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12章 贪金子竟遭辐射

作者:七星通惠
    孔圣人的奇怪症状,让薛从良和拐子薛都觉得,这事怪了。当时去薛潭的所有人,都好haode,正正常常,而惟独这孔圣人,病入膏肓,奄奄一息。这件事到底是为什么呢?薛从良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薛庄大名鼎鼎的医生,齐聚在这里,就是找不到事情的原因所在。

    薛从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目光不停地扫来扫去,想要在房间里,找到什么提示,但这房间里,除了茶几沙发,还有一些衣架之类的东西,再也找不出什么不同的东西。”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良子,你有没有想到什么?我怎么觉得,这老孔像是中了什么符咒了?”拐子薛猜测到。

    “中了符咒了吗?孔叔本人就是符咒的制造者呀?他怎么会中了别人的符咒,何况,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谁能够制造符咒呢?”

    拐子薛的推测,经过薛从良的这么一推敲,反而有些站不住脚了,看来,这个推测,是不成立的。

    “说的也是,如果是有人诅咒他,他肯定可以立刻感觉得到。所以,诅咒的keneng性,很低。”拐子薛说道。

    当薛从良和拐子薛在房间里,仔细讨论的时候,薛从良突然接到电话。

    医院里的人,报告说,他们接收到一个奇怪的病人,面色蜡黄,虚弱无力,并且,同样奄奄一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孔圣人的老婆。

    “啊?孔圣人的老婆?”拐子薛和薛从良顿时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怎么keneng?孔圣人的老婆不是早早地逃之夭夭了吗?怎么得病了呢,被送到了医院。

    这件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薛从良的联想,像是蔓延的野草一样,开始四处蔓延。当他突然想到。孔圣人在燃烧的灰烬中,寻找金子的时候,心中突然一亮。

    “拐子叔,你记得不记得,我们几个人中,好像只有孔叔一个人,在灰烬中找到了一块金子。当时。他很高兴地朝大家炫耀,我们当时都还十分羡慕他,你是否还记得?”

    “这事。我当然记得了。我还说他一心想要发财。”拐子薛说到。

    “对,我发现,这就是他和我们不同的地方,你说。他这种病。会不会和他带着的这块金子有关呢?”

    “怎么keneng?不就是一块金子吗?难道这金子还会诅咒人不可?”拐子薛不以为是。

    “对了,拐子叔,你猜对了,我觉得,这块金子,有keneng就是会诅咒人……”薛从良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你……你别吓人了,我从来都没见过诅咒人的金子。”拐子薛听了薛从良的推测。竟然有些担心,他担心这金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拐子叔。我们赶紧出来……”薛从良一把把孔圣人拉了出来,同时说道,“孔小圣,从现在起,这个间房子不许任何人进来,zhidao吗?你也赶紧出来。”

    薛从良的话,让孔小圣大惑不解:“可是,孔叔他一个人,怎么行呢?”

    孔小圣说话的时候,薛从良已经发现,这小伙子的脸,也开始有点变色了,开始变得有些发黄了。

    “快,按照我说的话来做,你zhidao吗?”薛从良用命令的口气,向孔小圣说到。

    “哦,我不让别人进去就是了。”

    三个人立刻从房间里撤了出来。同时,把门都是关上了。

    “怎么了?良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能把老孔一个人丢在房间里,他会死的……”拐子薛虽然和孔圣人经常叮叮当当吵个不停,但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还是时时刻刻想着孔圣人。

    “拐子叔,你想到了没有?我觉得,孔叔的那块金子,绝对不是一块金子,而是一块放射性物质!”

    “放射性物质?”拐子薛和孔小圣听了之后,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嗯,从现在的情况分析,你们发现没有,目前,接触到这块放射性物质时间最长的孔圣人,已经病倒了,第二个,孔圣人的老婆,也已经病倒了,第三个,在这个房间里待了一段时间的孔小圣,现在开始变得脸色蜡黄,所以,从这里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孔圣人绝对拿到的是一块放射性物质,这物质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薛从良的分析,让拐子薛也是恍然大悟,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可就要严重的多了,需要赶快把孔圣人身边的那块金子找出来。如果,长期接受辐射,后果不堪设想啊。

