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10章 穷途末路遇菩萨

作者:七星通惠
    为了寻找白淑静的下落,薛从良重新调转车头,向伏龙山疗养院第一分院进发。郭去病现在依然在这里任职,所以,找到他并不难。

    很快,薛从良就到达了第一分院门口,但一询问,才发现,这郭去病,也是很长时间没有来上班了。说是去休假了。到底去了哪里休假,renmen都不zhidao。

    薛从良又是无功而返。

    这下,这两个人算是消失了。薛从良找到郭去病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但是,对方一直没有人接电话,就这样,连续打了两三次,对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真晕,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造反了?不来上班,也不接本人的电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薛从良自言自语,有些迷茫。

    薛从良返回到医院办公室,无可奈何地等候着,说不定这家伙还会打来电话。

    休息的时候,薛从良在医院里走动,忽然听到,医院里有人在窃窃私语,是几个薛庄的老人,在讨论些什么?

    只听得一个老人说道:“看着真可怜,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也没有好转,以前,多风光,现在这么落魄,真是人的命天注定,今天风光,说不定明天就倒霉了。”

    另外一个老人说:“听说,她的女儿,还在这伏龙山医院工作呢!不zhidao这薛院长,为什么有没有伸出援手,帮他们一把,只要薛院长出手。这事情就好办……”

    薛从良听着蹊跷,到底是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出手事情就好办了?于是。他走上前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大爷,你们在说什么事情呢?我怎么不zhidao啊?”。

    薛从良突然出现,让这两个老人心中一惊。

    “薛院长啊,你大概还不zhidao,在村西头的破房子里,住着一对母女。他们不zhidao为什么,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母亲好像病了。但没有钱治病,就在哪里熬着,村上的人,看着他们挺可怜的。就轮流给他们送饭吃……”其中一位老人说道。

    “啊?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那你们怎么不让他们来医院呢?我给他们全免。”薛从良说道。

    “不zhidao为什么?我们都无法理解。好像他们和你有什么过节吧!要不你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情况,看着他们大家心中都很难受。”老人说道。

    “好,我去看看他们,这两个人是谁呀?还真是奇怪了。”薛从良想了想,没有猜出这两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白淑静吗?不keneng啊。他们的住所,一直都在城里,怎么keneng住在乡下呢?

    薛从良背上自己的医药箱。亲自下到村庄中,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薛从良当上薛院长之后。第一次出诊,他很怀念当初自己一个人出诊的日子,那时候,虽然挣的钱很少,但生活,也是逍遥自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大的压力。

    大力神摩托车发动之后,不到五分钟,就已经奔驰到了薛庄。

    根据这两个老人的描述,薛从良减慢sudu,在村西头慢慢晃悠,专门找破房子。现在,薛庄的renmen,也都有钱了,房子基本上都翻新过了,想要找个破房子,并不容易,但就在靠近村口树林的附近,果然看到了一座两间的破房子。

    这地方,能住人吗?看上去荒草遍地,连个路都没有,说明很多人都没有来到这里了。显然,这是一个废弃的地方。

    薛从良站在荒草之外,朝着破房子喊了喊:“喂,有人吗?有人吗?”

    喊了两声,忽然看到破房子的门板被摘下来了一个,然后,从里边探出来一个脑袋来。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

    “谁呀?”

    薛从良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寻找很久了的郭去病吗?这家伙怎么在这里?薛从良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拨开荒草,径直朝郭去病走去:“喂,你不在医院工作,你跑到这里干什么?”

    薛从良疑惑地问道。

    郭去病看见是薛从良走过来,顿时有点慌了神。

    “我……我是来看望病人的!”郭去病现在看上去与以往相比,有些憔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风流模样。

    “看望病人?这是什么鬼地方?你看望什么病人呢?”薛从良扒开门板,走了进去。外边的光线太强了,而房间里的光线很暗,薛从良进去之后,漆黑一片,他的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房间里一个女人,在嘤嘤地哭泣,定睛一看,这不是白淑静吗?自己找了她那么久,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她。

    “老同学,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跑到了这里来了,让我好找啊!”薛从良惊讶不已。

