?杜老先生哪里去了?”

    当几个人正在专心地给王大宝处理红斑的时候,薛从良才发现,杜老先生什么时候不见了。

    众人纷纷扭头寻找。

    “在那边,看在薛潭方向。”众人一同朝上游望去,看到杜老先生一个人,手持遥控器,在薛潭附近转悠。

    “危险,薛潭很深,杜老先生,你千万要小心。”薛从良双手罩着嘴巴,作喇叭状,朝着杜老先生大声喊道。

    由于河风太大,喊了几声,杜老先生可能没有听到。几个人一同向上游走去。

    走进了才发现,杜老先生的飞行器,携带了一个特殊的小装备的,正悬空在的薛潭的上空,咔嚓咔嚓的拍照。

    众人都被这先进的玩意,吸引住了。

    “看到没有,这些死鱼都是从这里翻上来的,而在薛潭的上游,你们看——”杜老先生手指着。

    众人朝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这里是另外一派景象,河上游非常干净,碧波滔滔,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异象,连一个死鱼都没有。看来,这里并没有发生污染。而在薛潭的下游,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所以,可以断定,薛河的污染源,应该来自薛潭。

    这是杜老先生的推断。

    “什么?薛潭怎么了?它为什么突然遭到了污染?”薛从良满脸疑惑地问道。

    “现在,正在遥感拍照,水底的东西,很快就会看到。”杜老先生坚定地说,“昨天晚上,我看到在薛河附近,出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最后,这东西从我的望远镜中消失了。估计是这东西,投下来了什么玩意?”

    “难道是他们投下来毒药了吗?然后,毒药包,在这里边发散开来,污染了水源?”薛从良大胆的猜测。

    “你这个猜测还不够大胆,再大点胆,再猜测一次,我看看你的想象力,有多么丰富?”杜老先生得意地说到。

    “那还能怎样?以我的想象力,难道是有人在这里投毒了吗?不太可能吧,如果投毒的话,影响力不可能这么大呀!它肯定会分散开来,药力变得非常微弱。”薛从良一边说,一边摸着脑门。

    “猜的也算粘了个边,待会儿,我让你看看,遥感相机拍到了什么,绝对让你大吃一惊!”杜老先生这话,立刻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这时候,飞行器徐徐向岸边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