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98章 大决斗天煞寒冰

作者:七星通惠
    没想到,这草上飞不自量力,竟然摆开阵势,吆喝薛从良决一死战。<

    这时候的薛从良,可不是薛从良一个人。只见他忽然之间,面容变老了许多,又忽然之间,面容变得年轻了许多,他就在这年老与年轻之间,不断地变换。

    这面老的脸孔,大概jiùshì这天慈洞洞主的面容。和薛从良合体之后,薛从良就biǎoxiàn出他的容颜。薛从良的穿甲神枪上边,竟然生出缕缕青烟,一缕青色的火焰,在刀尖上冉冉燃烧起来,看上去牛气冲天。

    草上飞自持法力高强,对这完全不看在眼里。他手持短刀,这短刀瞬间变成了古铜色,看上去很有古朴之感。不知道威力如何。他迅速冲将上来,“大哥,得罪了,既然你不饶小弟,小弟也只有和你决一死战了。”

    草上飞的古铜色短刀,瞬间生发出巨大的能量,火红的颜色,如同人生气的时候,变得通红的脸上。

    本来,薛从良以为,这短刀要冲向自己,没想到,这短刀像是一把天线一样,瞬间这洞中气候大变。kōngqì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零度以下,这可要比冰箱的功能,强大无数倍。一瞬间,雪花飞舞,飘飘洒洒而下,偌大的天慈洞中,竟然变得如同冰窖一般。

    地上的溪流,瞬间被冷冻成了冰块,这冰天雪地,让薛从良简直无法适应,他生发出来的法力,在这奇寒的环境中。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从八成的功力,瞬间降到了三成以下。

    更要命的是。这种奇寒,寒气逼人,几乎令人无法呼吸。刚刚呼出的气体,迅速被冷冻起来。就连薛从良的眉毛和头发上,都布满了冰刷。只有他的鼻孔没有结冰,因为从鼻子里还能够呼出热气起来。鼻尖红彤彤的,像是刚刚哭过了一样。

    “这……这是什么功夫。好冷啊,好冷啊!”薛从良搓着双手,跺着双脚。身上的那件单薄的衬衫,包裹在身上,在这种奇寒的天气条件下,真是薄如蝉翼。

    “hāhā哈。hāhā哈。你尝试到我的厉害了,我这叫天煞寒冰,就你这小身板,能在这零下二十度的环境下待上十分钟,恐怕,你很快就要冻成干尸了。哦hāhā哈!”草上飞发出令人生畏的大笑。

    薛从良看着不远处的几具尸体,他们早已经冻得如同把冰棍一样,僵硬的如同石头。由于太过寒冷。薛从良的手指头竟然有些无法拐弯。他想要起动五行神器,但身体僵硬得的根本无法动弹。

    “薛从良。不要被他制造的假象做所迷惑,这一切都是假的,你要在心中想象一团火焰,眼前的一切,自然消散。”这时候,自己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在告诫薛从良,抵抗这种天煞寒冰的方法。

    当然了,这人jiùshì洞主的声音了。薛从良听到这样的引导之后,lìkè开始在脑海中启动火焰模式。没想到,这样一想,薛从良的身体,首先暖和了起来,并没有刚才那般寒冷。

    “等着受死吧,这里的温度,将会降低到极寒,这里所有的生命,都将全部冻死,最后,山体开裂,轰然倒塌,你们这些人的尸体,就不用在麻烦我掩埋了,直接掩埋在天慈洞中,和这洞主,做个邻居,也是不错的注意!”草上飞得意地说道。

    就在zhègè时候,薛从良手中的穿甲神枪,早已经被唤醒。虽然没有之前那般强大,但已经引起周围环境的改变的。薛从良头发上的冰刷,遭遇融化,热量开始慢慢的扩散开来。

    “薛从良,我要你使用五行神器中,火的元素,把这里的奇寒,全部驱散出去。”那个声音说道。

    “啊?怎么把去奇寒驱散出去,请指导我。”薛从良知道,这种功夫,牵扯了五行绝技中的天术元素,所以,自己对这方面还完全为止。自己所运用的还是地术的功夫。

    “你精通了地术之后,这一切都变得简单。驱邪神枪jiùshì火元素,他自身的能量是无穷的,就看你如何激发出来。现在,这kōngqì中的寒冷,jiùshì无数能量汇聚而成。你可以顺势使用这种能量。闭上眼睛,右手握住枪柄,脑海中念咒语,阿玛尼啊!重复三遍之后,脑海中引导一团力量,吸收周围的能量团。”

    zhègè声音一直在慢慢的引导薛从良,起动穿甲神枪的能量。

    果然,手持穿甲神枪的薛从良,在念了那句咒语之后,手臂上果然出现了一股能量,这能量如同一只蚂蚁,爬行在手臂上,从肩膀处,嗖嗖嗖地爬行到了手腕,然手分散到了五个手指。

