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11章 失百万病入膏肓

作者:七星通惠
    医院里来了这样一个人,renmen开始议论纷纷。

    白淑静从之前的香车宝马,到现在突然贫困潦倒,连自己老妈的病都看不起,真是让人恨,又让人怜。想当年,薛从良对白淑静是一见倾心,薛从良的老妈张氏,当时给白淑静最高贵的待遇打了一碗鸡蛋茶,白淑静当年是看都不看一眼。

    现在,乡亲们看她们母女挺可怜的,隔三差五的有人来给他们送饭。其中,不乏送来荷包蛋的。白淑静现在看到这些东西,都感动得一塌糊涂。”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看来,这人啊,如果没有贫穷过,就不会明白,什么是高贵,什么是卑贱,什么是富有,什么是贫困。现在,白淑静终于明白了,原来,人在落难之时,能够帮助你的人,才是真正恩人。

    张氏为了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意,也来给白淑静的老妈,送来了打得精致的荷包蛋,这和她当年来到薛从良家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样的。

    张氏把饭盒打开,白淑静竟然感激地流下了眼泪……

    “好了,乡亲们,从今天开始,你们不用再送来这些东西,我将会开始启用中药补品,先把白淑静老妈的身体滋补几天,这个疗程完成,等老妈妈的身体复原了之后,我们开始对她进行治疗。”

    薛从良向大家说道。

    “到了这里,你们就不用担心了,这里不愁吃,不愁穿。来了这里,就是来到了桃园世界了。当然了,你首先是病人才行。”薛从良叮嘱道。

    薛从良这么一说。众人都开始羡慕起来,这要是生病了,还真是一种福气呢,住进了这样的医院里,一切都不用再发愁了,真是个难得的好地方。

    说到这里,还真的有人来装病住院了。

    此人是谁。还能是谁?当然是大名鼎鼎的孔圣人了。但他这病,到底是不是真的病了,薛从良到现在还拿不准。

    有人来报告的时候。并不是孔圣人本人,而是孔圣人的徒弟孔小圣。孔小圣说:“自己的师傅病倒了。”

    当时,renmen都在听薛从良说话,孔小圣在这里一说。大家都没有在意。有些人说,孔圣人这是典型的要来占便宜,让薛从良好好整治一下他。

    薛从良一听,也是觉得奇怪。

    在之前不久,孔圣人还生龙活虎的在薛潭附近找宝贝,怎么这么快就说病倒了呢?这也太离谱了吧。

    “怎么回事?孔圣人病倒了?”薛从良奇怪地问道。

    “是啊,我师父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就开始出现呕吐。面色蜡黄,体弱无力。而且,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孔小圣说道。

    “不会吧,孔圣人掌握着奇门遁甲,还有乱七八糟的风水学问,不keneng出现这样的wenti的。”薛从良说道。

    “好像,这次生病,都和这些无关,我觉得,这肯定是一种什么病,或许,你们前天在薛潭清理那个飞船残骸的时候,染上了什么病?”孔小圣说道。

    薛从良现在一听到染上什么,就有点两腿发软,他是最怕这种传染性的病毒了。

    “走走走,我们去看看。”薛从良安排了一个护士,专门护理白淑静的老妈,然后,骑上自己的大力神摩托车,载着孔小圣,向孔圣人家里进发。

    到了孔圣人的家里,果然发现孔圣人躺在房间里,一动不动。这和之前的孔圣人相比,真是判若两人。之前是生龙活虎,现在是奄奄一息。薛从良第一直觉告诉自己,孔圣人真的病了。

    “孔叔,你这是怎么了?”薛从良走进房间,奇怪地问道。

    “良……良子呀,你赶紧……赶紧过来,你看看,我这是怎么了?”孔圣人伸出无力的手臂,向薛从良招了招手。

    薛从良看着孔圣人,也是大吃一惊,果然脸色蜡黄,双目无神,整个人老了很多。之前看着像是五六十岁,现在,看着像是七八十岁。

    “我啊,大去之期不远矣,我想死个明白,你看看,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生活的是明明白白,现在,突然遭此不测,我死也得死个明白呀。”孔圣人吃力地说道。

    “孔叔,你别这么说,只要找到了原因,任何wenti都是可以解决的。您就别担心了。”薛从良安慰道。

    “去……小圣,让你师娘烧杯开水,给薛医生喝。”孔圣人还不忘给薛从良倒杯水。

    “我去烧,我去烧就行了!”孔小圣赶紧去烧水。

    “你师娘呢?去了哪里?”孔圣人有些担心地问道。

    “师傅,您就别担心了,师娘出去了,keneng很快就会回来的。”孔小圣一边打水,一边说道。

    “哼,这骚婆娘,我就zhidao,只要我一病倒,他肯定会弃我而去,自从我躺在这里之后,就没有见到她在这里出现过。”孔圣人有些生气地说道。

    “师傅,您别生气,这不是有我在这里照顾您的吗?”

