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36章 聚医院两杜聊心

作者:七星通惠
    说到了杜海洋的孩子,这件事,薛从良也感觉到十分的难过,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却被这杜海洋给摊上了。真是家门不幸啊。俗话说,家家都一本难念的经,虽然杜海洋看着表面光鲜,但是实际上,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但是,对于这种患有兔唇的婴儿,薛从良并没有感觉到棘手的wenti,对他来说,这种病,并不算什么病,只好这种病,可谓是手到擒来,小菜一碟而已。但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阴影啊。”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薛从良早已经开始准备东西,迎接这杜海洋的到来。以方便快速地杜海洋安排一个位置。

    薛从良安排了乔运昌作为自己的副手,他一项对乔运昌,还算是比较满意,所以,很多重要的手术,他都会要求乔运昌参与其中。这次,也同样不例外。

    “薛院长,您要亲自动手吗?我觉得,这件事让我来做就行了,用不了您老人家亲自上阵啊。”乔运昌在接到了任务之后,和薛从良治疗的方案。

    “小乔,这个人非常重要,杜海洋,我当年之所以打出名声来,就是阴差阳错地认识了杜海洋,所以,这件事我必须要亲自上马,以表示我的重视啊。”薛从良显然对杜海洋的孩子,十分重视。

    “不用,不用,这样的小事情,就让我来吧,你既然想要表示自己的重视,你可以在现场督阵。由我来操作,不是同样的效果吗?”乔运昌还是觉得,薛从良没有必要亲自上阵。他要是上阵了。这下边的医生,情何以堪呀。

    “也好,也好,反正你们现在的水平,我是相当的信任,有你在场,我其实已经放心了。”薛从良对着乔运昌的医术。还算是放心。只不过,他总是觉得,这件事的背后。keneng还会有什么wenti似的。

    这杜海洋孩子出生还不到一岁,这段时间出生的孩子,好像很奇怪,都会有各种各样个怪病。薛从良前段时间。曾经遇到过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耳朵后边,长了一个小囊肿,经常流血不止。

    虽然薛从良对他进行了治疗,并且,也已经痊愈了,可是,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薛从良依然没有搞清楚。看来。各种疾病它就像是无限的宇宙一样,症状永远都是无穷无尽的。虽然人类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的研究,但是,终究没有探索到这件事的原因呀。

    薛从良改造了一句话,叫人生也有涯,而病也无涯。就是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对于疾病的研究,却无穷无尽。人类还有无数的疾病,无法战胜,面对层出不穷的疾病,就连薛从良这被人尊称为五行神医的人,也不敢做百分之百的保证。

    两个人开了一个小会之后,这杜海洋已经开着车来到了伏龙山医院。从车上下来了四五个人。除了杜海洋和这孩子,杜海洋的老公张先生,也来到了这里。这两年没有见到张先生,这张先生,现在已经长的是方面大耳,膘肥腿壮的,和两年前的那个小青年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薛从良都不敢相认了。两个人握了手,寒暄了一阵子。

    其余两个人,是杜海洋的父母,两个人虽然年龄六十多岁了,但是,看上去身轻如燕,这一看,就是经常锻炼身体的主。所以,才会有这么haode体质。薛从良暗自惊叹,这个年龄的人,竟然还有这么haode体质。

    不过,与伏龙山上的老前辈们相比,他们两个人的体质,也仅仅算得上是中等而已。伏龙山上他们的同龄人,比如孔圣人,比如拐子薛,他们是健步如飞,虽然皮肤被晒得黝黑,没有他们的白嫩,但是,长期接触太阳,是健康的保证啊。

    薛从良也走过去给二老握了手。这二老对薛从良是万分崇敬,早已经听说薛从良的大名。

    杜海洋的老妈握着薛从良的手说:“薛医生啊,我早在城市里,就已经听说过您的大名了,但是,我一直都不敢相信呀,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呀。”

    薛从良故作微笑,但听着这老太太的话,脸上的笑容,艰难的挤了挤,最终还是没有出来。这老太太的什么话呀,见到自己算是开了眼界,难道薛从良是只大猩猩吗?或者是只原始森林里的猿猴?

