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09章 美女偷参为救母

作者:七星通惠
    酣然入睡的薛从良,无法入睡的太久,还没有到七个小时,就听得外边的又传来吵闹声。

    “怎么了?怎么了?姑奶奶愿意,你怎么地?你能把我怎么地?”听声音,这大概是白淑静的声音。

    薛从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睡意全无,这人才来这里半个月,怎么就和同事们大吵了起来,之前的淑女风度完全消失不见。

    “白主任,我们这里是不允许私自拿医院的药材的,你这是违背医院的规定的。”其中一个医院的工作人员说道。

    “什么,这都是不用的药材了,我拿了怎么了?薛从良和我什么关系,和我是老同学,你知道吗?他当时上学的时候,还向我借钱买饭吃呢!”白淑静在走廊里大声嚷嚷。

    正好,李美玉这会儿并没有在房间里,大概是出去办事了。

    薛从良一咕噜从爬了起来。顿时,他觉得有些头晕眼花,看来,还是没有完全休息好。这才休息了几个小时,还不到七个小时,一般人还不要睡上个一天一夜,才能够完全休养过来。

    “谁借过你的钱了,我就算我借过,我也肯定还过你了……”薛从良打开门,看了看外边,发现外边已经聚集了很多护士,有人在围观,有人在劝架,好不热闹。

    大家一看,薛院长从办公室里出来,都把头一低,各自散去,干活去了。只留下药材库值班的那个小伙子,和白淑静。

    白淑静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纸包,里边很明显是包药材。

    “老同学。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薛从良的眼睛还是有些迷蒙,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说道。

    “嗨,不就是从药材库了,拿了一个破烂人参,都是没人要的东西……”白淑静轻描淡写地说道。

    “薛医生,这可不是什么破烂人参,这可是千年人参啊。我们的仓库里,最多也不过三个,还有一个是您从伏龙城带回来的,价值连城啊。”管理仓库的小伙子有些激动。

    薛从良一听,心中一震,自己确实从伏龙城带回来了千年人参,那是千手药王送给薛从良的。可以在关键时刻救命,能够让奄奄一息的病人,重新恢复元气,可以称得上是人参之王,这东西,在伏龙山都无法找到。其他两枚人参。是在伏龙山的密林中发现的,个头都很小,但是,无比的珍贵,储藏在这里。就是为了救人于危难之中,如果谁遇到了不测。这些人参,就可以挽救他们。

    “这东西太珍贵了,老同学,我看看你手里拿的东西。”薛从良伸手把白淑静手中的袋子打开看了看。

    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白淑静拿着的,正是薛从良从伏龙城里带回来的千年人参。薛从良有些迷蒙的大脑,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我不知道啊,我只是来找点药材,看这人参在角落里扔着,想着也没有用,顺便把它给带回来,回家熬点人参汤,给老母喝点。”白淑静把这事情,尽量的说的平淡无奇。

    “薛医生,她可不是从墙角处拿出来的……”仓库管理员争辩道。

    薛从良向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知道,按照常理,这东西绝对不可能是在墙角随便放着的。

    “来,老同学,我们到我办公室里谈谈。”薛从良一边说,一边把装着人参的袋子,递给了仓库管理员。

    “不,不,那是我捡到的。”白淑静还是坚持说那是捡到的。

    这时候,薛从良已经打开了自己的门,而仓库管理员,早已经拿着千年人参,向仓库的冷藏室走去,只有在冷藏室,这人参才能够保持它最新鲜的品质。

    “老同学呀,你是怎么搞的,这可是我们医院的宝贝呀,你把她拿了出来,这可是违规的呀。”薛从良还不敢把事情说的太严重,生怕让白淑静生气。

    薛从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白淑静的表情。

    这次,白淑静竟然保持了沉默。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在长长的眼睫毛下边,忽闪忽闪地眨了眨,看起来很是漂亮。薛从良想不到,这个曾经显赫一时的美女,竟然要带走仓库里的千年人参,真是不可思议。

    “老同学,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立刻给我说一下,我一定帮助你脱离困境。”薛从良关心地说道。

    这句话一说出来,白淑静的眼泪,哗啦下子,全都涌了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让薛从良顿时慌了神。薛从良立刻站起来,把面巾纸递给白淑静,想帮她擦擦眼泪。

    谁知道,这时候,李美玉突然推门走了进来。薛从良有些紧张,突然把面巾纸的盒子,掉落在白淑静的腿上,她穿的是短裙,薛从良的手,正要去拿掉落在白淑静腿上的盒子。

    李美玉突然说:“干什么呢,薛从良,我才出去一会儿,你就这样了?”