    穿甲神枪迅速感知到了这种能量,刀柄的温度,lìkè升了起来。薛从良看到,一团蓝色的火焰,沿着刀刃,慢慢向刀尖蔓延,而且,越来越强大。

    显然,这穿甲神枪放大了薛从良的能量。

    就在一瞬间的,只听得一声kōngqì爆裂的声音。薛从良的能量,从刀尖迸发出来,天慈洞中,纷纷坠落的雪花,顿时变成瓢泼大雨,洒落下来。薛从良瞬间gāoxìng了起来。

    这说明这里的温度,已经骤然上升了很多,同时,雪花已经被完全融化了。周围的一切,开始复苏。那些被冻僵的尸体,也逐渐开始软化。

    “攻击zhǔnbèi开始。能量已经聚集到了穿甲神枪之上,你需要你念咒语:阿罗脱它!把刀尖的方向,对准草上飞。”zhègè声音在薛从良的脑海中回响。

    当他把刀尖对准草上飞的时候,草上飞还在艰难地积蓄能量,看来他已经累得不轻了,头上的汗珠子,早已经从头发里边滚落出来。他对于薛从良的功夫,估计是有所了解的,当刀尖瞄准草上飞的时候,他顿时紧张了起来,但是,自己的功夫,还没有完全收回,他竟然无法动弹。

    薛从良念过第二句咒语之后,一团火红的火焰,从刀尖迸发出来。之后,迅速变成无数芝麻大小的火星子,像是天女散花一样,向周围散去。

    天慈洞中的温度,瞬间升高了起来。一团团热气,从地下升腾起来。

    这强大的力量,顿时把所有的寒气,全部逼了huíqù,逼回了草上飞的体内。他的脸,顿时变得乌青,犹如人长期憋气之后,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当薛从良再度发力,这草上飞惨叫一声,瞬间从口中喷出一股暗红色的血液。

    他的力量彻底消失,薛从良的力量没有了外力的阻挡,瞬间布满整个空间,周围的一切,开始重新huīfù之前óyàng。

    薛从良松了口气,终于要战胜这高手了。

    不过,薛从良gāoxìng的早了点。当草上飞即将失败的时候,他忽然从腰间抽出来一个小东西。这东西,看起来只有指头般粗细。看起来,更像是一支粉笔,但比粉笔要稍微粗一点。

    “lìkè匍匐在水中,要快!”耳边的声音突然响起。

    薛从良的身边,就有一个水坑子,但这水坑子还漂浮着一层碎冰,肯定冰冷刺骨了。但想不了这么多了。薛从良知道,这家伙肯定要玩什么把戏了。

    他一头扎进这水坑子里,露了各个nǎodài,就在zhègè时候,薛从良的眼前,突然白光一闪。草上飞手中的东西,顿时引燃了洞中的kōngqì,“哗啊”一声爆裂声,几乎把薛从良给震得两耳出血。

    一瞬间,shāndòng中全部都是火焰,铺天盖地而来,刚才还是零下几度,现在温度骤然升高到了数皮皮。

    堆积在shāndòng中的尸体,发出yīzhèn焦糊味,并且,噼里啪啦发出声响来。听得薛从良是心惊胆战。多亏薛从良趴在水中,否则,自己被烧得遍体鳞伤,是肯定的事情了。

    烧伤尤其难以治疗,这薛从良最为清楚,虽然薛从良拥有最高超的美容技术,但对大面积烧伤,同样手足无措。

    虽然趴在水中,但火焰的高温,同样传递到了水中,刚刚还冰冷刺骨的半坑子水,现在突然变得温暖起来,然后温度jìxù升高,变得正好适合洗澡,但很快,温度jìxù升高,变得烫手气来。

    薛从良有些着急了。温度如果这样一直上升下去,自己岂不是要被活活煮死在这里边吗?

    “切莫着急,水温最高上升到五十度,你稍微忍耐一下。当他的能量发挥到极致的时候,也是他最为脆弱的时候,你用石头,五成的力量击中他的命门穴,他顷刻毙命,用三成的力量,他武功全废,记忆消失。要不要留他,薛医生,就看你的了。”zhègè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薛从良终于明白了许多。

    原来,这家伙,在撒了冰,吐了火之后,就出于最虚弱的关节点,他试图用冰火两重天,把薛从良置于死地,没想到,薛从良得到了高人指点,顺利度过了这冰火两重天。

    薛从良在烟雾中,紧紧盯着草上飞,只要他开始吸第二口气,薛从良就可以发力了。他瞬间把功力提升到了五成,这可是要命的功力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