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97章 清门户大神附体

作者:七星通惠
    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这么不禁打,还没出手呢,就瘫倒在地。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其实,并非这两个人不经打,而是薛从良的功夫,现在已经上升了很大一截,原来如果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话,现在的薛从良已经是近乎完美了。就像是一棵树,原来薛从良枯枝败叶,现在,已经像是春的树,变得枝繁叶茂起来。

    薛从良一个转身,只见草上飞已经追到了身后。手持锋利的短刀,闪着寒光,就要朝着薛从良的肩膀上刺去。

    这个畜生,真够狠心的,奶奶地真是没有人性,薛从良之前对他那么好,他突然恩将仇报,反而来攻击薛从良,薛从良感觉到万分的后悔。

    他飞起一脚,朝着草上飞的手腕踢去,草上飞迅速缩手回去,薛从良一脚擦中了草上飞的下唇,他的下唇顿时飞走了一块肉,刚开始这伤口是白色的,很快,这白色的嫩肉,冒出鲜血来。

    薛从良顿时有一种成就感,没想到,这第一招自己就站了上风。

    后边,元大头突然哇哇哇冲了过来,手里同样拿着一把刀,不过,这口刀好像并不是一般的刀,而是高科技刀具。眼看着他想把刀,不过转眼之间,他突然变成了一把长枪,薛从良的眼睛看得准,旋即一转身,只听得轰隆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出来,击中了薛从良身后的石头壁,这石壁上竟然被轰出了一个脸盘大大坑,太***厉害了。

    薛从良被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像是铜墙铁壁一样,紧紧地把薛从良给包围住。

    这两个人真是难缠,一个是绝世高手。另一个拿着现代化的武器,想要战胜他们两个,谈何容易。

    就在这个时候,草上飞又冲了上来。他这次已经领教了薛从良贴身战斗的厉害。同时,在预测着薛从良会出什么招式。他作战经验丰富。对于每一个招式,都破解的良方,同时能够在一瞬间,把对方的招数拆解掉。同时趁着对手的空虚,攻击对方的致命之处。

    但他看了薛从良伸胳膊蹬腿的,看的是眼花缭乱,依然没有看出薛从良是在搞的什么把戏,更别见招拆招了,薛从良现在是无招胜有招啊。

    本来是他攻击薛从良的,但始终没有看出薛从良在动用什么招式。所以,一直围绕着薛从良,转着圈攻击,生尽办法。想要找到薛从良致命的弱点。

    薛从良已经意识到,草上飞在寻找他的弱点,所以他更加攻防有度,在做好衣无缝的防范的同时,找到机会猛攻草上飞。

    草上飞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了,虽然不算致命,但是,这从根本上决定了草上飞已经占不了上风。

    就当薛从良自鸣得意的时候,他用眼睛的余光,忽然发现,元大头手中枪械,突然变成了一把强弩,呢,这黑黢黢的箭头,正对准薛从良的前心,薛从良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么强硬的弓箭,如果射到人,别把人射死了,直接就会把人给穿透了。同时,还会嵌入石头半尺有余。就在薛从良一念闪过之后,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这声音顿时像是一声爆炸一样,紧接着,“嗖”的一声,一枚利剑如同一道黑影一样,射将过来。

    薛从良脚步还没有踏实,想要跳过去,时间早已经来不及了,他急忙向左侧身,脑袋向后一扬,身体向后一晃,这支利剑,迅速贴着薛从良的前胸飞过,“嘣”的一声,射进了黑石头半尺有余。

    薛从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还在猛烈的跳动,看来,自己并没有被穿透,而看了看前胸,最外层的衣服,被利剑划破了一道口子。

    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看来,最致命的对手,不是草上飞,而是元大头。真是令人防不胜防。草上飞只是拿着一把普通的短刀,而这人,竟然拿着一把能够变形的高科技刀具。怪不得他能够杀死那么多人,而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可想而知,那些人死的是多么的悲惨。

    首先把这个家伙宰了,否则,一不心就会被这人给射死了。

    薛从良在草上飞面前,虚晃了一招,一个后空翻,直接翻到了元大头的身后,对着这人的后心,就是一掌。这一掌,薛从良用了七成的力气,如果是一般人,绝对是鲜血喷涌,冲击力绝不亚于被人捅了一刀。

