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03章 怕老婆被逐出门

作者:七星通惠
    “真的要去试验呀?”薛从良面对这样一个工作狂人,也是不得不佩服。

    “凌晨一点怎么了?我们可以到外边的池塘里去试验嘛!夜视功能,照样杠杠的。”杜老先生得意地说。

    “好,好,好,外边的池塘还是可以的。”薛从良一听,是到外边的池塘,高兴了很多。如果这杜老先生是要去薛潭试验,那薛从良肯定是无法接受了。”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于是,薛从良抱着这个二十多斤橄榄球一样的小海豚,向外边走去。

    外边的池塘其实就是薛从良在修建医院的时候,在外边挖的一个深坑,用来获取土壤,现在薛从良把这个地方,改造成了一个景观池塘,养了不少的鲤鱼,没事的时候,就可以到池塘中,喂喂鱼,说起来,真是悠闲自在。这个池子,深有三米,长约二十多米,其实相对来说,还是一个不小的池塘。

    外边很安静,半圆形的月亮,正挂在半空,天气的炎热已经散去,真可谓是月色清辉,这是一个醉人的美丽的夜晚。

    “慢点,慢点,这玩意可是个精密的东西,尤其这个天线部位,不能乱碰。”杜老先生担心地说道。

    “肯定小心了,你放心,我外科手术都做了,别说你这东西,再精密有人体的结构精密吗?”薛从良不懈地说道。

    “嗯,说的也是,确实没有人体精密,一个人生出来需要怀胎十月。而我这个玩意,我只用了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就把它给造了出来。不zhidao效果究竟如何?”杜老先生一边说,一边把机器放进了水中。

    刚开始它是漂浮状态,当杜老先生开机之后,这东西突然启动了起来,眼睛处发出微弱的红光,而且,随着呼噜噜的水声。这机器人开始慢慢下沉。

    杜老先生的手提接收器显示屏上,开始显示一系列的数据。包括深度,水温。水流sudu,更重要的是这里显示有水中的图像,而且,看的十分的清晰。

    “哇塞赛。不会吧。你看,这是我养的鲤鱼,你看看多大了,刚放进去的时候,只有手指头那么长,现在都跟筷子那么长了。”薛从良高兴地说道。

    显示屏上显示的深度是零点九一米,这个时候,鱼儿都悬浮在水中睡觉的。没有了白天时候的活泼,在显示屏上它们都呈漂浮的状态。

    “看。这是我最新发明,在水下边,我们各个角度都能够看到,可谓是全方位立体视野,这个按钮是方向键,向上推是向上漂浮,向下拉是向下沉,左右是左右的方向,旁边这两个按钮,就是前进和后退了。”

    杜老先生简单地介绍了这机器的操作之后,把这控制器递给了薛从良。

    “哈哈,这么简单,让我也来操作一下。”薛从良向下拉拉杆,果然,屏幕上的深度数据,快速的加大。

    “千万不要触底了,小心撞击力很大的。”杜老先生说道。

    当数据跳到两米五的时候,控制器就发出来了红色的警报。说明它要触底了,警告薛从良立刻停止下降。

    小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生怕撞坏了它,这家伙很灵敏,又开始向上拉升。

    “喂喂喂,这东西可不是玩具,是你掏了一万块钱购买的仪器,你的操作,一定要为稳,明白吗?”杜老先生警告说。

    薛从良还没来得及说话,机器人就从水中漂浮了起来。

    “哈哈哈,这个一万块钱的玩具,真的很不多哦。”薛从良握着游戏手柄,很满意的样子。

    “好了,它的性能bucuo。先把水卸了,我回去再稍微把数据调试一下,基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了。”杜老先生松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一项浩大的工程。

    确实如此,这样的发明,如果没有一颗精明的头脑作为支撑,确实无从下手。

    两个人把机器人升降舱中的水卸了之后,重新把这玩意,拎了回去。

    杜老先生很快投入了工作中。他一开始工作,外边的任何动静,对他来说,都是浮云。

    薛从良觉得无聊,从杜老先生的房间里走出来,透透气。就等着第二天先到薛潭下边进行探索了。

    正当这个时候,当薛从良走过小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草丛中传来一阵呼噜声。

    “哎呀,妈呀,怎么回事?”薛从良被这声音,吓得弹跳了起来,向后退出了三米。

    “谁?谁在草丛里?”

