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38章 忍剧痛血染枯草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心中大骇,这些身披重甲之人,显然功夫超强,他们和自己在伏龙山上所遇到的那些人相比,显然不是在同一层次上的。薛从良迅速把功力推至五成以上,开始准备迎接挑战。

    有一个wenti,薛从良一直都处于迷惑之中,自己是如何进来的,这里的一切,是否都是真实的,这种亦真亦幻的环境,是否会当自己醒来的时候,突然全部消失呢?反正,看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还无法走出这样的环境。”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显然,这是因为时空穿梭机在半路上出事造成的结果。如果这样的话,保护好白先生,就显得更加的重要。薛从良想要从这里出去,那就需要白先生的帮助,否则,这一切岂不是要白忙活一场了。自己,岂不是要不明不白,消失在这迷蒙的环境之中?

    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薛从良迅速开始迎战。

    这些人头上戴着面具,看不清脸庞。他们的面具,是用人皮做成,薄如蝉翼,但是,显然结实无比。

    直接上来一个人,直取薛从良的咽喉,这可是致命的部位,薛从良眼明手快,头一偏,退后一步,让这人一爪扑空,薛从良趁机出拳,直接打在这人的面部,虽然戴着面具,这人的五官,顿时成了一张肉饼,鼻血横流。

    这一招,立刻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其余四个人,一看,顿时停住了脚步。看来他们需要从长计议了。四个人迅速摆出阵法。薛从良心中明了,这依然是五行阵法。但显然。真是经过改造的五行阵法。

    就一般的阵法而言,金木水火土相互循环,形成高能量环境。从而引发周边环境形成黑洞,并且,借助发力,攻击对方。

    而眼前这个,他们各自形成闭合系统,五个力量,像是叠罗汉一样。相互叠加在一起,形成独特的能量环,从而实现相互增强。相互补充的作用。

    周围的风声呼呼入耳,薛从良明显感受到,这种力量不可阻挡。即使是高手,也无法抗拒其中的吸引力。这种力量在同一层面。形成不同的作用力方向。有的向上撕扯,有的向下撕扯,更有的向右撕扯,向左撕扯。形成的力量,由于太过强大,在摩擦中,不断崩裂出火花来。

    还有什么方法,能够阻挡这种力量?没有。起码,对于薛从良来说。他没有明确的方法来阻挡这种攻击力。这要是作用于人体,身体定然被分裂的大卸八块,东一胳膊,西边一只大腿,南边一颗头颅,北边一个躯干,类似于五马分尸。

    薛从良拉着白先生,逃命似的,开始逃跑。但是,这股力量,像是射出的毒箭一样,从后边,带着响,噼里啪啦的追了过来。

    “老白呀,你赶紧好了吧,我跑不过他们!”薛从良扛着白先生,一边跑,一边说道。

    “薛……薛院长,你加油啊,只要你的sudu达到每秒三千六百米,就可以穿入隧道之中,逃离这不毛之地。否则,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边狂跑,不会有实质的变化。”白先生有气无力地说道。

    “什么?每秒三千六百米,你以为我是火箭呀,我挣脱不了地球引力。”薛从良气喘吁吁地说道。

    “瞬间sudu,瞬间sudu,并不是持续的sudu,你可以做到,你可以做到的。”

    白先生所说的瞬间sudu,就是人在这一瞬间所能够达到的sudu,你可以是其中万分之一秒,达到这个sudu,也可以是百分之一秒,达到这个sudu。这个sudu就像是人体在坠落山崖之后,在坠落到五十米的时候,在重力加sudu的情况下,人体的sudu会加速到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人体在坠落路山谷五十米以前,还达不到这个sudu。这就是薛从良所说的生穿。就像一辆轿车,在冬天打不着火的时候,找几个人在后边推,硬生生地让它打着火。