    “小圣,你看看,我藏在厨房柴草堆里的一麻袋纸币,现在还有没有了?”孔圣人关心地问道。

    孔小圣按照老师的吩咐,快速地跑到厨房,扒开柴草堆,看了看,心中一咯噔,哪里还有什么纸币,就连麻袋也没了踪影,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师傅呢?这要是告诉师傅,师傅一口气上不来,保不定会气绝身亡啊。师傅多年了攒下来的几百万元,转眼之间,就没有了,这还得了。

    “师傅,我去看了看,那麻袋……”孔小圣不会撒谎,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说啊,那些麻袋还在那里吗?”孔圣人有些着急地说道。

    “师傅,那些麻袋确实不见了。”孔小圣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薛从良也顿时觉得震惊,这句话,太危险了,绝对要把视财如命的孔圣人,置于死地。

    但事情的结果,出乎薛从良的预料。

    “真的不出我所料啊,这女人,真是人心比天大呀!多亏我长了个心眼,自从她美容之后,我就开始张罗这件事情……”孔圣人并没有薛从良和孔小圣预想的那般崩溃。

    “孔叔,你就放开心,不是还有我们的吗?不就几百万块钱,丢了就丢了,大不了我们再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现在,最关键的是赶紧把你的病治好,这样,什么事情就不用害怕了。”薛从良说道。

    “呵呵呵,那只是几百万元的假币而已,如果全都真币,那这次,绝对是要了我的老命了。”孔圣人说道。

    薛从良听了孔圣人的话,也都大吃一惊,这孔圣人,果然是江湖神算,老奸巨猾,就连自己的老婆,也是严加防守。

    “高啊,孔叔,你这招太高了,真是让我们都没有想到了啊。”薛从良禁不住惊叹道。

    “那是啊,如果我不防着点的,我这万贯家财,到了最后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孔圣人说道。

    说到自己的胜利,孔圣人的脸上,浮上来了一丝兴奋,脸上也有了红晕。

    “老孔啊,听说你病了,现在怎么样了?”正在这个时候,拐子薛突然走进孔圣人家的院子,有些紧张地说道。

    “拐子叔,你来的正好,我正要给孔叔看病呢,我们来个会诊,看看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薛从良说道。

    “好,好,我也是刚刚听说老孔生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我特意来看看,这老不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拐子薛说道。

    “哎,什么老不死的,这次,我是要死了,只可惜呀,我要死在了你的前边,我这次是彻底输定了。”孔圣人绝望地说道。

    “老孔,有良子在呢,你死不了的。”拐子薛说道。

    “这次,恐怕是跑不掉了,你看我现在,成了什么样了……”孔圣人说了几句话,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孔小圣,你说说你师傅的病情,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薛从良看孔圣人没有一点力气,这样问道。

    “薛院长,我师父是昨天早上,也就是你们处理了飞船残骸之后,才变成这样的。所以,我们都在怀疑,是不是在薛潭附近,受了风寒。”孔小圣说道。

    “这倒也未必,前天的天气并不寒冷,怎么会受了风寒呢?”薛从良略一沉思,排除了风寒的keneng性,“中暑大概还是有keneng……”

    可是,薛从良这么一想,这中暑也不keneng这种症状啊,而且,也不keneng持续这么久。这孔圣人的脸色,明显不是中暑的样子。

    拐子薛也号了号孔圣人的脉搏,脉搏虚弱无力,脉象有些浑浊,从这里可以看出,这孔圣人真的有点病入膏肓的感觉了。

    薛从良和拐子薛对视了一下,都感觉不是很妙啊。

    “拐子叔,你说是不是薛潭污染的水,导致了孔叔染病了?”薛从良猜测。

    “我看未必,你看看你当时,掉落入薛潭的水中的人,不照样健健康康?”拐子薛的话,让薛从良顿时觉得挺有道理的。

    “也是啊,看来这水是没有wenti的。那他为什么成了这样?而我们却正正常常呢?难道,他有什么和我们不同吗?”薛从良一边说,一边在琢磨着。

    “我们都好好想想,他有什么和我们不同的……”拐子薛琢磨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