    薛从良喊了一声,里边的喊声依旧。

    薛从良拨开草丛,看了看里边的动静,到底是什么玩意。

    “孔叔!你怎么在这里睡着?”薛从良一看,原来是孔圣人在这里呼呼大睡。这草丛已经被他滚成了一个小猪窝了。看上去,这还是个bucuo的睡觉的地方。

    “哦……哦……谁呀?不敲门就进来了!”孔圣人哼哼唧唧地说道,他以为自己还睡在自己家的房间里呢。

    “你这猪窝还有门吗?我看你的脑袋被人开了门了,灌了水了。”薛从良蹲下来,看着孔圣人酣睡的样子,倒是有些羡慕了。他这个年龄,能够酣然入睡,确实不容易了。杜老先生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杜老先生在晚上根本睡不着,精力充沛,这也许是他长期夜间工作的缘故。

    “咦?怎么搞定的,我家的门呢?我家的房子呢?我在怎么在草丛里睡着?”孔圣人摸着脑袋,疑惑地说道。

    “哈哈,这怎么会是你的家,这是医院呢,医院附近的小树林,你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睡觉了?”薛从良忍不住笑了气来。

    “咕噜!”孔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哦……忘记了,我忘记了,我是被逐出家门了。”孔圣人拍了拍脑袋。

    “什么的,被逐出家门了,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我们男同胞们,去给你讨回公道。”薛从良觉得这孔圣人的家务事,真是五花八门。

    “哎,什么公道啊,在女人面前,那有什么公道,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看你还说什么公道不公道。”孔圣人爬起来,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无奈地说道。

    “说说什么情况呗,你今晚怎么这么悲惨?”薛从良很感兴趣,想要听听这孔圣人到底有什么糗事。

    “前段时间,你不是搞了一个美容活动吗?这十里八乡的女renmen,全都来美容了,美容就美容吧,没想到,这副作用太大……”

    “那是肯定了,女人一美就变坏,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勾引其他的男人,但是,我不是给你们列出了名单,名单上也有你的名字,并且,让薛汉中大叔和拐子叔给你们上了一堂思想课了吗?让你们看好自己的老婆……”薛从良告诫道。

    “嗨,这事,我当然zhidao了,但是,我只是当做耳旁风听听而已,那想到这婆娘自从变得如花似玉之后,倒是嫌我人来色衰,皮肤干得像树皮。”孔圣人找了一块石头坐上,正好,一只夜飞的蚂蚱,落在孔圣人的袖口,他一伸手的,把这蚂蚱握在了手里,“有时候,想想啊,这男人还不如这蚂蚱自由自在呢!”

    孔圣人感叹道。

    “孔叔,你对你老婆也太好了,首先可以肯定,你绝对是个模仿丈夫,只是,遇到的这个人,素质太差了。如果遇到一个贤惠的女人,那你的生活,绝对完美了。”薛从良赞叹道。

    “真的吗?你这话,我爱听,可是,现在都这个样子了,我看,我们是没戏了。对了,更重要的还有一点,现在,我的生意,也大不如从前了。给人看相,这职业很快就会被占星师给占了去,他们那群人,不zhidao从哪里学来的邪门歪道,整天在那胡说八道,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倒是喜欢上这一口了,他们不去看相算卦了的都去找占星师,解释星座去了,哎,这年轻人,脑子里不zhidao怎么想的。所以,我的收入啊,每况愈下……”

    “对了,孔叔,我告诉你一个生财之道保准你不出一年,就会赚的盆满钵满。”薛从良兴奋地说道。

    “真的吗?什么生财之道?”孔圣人把手中蚂蚱放飞了,专门来听听薛从良来讲。

    “这段时间,你听到没有,给富人看风水的一个人,在国内火的很呀,不仅国内的大明星,都去找他,就是那些千万富翁,都要去找他,让他给看看风水,看看宅子,现在的有钱人,都信这个的,所以,你与其挣年轻人的钱,不如挣这些富人的钱的,岂不是来的更容易一些。我的医院里,在这里休养的,几乎都是富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多得是。你做一些名片的,分发给他们,说不定,就有人去找你呢。”薛从良兴奋地说道,像是已经捞到了大笔的钱一样。

    “bucuo,bucuo,看风水看宅子,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当然了,你到时候,可得提高你的费用了,一个人起码五万起价,要看其他的方面的,另外加价,这次才显得有身份呀。一年看个连三处宅子,挣上个一二十万,你的钱包不就鼓起来了吗?”

    薛从良说到这里,孔圣人的满脸愁容,已经被笑容所取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