    但这元大头并没有的吐血,也没有被打飞,反而,薛从良的手上,一阵生疼。

    “哈哈哈,没想到,老子穿着金刚护身服,想要用法力来攻击老子,门都没有……”这人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这让薛从良出乎意料,如果他后背上有金刚护身服的话,他的前胸,肯定也有护身服,这要是想要攻击他,可就是困难了。

    不过,薛从良不怕这个,他拥有穿甲神枪,这武器,专门对付这种刀枪不入的防御工具。薛从良抽出腰间的穿甲神枪,这玩意和他们的高科技武器相比,锈迹斑斑,真是看着有点寒碜。

    “哈哈哈,你那出土文物,早该扔到废品堆里了,想和我们的这高科技玩意相比,你这是鸡蛋碰石头。得了吧,我看你还是早点束手就擒,省的我们出手,早点做了我们的奴隶。”这元大头好不在意薛从良的穿甲神枪。

    “束手就擒,你得早了点!”薛从良把功力推到了八成,瞬间挥动的快刀,只见,寒光袭来,直接朝着元大头的脑袋削去。

    这元大头竟然毫无惧色,挥舞手中的大刀,挡了一把穿甲神枪的寒光。

    这时候,一声惊动地的爆响,炸雷一般,洞中石壁上的几块石头,全都被震落了下来,灰尘突然腾了起来。

    没想到,元大头这高科技玩意强韧度竟然这么大,当他挡住穿甲神枪的寒光的时候,巨大的冲击力,竟然把这元大头弹出了十米远,他重重地摔在了一堵墙上。手中的大刀,像是被折断了一样,从中间弯曲的不像样子,看来,他这玩意是彻底毁了。

    草上飞趁此良机,瞬间攻了上来。

    薛从良可谓是左右开弓,打得是非常辛苦。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洞中传来:“他奶奶,谁在我的洞中撒野,搞得我无法安睡?”这声音如同洪钟一样震耳欲聋,中气十足,看来,绝非等闲之辈的声音。

    三个在洞中打斗的人们,瞬间被这声音给镇住了。薛从良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这洞中难道还有其他人吗?薛从良从来没有发现过他人呀,听着人的声音,绝非等闲之辈,这人究竟会是谁?

    “你是哪个秃驴,还不赶快出来受死!”草上飞吼叫道。

    “哼,本人慈洞洞主,草木大爷!我看你们是活腻了,竟然在我慈洞杀人无数,害得我老人家神魂不得安宁,我今就要借着薛神医这武器,杀你们个片甲不留。”这声音听着是越来越近,但终究没有看到人在哪里。

    但慈洞洞主草木,薛从良知道,这可能就是草上飞和草菇的大哥呀,这人竟然突然苏醒了过来?

    薛从良还没反应过来,只觉他的穿甲神枪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气启动,薛从良像是被人附体了一样,双手不听使唤,但是,却挥舞这自己的穿甲神枪,朝着草上飞的脸部攻去。

    “今,本大爷要在这里清理门户!”这声音道。

    “草木?大哥!我是二弟呀,我是草上飞呀!”草上飞一听,这人也许就是传中的大哥草木,现在他的魂魄竟然苏醒了过来,高兴还来不及呢!

    “哼,你别在这给我拉关系,我们草家代代忠良,到了你在这里,竟然出了个杀人的恶魔,真是我们家门不幸,我要为草家清理门户!”罢,薛从良顿时朝着草上飞攻了上来。

    薛从良只觉得,有一股比自己的力量要强大十倍的力量,突然贯穿全身,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蓄满了能量。就像是大雨之后,喝饱了水的庄稼一样,精力充沛,力量巨大,即使举起五百斤的石头,自己也不在话下。

    这时候,元大头突然从旁边爬了起来,朝着薛从良就要开枪射击。薛从良眼疾手快,挥舞穿甲神枪,一道寒光辐射出去,但这次不一样了,这道寒光被加上了超过薛从良十倍的功力,挥舞出去之后,如同削铁如泥的利刃一样,瞬间把元大头的身体穿透。

    元大头像是断了电一样,手上的大刀,瞬间落地,整个人,像是树桩子一样,从中间断了开来。别什么金刚护身服了,就算是穿着纯钢的衣服,照样别切割成两截。

    没想到,元大头就这样被薛从良的穿甲神枪斩成了两段。

    这不是薛从良的本意,他只是草木的功力,他要这里清扫门户。

    草上飞一看,这还得了,这完全是双剑合璧,两个人的力量同时攻击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薛从良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他的力量现在远远超出了自己,是留下来决一死战,还是逃跑?

    哪里还有时间让草上飞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