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499章 收残局五马分尸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脚尖的石头,在微微颤动,这是薛从良的功力,向周围发散,引发空气震动,导致石头开始震动。

    机会终于到来,草上飞的功力在进行一个循环之后,开始进行第二轮循环。这个间隙,是草上飞抵抗力最为虚弱的时候。薛从良正要用五成的功力,把石头踢出去,但一瞬间,他改变了注意,立刻把功力调整到三成。

    薛从良的毛病又来了,心慈手软,杀不了人,虽然在次之前,把元大头一刀连段,但那是洞主的功力导致薛从良失手,现在,用几成的功力,是薛从良自行掌握,所以,薛从良又开始手下留情,要把自己的力量,修改为三成功法。

    看准草上飞的命门穴,薛从良一颗石头飞出去,如同轰击出去的子弹,瞬间击中草上飞的命门,只听得一声“咔擦”,软骨的脆响,草上飞应声倒地。

    天慈洞中的火焰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瞬间熄灭。只剩下烟熏火燎的烟雾,薛从良那里还管那么多,他瞬间冲了上去,找到一个人的尸体,抽出它腰上的皮带,瞬间把这草上飞,给捆了个严实。

    “别紧张,他已经失去了攻击能力,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你可以把它当做一个废人来对待了。”脑海中的那个声音说到,“我的使命完成了,你告诫草上飞,我这个大哥当的不好,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兄弟,在此给他道歉了。”

    听着这有些惭愧的声音。薛从良能够从这声音中,听出作为一个大哥的无奈和心疼。多亏薛从良善心大发。并没有一弹打死草上飞,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亲兄弟,多少还是有些情分的。薛从良手下留情,也让洞主赶紧在心。

    “好的,感谢前辈的帮助,如果没有你,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么严重呢!”薛从良感叹道。

    草上飞果然浑身瘫软。躺在地上,只有呼吸的气力。

    这时候,从洞口冲出来三个人来。

    “快,活捉了他!”拐子薛在得到消息之后,带着孔圣人还有十几个年轻人,早已经来到了洞口,但看到薛从良和草上飞战得正酣。一会儿天寒地冻,一会儿火光冲天,谁还敢进入这里边去?都站在门口观战,但每个人的手中,都捏了一把汗,为薛从良担心不已。

    眼见着薛从良出奇制胜。发射石头,将草上飞击倒在地,众人一阵欢呼,但又不敢进来。直到薛从良把草上飞完全捆绑之后,又见草上飞完全没有反击的力气。拐子薛才摆了摆手,冲了进来。

    其实。这也是为了保证普通人的安全。

    “良子,你怎么样?受伤没有?”拐子薛上前来,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大伤,都是些小伤口了。你看!”薛从良伸出手臂,他的手臂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冻疮,这些冻疮,都是刚才天煞寒冰降临的时候,薛从良的手臂,裸露在外边,导致的。后来,忽然又遭受高温炙烤,薛从良被冻坏的地方,迅速开始化成小冻疮,奇痒难耐。

    “稍等,稍等,我随身携带了万能膏药,这东西是薛药香最新发明,对于皮肤上的问题,都能够起到很好的恢复作用。”拐子薛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竹筒,这东西太奇怪了,就是用一个手指头粗的竹筒装着。

    “你这药也太奇怪了,竟然用竹筒装着?”薛从良奇怪问道。

    “那是当然,这是纯天然的药品,没有添加任何的化学成分,和药厂里出品的东西,完全不同。”说着,拐子薛把这东西递给了薛从良,薛从良首先要做一下小范围的试验,他涂抹了一点,果然,这东西效果非常显著,受伤的皮肤,刚开始变得有些灼热,之后,迅速开始有些轻微痒,之后,伤口迅速结痂愈合。

    “真是神药,神药啊,我们伏龙山真是人才辈出。”薛从良惊讶地说道。

    “那是当然,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使用到的。哈哈!”拐子薛哈哈大笑起来,薛从良从来没有见到过拐子薛这么高兴。这大概就是收到徒弟,后继有人的乐趣吧。

    其他的人,都这里忙活。天慈洞中,二三十具的尸体,看着都让人毛骨悚人。经过刚才的大战,现在这些尸体变得千疮百孔。有些尸体面部的皮肤都已经开始腐烂,露出里边的牙齿,看起来有些狰狞。

    这些年轻人,都戴着口罩,戴着手套,用白布把这些尸体包裹起来,抬到洞口不远处的一个大坑里,然后,把他们一一掩埋。

    薛从良看着这些人,也是心中五味杂陈,这都是无辜之人。为了点金子,丧了命,这值得吗?