    薛从良被吓了一跳,立刻把手缩了回去:“不,不,我是给白淑静擦眼泪的,没想到,盒子竟然掉落了下来。”

    “哼,谁相信呢!孤男寡女的,在这房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李美玉有些急躁地说道。

    这女人啊,真是麻烦,凡是有美女的地方,事情突然就多了起来。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薛从良这里才两个女人,就成了这帮模样。

    “别……你先别说话,我正和白淑静说点正事呢!”薛从良说道。

    “正事?你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正事?”李美玉说道。

    “算了,你们别吵了,薛院长,我告诉你,我母亲病重了,我拿你的人参,是想救我母亲的命的……”说完之后,白淑静碰的一声,拉开了门,冲了出去。

    留下来震惊不已的薛从良和李美玉。

    “好了吧,你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薛从良瞪了李美玉一眼,也走了出去。

    薛从良在医院里转了一圈,又到值班室看了看,也没有找到白淑静。后来问了护士站的人,才知道,原来白淑静早已经回到了宿舍。

    但女生宿舍的门口,贴着男士止步的标语。薛从良骤然停下来脚步。

    “薛院长,你找谁呀?我允许你进去。”门口打扫卫生兼守门的阿姨,和蔼地说道。

    “阿姨,我是想要找白淑静,她是不是已经回来了?”薛从良焦急地问道。

    “哦,白淑静啊,刚才我看到她了,不过,她到了宿舍,拎了包,很快就又出去了,看样子是要回家了,而且,还是哭泣着离开的,搭了一辆来送医疗器械的汽车走的。”这阿姨已经把基本的情况,给说了个清楚。

    薛从良听了,大吃一惊,回家了?这可怎么办?薛从良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妙了。

    追啊,或许还能够赶得上,薛从良的大力神摩托车,时速可以到达二百公里,所以,追上这样一辆汽车,那是轻轻松松的。

    谁知道,当薛从良追出去之后,并没有发现那辆汽车的影子,薛从良飞驰了十分钟,冲出了四五十公里,也没有看到这辆车去了哪里,怪了。

    谁知道她家的地址呢?

    当时,白淑静来上班的时候,并没有登记她的家庭住址,所以,薛从良并不知道,这白淑静,到底住在哪里?

    她的同事们,是否有人知道她的住址,薛从良需要到她的家里去看看情况,或许,还能够救她母亲一命。

    “各位姐妹们,你们谁知道白淑静的家庭地址,请立刻与薛院长联系,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这时候,医院里扩音器,传来了播音员柔和的声音。

    现在,只有寄希望于这些姐妹们,看看他们谁会有白淑静的家庭地址。

    说来也巧,白淑静同宿舍的女孩,从白淑静的笔记本里,翻出来一个地址。这地址,是她在网上购物的一个单子,街道和小区写的都很清楚,但不知道是不是白淑静所在的小区。就怕这白淑静又搬了家。

    薛从良带着这个地址,立刻骑上自己的大力神摩托车,向这个地址飞驰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薛从良已经出现在这个小区所在的位置。

    但是,奇怪的是,和薛从良想象的并不一样,这里是一个新盖的小区,房子刚刚打了根基,很多作业的车辆,在这里来来往往,可谓是烟尘滚滚。

    “乖乖,这是什么地方啊?这能住人吗?喂,你好,大妈,这里以前的房子呢?”薛从良从路边找到了一个大妈,上前询问。

    “小伙子,这里以前是你说的这个小区,不过,现在,这小区被拆迁改造了,这不吗,不是要盖摩天大楼的吗?”这大妈有些讽刺地说道。

    “啊?房子都拆了?”薛从良大吃一惊。

    “是啊,你给你要找的人,打个电话,或许还能找到。”

    “好,谢谢大妈了。我这就打。”

    薛从良掏出手机,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储存白淑静的号码。

    这下好了,这白淑静到底去了哪里,还真是不知道。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人,郭去病,或许,这家伙还知道白淑静的下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