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33章 相离别潸然落泪

作者:七星通惠
    到了薛从良的办公室一看,他的办公室的门,竟然开了个小缝,里边黑乎乎,看上去,有些吓人。

    “薛院长,薛院长!”里边没有人吱声。

    杜老先生推开门,打开灯,一看,房间里哪里还有什么人,就连卧室,里边也是空空如也呀。杜老先生纳闷了,天都这么晚了,这人跑到哪里去了呢?

    他刚从房间走出去,准备回去睡觉,忽然听到房屋后边,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他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躲在了墙角。杜老先生虽然年老力衰,但是行动敏捷,脑袋机灵。

    他定睛一看,在后边一个小山坡上,坐着那么一个人。这人犹如泥胎一样,坐在哪里是一动不动,看上去,令人悚然。

    “这……这谁呀?”杜老先生长期研究灵异事件,虽然心中没鬼,但是,看着这样的场景,也不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沿着墙根,悄悄地走了过去。

    躲在一棵桃树的后边,才发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薛从良。他大概是在修炼。在月光的照射下,是他双目微闭,盘腿而坐,双手在胸前边的地游动,看来,一股真气,在外到内,从上到下,储存在他的丹田之中。

    杜老先生就躲在这棵树后边看着。没有打扰他。这棵桃树,给了他安全感。桃树,自古以来就是辟邪之物,比如孔圣人的桃木剑,桃木珠子,还有各种桃木的东西,还有人在房间里悬挂桃木符的,用表示辟邪消灾。

    当然,这杜老先生。把自己藏在这桃树之中,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这是他在长期生活中,养成的一种明哲保身的方法。

    但这次,这桃树并没有保护住杜老先生。

    只听得自己身边的风声。越来越大的。突然“砰砰”两声巨响,周围的空气中。像是氢气爆炸了一样,瞬间的气流,把杜老先生,给冲击了出来。

    “啊呀!啊!”杜老先生被这气流。冲出了五米远,他所依靠的桃树,也瞬间被劈成了两半,这杜老先生就是才这桃树的中间,被抛了出来。

    杜老先生的惨叫,立刻让薛从良睁开了眼睛,他立刻呼出一口气。退了神功,一看,杜老先生如同一个麦个子似的,趴在地上的。艰难地挣扎。

    “哎吆,哎吆!”

    “杜老,你怎么在这里呀,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到我练功的地方了,我不是贴着警示牌,周围十米内,禁止进入吗?”薛从良有些生气地说道。

    这时候,杜老先生的胳膊肘,被擦伤了,血流不止。

    薛从良不知道丛哪里拿来一段白纱布,缠在了杜老先生的手臂上。然后,有迅速地用手指,捏了捏杜老先生的手臂,看看有没有骨折的地方,又按了按他的肚子,问道:“疼不疼?这里,疼痛不疼?”心脏的位置,肝脏的位置,肺部的位置,薛从良都给摸了一遍。

    不过,杜老先生都说一切正常。

    还好,主要是因为地上是柔软的土壤,否则,这杜老先生这次是麻烦大了,这要是摔在水泥地上,不骨折也要擦得浑身是伤了。因为薛从良的功力,已经推到了四成,所以,威力相当的巨大。

    “薛院长,十万火急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呀。”杜老先生把自己的游戏机,拿了出来。

    “什么事情啊,杜老,你的游戏还没有玩够吗?这都大半夜的了,你需要休息,休息,知道吗?”薛从良一再叮嘱杜老先生。

    “我知道,但是,我这游戏,关系到……”

    杜老先生还没有把话说完,薛从良就推着他朝房间里走去,“走了,走了,大晚上的,还玩什么游戏,再不睡觉,我就要给你推一阵镇静剂了。”薛从良说道。

    这杜老先生也没办法,竟然没有机会说说自己的游戏。

    “不行啊,薛院长,这事我得给你说,白先生之前找过我了,要我告诉你……你穿梭时空,其实是按照这游戏上边的规则进行的……”杜老先生一边走,一边说,这多少也能够让薛从良了解一些的,否则,薛从良到时候,是会吃亏的。