    说到了金子,薛从良再去看那堆积如山的金子的时候,发现,这些金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堆褐色的东西。之前金光闪闪,现在已经完全天壤之别。

    “这金子是怎么回事?”薛从良走上前去,仔细地看了看堆积如山的黑色金子,疑惑不堪。

    “这还不简单,虽然说真金不怕火炼,但这并不是真的金子,而是以金子作为附着体的能量块,这些能量块,刚才在骤冷骤热中,丧失了能量,所以,它们就会失去本来的光泽,变成了黑褐色的了。”不知什么时候,杜老先生突然出现在薛从良的身后,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

    “啊?原来是这样?”薛从良听了这样的解释,刚才偷着乐的心情,骤然被泼了一盆冷水。搞了半天,原来,这些东西,并不是真的金子。这些人为了这些东西而丢了性命,真是得不偿失,遗恨万年。

    “一堆废铁了,我们该走了,这些东西可就放在这里吧,说不定,你来抄写经书的时候,还能够作为垫脚石。”拐子薛说到。

    说得也是。薛从良扭头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薛从良转眼一看,只见一只水蝙蝠,倒挂在石壁上,蝙蝠的身上,还是湿漉漉的。再看其他蝙蝠的时候,薛从良忽然意识到,这些蝙蝠少了很多,原来是铺天盖地,现在是稀稀拉拉。

    薛从良从心底有些悔恨自己,这些蝙蝠,为了打捞这些金子块,命丧水底。薛从良除了对不起这些人,还对不起这些蝙蝠。

    “算了,你挽救了无数的人,薛庄还有周围无数的人。”拐子薛对薛从良的眼神,看的是真真切切,于是,说出了一句安慰的话。

    “把草上飞背上,我们准备撤了。”薛从良喊了一声,没有忘记这里还有一个活人。

    其他人都先出了洞口,背着草上飞的年轻人,走在薛从良和拐子薛的前边。

    “薛……薛院长,感谢你的不杀之恩!”这草上飞无力地爬在年轻人的后背上,睁开疲惫的眼神的,有气无力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别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

    刚走到洞口,“轰——”一声巨响,薛从良还没有说完一句话,忽然草上飞被一团银光击中,他瞬间像是被机器人一样,被拆分开来。胳膊,脑袋,大腿,内脏,崩裂开来。

    薛从良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乖乖呀,这是怎么回事。

    背着草上飞的年轻人,浑身是血,瞬间倒地,虽然没有被分尸,但好像受伤不轻。

    杜老先生也跑了过来:“小心,空中有人袭击!”

    他的话音刚落,一艘小飞船,看样子只能乘坐两人,瞬间从洞口,飞升到了半空五十余米高处。在那个高度停了停,然后迅速消失在天空中。

    众人被吓得纷纷趴倒在地上。想要发起攻击,哪里还有这飞船的踪影。

    “他奶奶地,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啊。”杜老先生骂道。

    “兄弟,你怎样了?”拐子薛走上前去,看看倒在地上的年轻人,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没有受伤,只是被污血喷了个满头而已。

    看来,这草上飞是完全破碎了。

    薛从良惊诧之余,在四周寻找了草上飞的头部和四肢,其他的内脏之类的,完全的无法收集,有的挂在树枝上,有的掉落在草丛中,是彻底无法修复了。

    惨状令人目不忍睹。

    “这些人是在杀人灭口了。他们肯定是为了防止草上飞说出他们的秘密,所以,不惜冒着危险,把草上飞杀掉。”杜老先生说到。

    “哎,那也没必要这么狠毒吧!”薛从良感叹不已。

    众人又重新开始掩埋这些零碎尸骨。

    “因为,这草上飞不是一般的凡人,只有这样,才能把它彻底摧毁。否则,他还会再重新恢复。”杜老先生这样解释道。

    到现在为止,飞船中的人,全部毙命。天慈洞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众人陪着薛从良开始下山,走到半山腰,王大宝开着他的水车边走哭。

    “王大宝,你怎么搞得,你家里又没死人,你哭什么哭啊?搞得人心惶惶的。”薛从良问道。

    “薛院长啊,我的命根子算是被毁了……”

    薛从良听着奇怪,看了看王大宝的下身,并没有什么异样啊!(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