    站在一边的杜海洋老爸,有些着急了,他立刻走上来给薛从良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们家这老婆子,不会说话,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

    薛从良最终还是把脸上的笑容,挤了出来,说道:“哦……没事,没事,我理解阿姨的心情,你们放心,我们绝对会竭尽全力,把孩子的病,完美痊愈。”薛从良当即在这二老面前,表了决心。

    “你看,你看,人家这薛医生,就是必那些大医院好,大医院的那些医生,你想了解个wenti,那些医生都是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你看人家这医院,什么事情都说的是铁板钉钉的,真是好啊。”杜海洋的老妈兴奋地说道。

    “什么大医院,人家这里才是大医院呢,你去的都是小医院,五行医院,那可是全球闻名,你没看到吗?就连非洲的黑人,都来这里看病了。”她老爸想要纠正他老妈的话,这让薛从良听了之后,十分受用。确实如此,自己现在已经是大医院了。但是,薛从良从来不把自己当做大医院的院长,对待患者,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爹亲妈都要好。其实,这亲爹亲妈,薛从良也没有做到天天来看望。

    薛从良听了这两个人的对话,摇了摇头,又看了看他们所指的非洲黑人,原来,是杜老先生走了过来。杜老先生本来就皮肤黝黑的,经过一个夏天的暴晒,现在皮肤变得又黑又亮,被这两个老人,戏称为非洲黑人。

    “你……你们说谁是非洲黑人?真shide,人是亚洲黄种人,行不?”这杜老先生一反驳,立刻让杜海洋的父母,觉得有些尴尬。薛从良一联想,这几个人真是有趣,他们都姓杜,不zhidao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薛从良才不管这些,他径直走向手术室,杜海洋和他老公,早已经在护士的引导下,去了住院部,安排了位置,先让他们休息一下,之后,就开始准备手术。

    当然了,像这样的小手术,成功率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了,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之所以不能够说达到百分之百,是因为薛从良不想把这东西绝对化,任何事情,他都要留一点的退路,这时对患者的一种承诺,毕竟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薛从良也不是神仙,挥一挥手就药到病除。

    所以,我们这里对手术是如何进行的,暂且不表,就说这杜老先生和杜海洋的老爸见了一面之后,便产生了那么一点联系。

    因为他们两个都姓杜,所以,说起话来,格外的有话说。于是,两个老人就坐在一个医院的凉亭子里聊天。

    “我说老哥,我们两个同姓,在这里碰上了,可真是少见,我的成你一声大哥吧,我看你的面容,要比我老多了。”杜海洋的爸说道。

    “那是我今年是六十有二了,你今年多大了?”杜老先生问闻道。

    “我今年五十六了,这才抱上了这一个孙子,现在,还搞了个兔唇,你说我这心里,真是难受啊!”

    “杜老二,我就称呼你为杜老二吧,你来到了这里,其实,就是已经找到家了,这薛从良薛院长,可是这里大名鼎鼎的神医呀,所有的病痛,到了他这里,几乎没有不痊愈的,即使不痊愈,他也会千方百计,生出一些办法来,彻底给你治好,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这杜老先生把薛从良吹的是天花乱坠。像是在说自己儿子的好一样。

    “哎呀,这太好了,看来,我们这些老年人,是有福气了,有了这样一个神医,我们这些老头子们,岂不是长命百岁了?”

    “嗯,是啊!敢问杜老二你来自哪里呀?”杜老先生问起了这人的身世。

    “这都是几十年的事情了,让我想想啊,我是来自一个叫做土坷垃村的,具体是什么地方,我老娘也没有给我说清楚,就过世了,你说这么多年了,谁还能记得清楚,当时是多灾多难,老娘也是个有心人,据说我还有个兄弟,老娘为了防止我们走散,把一块玉佩,一劈为二,分别给我们戴在脖子上,但是,一个甲子过去了,我那走散的兄弟,之间没有任何的下落。”杜老二说道。

    “玉佩?你说的玉佩,我这里倒是有两个,我也听说我有个兄弟,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说着,杜老先生的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玉佩。

    这玉佩是,只有铜币大小,是翡翠打磨而成,圆润而光滑,看上去,真是玉中极品。但是,这杜老二一看,摇了摇头。这和他脖子里的玉佩,根本不搭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