    但是,薛从良那里能够听得进去这杜老先生的唠叨,他说这些的时候,薛从良一手拉着他,一手琢磨着刚才他所修炼地术。

    所以,杜老先生说了些什么,他是完全都没有听进去。

    “休息去!”薛从良一把把杜老先生推进了他自己的房间,然后,自己又重新回到刚才的那个山坡上,继续练功。

    杜老先生憋了一肚子火气,没想到,这薛从良竟然不听自己的意见,到时候,吃亏了,可别怪自己。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有你小子吃亏的。”杜老先生掀开自己的薄被,气呼呼的,和衣而睡。

    薛从良看着杜老先生的房间,关了灯,他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这老头,精力倒是充沛,总是时不时的出来捣乱。”

    薛从良发现,这杜老先生是第一批来的人,和他一批的人,人家全都恢复了身体健康,退房返回老家了。而唯独这杜老先生,已经三代元老级人物了,怎么还没有离开呢?虽然他并不欠薛从良的钱,但是,他在这里,也占用了房间,同时,还时不时地发疯起来,真是浪费人力物力,这里当然不是养老院,这杜老先生,很明显,是把这医院,当做了养老院了。

    得生个办法,让他早点离开才对呀。

    薛从良想了想,决定第二天,准备对着杜老先生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然后就可以让这老先生打道回府了。早点回去,和家人团圆,也不用天天在这里受苦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薛从良就把乔运昌给叫了过来。

    “小乔,你负责的那位杜老先生,现在情况怎样了?”

    “薛院长,我给你说吧,这杜老啊,身体硬朗这呢,别看岁数有点大,但是,除了脑子上有点问题之外,别的地方,都是正正常常的,没有一点毛病!”乔运昌高兴地说到。

    “那这么说,这杜老先生是不是可以出院了呢?”薛从良问道。

    “这……这么长时间了,我倒是还没想到这老人出院,他不是已经交了一年的住宿费了吗?”乔运昌有些疑惑地问道。

    “嗯,交是交了,但是,我们这里毕竟不是租房子的,而且,这老人天天三更半夜的不睡觉,在医院里,满院子转悠,你说,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谁负责呀?”薛从良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乔运昌想想也是,这么长时间了,他现在都有一种错觉,就是,这杜老先生现在已经是伏龙山的一员了,习惯了,好像谁都离不开谁了。

    薛从良想到这里,又接着说:“给他的儿子打个电话,说他老爸准备出院了,让他来接吧。”

    “好吧……我这就安排他出院。”乔运昌竟然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

    何止乔运昌,医院里的很多人,其实,都不想让这老头出院。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彼此之间,都互相适应了,现在,忽然间要离别,总是有些不太适应啊。

    “什么?让我出院?”杜老先生在得知自己即将出院,立刻就震惊了,“不行,不行,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我绝对不出院!”杜老先生在自己的房间里吼叫。

    这时候,他的房间都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人们都是来告别的。

    “去去去,你们都干嘛呢的?遗体告别呀?都回去,都回去!”杜老先生的话,让人们都哄笑了起来。

    “杜老,你这都要走了,我们当然要送送你了!杜老,一路走好啊!哈哈!”跟杜老住在对门的一个老头,出来说话。

    “你才一路走好呢,真是气死老子了。”杜老先生看到这些坏老头,又好气,又好笑。毕竟,这都是好几个月的邻居了,感情深厚着呢的!

    “杜老,你走了,以后,谁晚上给我们打更呢,你不敲敲垃圾桶,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还活着!”另外一个老头说道。

    “你可得了吧,当初,就你最烦我晚上敲打垃圾桶,现在,我不敲了,你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反而,还睡不着了,你真是没事欠抽型。”杜老先生也是说话不饶人。

    “哎,这就要走了?!这薛院长怎么搞的,一点都不通人性,哎,算了,我不会走远的,我觉得我还会回来的。”杜老先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他趴在望远镜上,又看了看巍峨的伏龙山,叹了一口气:“我的,那个菜园,你们谁负责打理?”

    杜老先生还是放心不下他的菜园。

    “杜大哥,我负责了,以后,你再来,还可以看到你的菜园子。”一个年轻一点的瘦老头说道。

    “好,好,我儿子的车来了,我们后会有期吧!”

    杜老先生说到这里,竟然潸然泪下。老人的后会有期,充满了未知,大家还能活多久,谁都不清楚,所以,他们的离别,就显得更加的沉重。

    汽车远去了,杜老先生的消失了,有些老人,竟然抹了一把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