    话还么说完,白淑静突然一转身,扑通一声,给薛从良给跪了下来:“薛院长,你一定要救救我的母亲。”

    薛从良被着一跪,给吓到了。

    “喂喂喂,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老同学,你这是何苦呢?我薛从良,是见死不救的人吗?”薛从良说到。

    这时候,薛从良发现,房间的破床上,躺着一位老太太,她盖着一条灰色的被子,头发苍白,眼睛凹陷,皱纹布满脸庞,嘴巴干燥不已。看上去,像是奄奄一息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把你的母亲,运到医院呢,让我们给她进行治疗啊。”薛从良说着,已经把手指,放在了这老人的脉搏处,看看这老人的身体情况,到底如何。

    “薛院长,我们现在没有钱了,我家的钱,我全都买了股票,谁zhidao,现在全都被套牢了,十万块钱,现在就剩下一千块钱了,我老妈听说这件事之后,一病不起了。我们把她运到这里来,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为了不麻烦你,我们只好把老妈放在这里了。”白淑静说着,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薛从良的恻隐之心,又来了。听得也是心如刀割,这当女儿的,真shide,病人不放在医院里,偏偏放在这里,这不是等死吗。何况,这老人的病,相当严重,身体极度虚弱,也许是因为衰老的原因,心肺功能也在慢慢的衰竭,估计,要不了几天,就会一命呜呼。

    “算了,什么都别说了,现在,救人要紧。来,先把我炼制的这枚丹药让你母亲吃进去,补充一下能量,我立刻调来车辆,把你母亲拉到医院里去,医药费用,全免。”薛从良甚至比白淑静都着急。

    “谢谢老同学,谢谢老同学。”白淑静满眼泪花,哭得像个泪人。

    薛从良立刻从医院调来了车辆,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这老人抬到了车上,然后向医院飞驰而去。

    薛从良则骑着摩托车,跟在后边。不知什么时候,这破房子的附近,就已经站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带纷纷伸出大拇指,夸赞薛从良就是活菩萨下凡。

    其中,薛从良的父母,也在其中。别提他多高兴了。薛从良的老爸薛大志自豪不已,他对于儿子的巨大产业,自豪的像是当地的土地爷一样。而母亲张氏,有时候,总是垂头丧气。

    “她老妈,你天天愁眉苦脸的干什么呢?你没看到,你儿子现在多厉害呀!”有人薛从良的老妈说到。

    “厉害有屁用啊,你看看,和他同龄的孩子,早已经结婚生子了,就我们家这小子,现在都小三十了,八字还没一撇,你说我发愁不发愁,这小子,就zhidao天天忙啊,忙啊,全都是白忙活。”薛从良的老妈,无可奈何地说道。

    “你们良子想要结婚,那不是容易,条件太好了,找个省里当官的千金,一点都不成wenti。”有人说到。

    “哎,哪有那么容易呀,你看,他的周围,有多少女孩,他看上哪一个了?真是不zhidao现在的人,都是怎么想的。我啊,现在不盼他有多少钱,就盼着他,早点结婚生子,让我抱上大胖孙子。要不,我这出去都没有面子。”薛从良的老妈,真可谓是望眼欲穿。

    “别着急,好事多磨,你慢慢帮他找着,遇到了haode,就让他去相亲,他现在这个年龄,正是需要女孩的年龄,到时候,找到haode,他们**,一碰就着了,你抱孙子,那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这人给薛从良的老妈,说的是心花怒放。想想也是,这事,确实急不得,说成就会成了,确实有点像**。

    “他妈,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召开个家庭会议,把这小子给叫回来,我就不行,这么大的事情,他一点都不重视。”老爸薛大志愤愤地说道。

    “老头子,这件事情,你也得操操心了,儿子的终身大事,总不能天天这么放着呀,一过了年龄,以后可就麻烦了。”老妈是越来越啰嗦了。

    薛从良哪里还顾得了这样的事情,他的脑子里,只有救人,救人,人命关天呢,一刻都等不了了。

    薛从良把白淑静的老妈,安排在一个病房里,专门开了绿卡,让同事们给予全力治疗。前期,他还要对她亲自进行治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