    “是啊,孔圣人已经忍受了一天一夜的辐射,我立刻派人把防辐射服送过来,我们进去的人,都需要穿上防辐射服,这样keneng会好点。”薛从良说道。

    如此一来,孔圣人算是确诊了,他必定是遭受了辐射的袭击,如果这样的话,孔圣人就需要接受特殊的治疗。

    在一般情况下,医院都会对这种病人,进行化疗,而这种疗法,对人体的伤害,并不亚于这种辐射物质的辐射,所以,薛从良决定对孔圣人进行保守型治疗,这样,不仅可以让孔圣人保养住身体,同时也能够让孔圣人清除掉体内的放射性物质的积累。

    二十分钟后,防辐射服已经送了过来。拐子薛和薛从良两个,穿上防辐射服,走进了孔圣人的房间。

    “你……你们是谁?要……要干什么?”孔圣人被吓到了。他以为,是有人大白天要来抢劫呢。

    “孔叔是我们,你快把你的那块金子找出来,这玩意是个危险品,放射性物质,你赶紧的。”薛从良隔着防护服说。

    “你说什么呢?什么我的金子……是放射性物质?”孔圣人不以为是地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睛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床头,薛从良眼睛手快,迅速地扑捉到他的眼神,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孔圣人床头的东西,给翻了出来。

    “邦当”一声,一个东西,从他的枕头下边掉了下来。果然是那块金子,现在依然是金光闪闪。

    我们都zhidao,如果是真的金子,绝对不keneng如此金光闪闪的,而是发出暗光,从这外边来看,这东西实在是诱人,但是,如果仔细动脑筋想一下,这东西,就有点可疑了。

    因为,一般的金子,颜色都是深褐色的,从来没有像这样颜色鲜艳的。如果能够咬上一口的话,纯金是有些柔软的,会出现一个牙印的。

    薛从良看到手中的这个玩意,完全不具备纯金的特征,它有的,只有金灿灿的颜色而已。

    薛从良用工具夹着这个东西,然后,把他放进了一个水泥做成的小箱子中间,封锁了起来。处理这玩意,那是相当的棘手,处理不当,就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伏龙山几乎是人间圣境,哪里能够经得起这样的辐射污染,薛从良要采用特殊的方法,把这东西,彻底进行消毒处理。

    “好了,放射源已经找到了,我们这就可以对孔叔进行消毒处理了。”薛从良说道。

    他把高效的消毒液,给溶解在了水中,然后,用这些消毒液,对孔圣人进行消毒处理,试图清洗掉他身上的微小放射性颗粒。

    除此之外,薛从良还给孔圣人灌进去了奇苦无比的药汤。

    “啊,啊,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苦啊?你们这是要害死我呀!”孔圣人叫喊着,不要喝这玩意。

    “喝吧,老孔,谁让你那么贪财呢,这就是贪财的代价,多亏你遇到了薛从良,否则,你这老命,怕是保不住了。”拐子薛说到。

    “可是,这东西也太苦了吧。我从来没有喝过这种难闻的中药,你们中药院可真会折磨人,我建议,你们再做中药的时候,把味道处理一下,这也太苦了。”孔圣人一直吼叫不已。

    “良药苦口利于病,孔叔,你忍一忍,就喝了吧。否则,你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的几百万,谁给你花呢,多可惜。”薛从良说到了孔圣人的几百万元,孔圣人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像是喝毒药似的,把眉头一皱,咕咚咕咚的把这东西,全都喝了下去。

    薛从良看着孔圣人嘴上粘得黑乎乎的中药,心中暗自高兴。

    这就是孔圣人的弱点,只要提到他的财富,他就会有活下去的勇气,他就有活着的动力,这人也挺有趣的。

    拐子薛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薛从良把该消毒的,还有该清理的,都给这些步骤,操作了一遍之后,才如释重负地脱下来了防辐射服。此刻,拐子薛和孔圣人,早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啊呀!真是热啊,看我的汗,全都顺着后背向下流了。”薛从良说着,一边掀开自己被汗浸透的衣服。

    孔小圣也喝了薛从良调配的药液,也是苦的几乎就要落泪。这种药,很少用到,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用到,所以奇苦无比。

    但是,这与化疗相比,不是要好到天上去了,化疗是要遭受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的。而这样,仅仅是忍受一下药液的苦味而已。

    放射源被带出来之后,孔圣人看上去,有些好转,但是,依然萎靡不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