    薛从良现在所处的环境,就是这样的,他就是那辆破车,非要找地方推上一把,才能够重新进入时空隧道。

    后边的人,依然在穷追不舍,没有一点停下来的理由,薛从良依然在发挥自身最大马力,飞奔不止。

    总是这样跑,也不是一个办法。跑得了这么久,薛从良的sudu,还是在每秒十米左右,这个sudu,想要穿入时空隧道,显然还差得太远。

    薛从良灵机一动,一个后空翻,突然之间,高高跳跃了起来,高度达到了十米以上。这些人正跑得得劲,薛从良的突然后翻,显然让他们乱了阵脚。还没有来得及刹住车,薛从良就从他的头顶上,翻到了后边。

    这种战术,犹如战斗机打仗,谁占领了对方的大后方,谁就是胜利者。薛从良迅速发力,来了个顺水推舟,不管前边的能量环,有多么的强大,只要薛从良顺势把自己的力量推出来,就可以把对方置于死地。

    正如薛从良所料,当他把七成的力量,推出去之后,前边的五个人,像是一个足球一样,瞬间被薛从良强大的力量,踢得无影无踪。

    “呀呼,去找你们的亲爹去吧。”看着这群人,在半空中跑出优美的弧线,高兴得手舞足蹈,没想到,这种借力打力的功夫,果然厉害,不论你是武林高手,还是世外高人,只要好好运用好借力打力的技巧,都是不在话下。

    “好了,好了,我们终于摆脱他们了。”薛从良松了口气,把白先生放在了地上的野草之中。擦了擦从头上渗出来的冷汗。

    “薛院长,我们最好找一个偏离这个条轨道线的地方休息,否则,这些renmen,会立刻折返回来,他们会按照轨道线,原路返回的。”这白先生说道。

    薛从良一听,立刻拉着白先生向垂直于这条轨道线的方向,移动了大概五十米的距离,同时,又把被拖倒的地上的杂草,全部又扶了起来,这样,看上去,没有任何的痕迹。

    “怎么样啊,白先生?你的伤势在哪里,让本神医,给你治疗一番。”

    “你看看我的后背,是否遭到了毒针的袭击……”

    薛从良把白先生翻过来,以他医生的专业精神,检查了一番,但是,他的后背,不红不肿,没有任何的异常现象,别说红肿了,就是连个小红点,都没有啊!

    “没有,什么都没有啊!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比没有发现你的后背有什么异常啊!”薛从良以专业的精神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在我的右侧肩胛骨的地方,你仔细看看,这个地方,疼痛难忍的,这地方,肯定是遭到了袭击。”白先生说道。

    薛从良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里,但是,这里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啊,看起来,任何的红肿都没有!这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这里的环境,违反常理吗?

    要用另外的方法,来进行诊断了。薛从良沿着肩胛骨的缝隙,向下边,一个骨节,一个骨节的摸去,这样,可以检查的更加准确一些。

    当薛从良摸到第五个骨节的时候,他的指腹,感觉到一种微小的力量,被挡了一下,就像是脸上有一根没有刮掉的胡子一样,在光滑的皮肤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拦路者。

    “这地方是什么东西,怎么感觉像是一根胡子呢?”薛从良问道。

    “这就是毒针,你快帮我把它拔出来!”白先生说道。

    “不是吧,这keneng像是你的一根汗毛,长得有些异常而已……”薛从良怎么看,都觉得,这时一根毫毛。

    “用刀子,在皮肤的周围,划开一个直径一厘米的十字,以这个小汗毛为中心,然后采用挤压和牵拉的方法,把里边的东西,全都取出来。”

    白先生的方法,是如此的明确,以至于,让薛从良不得不立刻动手。

    薛从良迅速从身上抽出一把小匕首,“没有麻醉药,你要忍着啊!”说罢,薛从良找来一根小木棍,把这小木棍放在白先生的嘴里:“咬紧了,会非常的疼痛!准备开始了!”

    “啊”薛从良像是在白先生身上作画一样,一刀下去,就有一寸那么深。鲜红血液,迅速喷了出来,白先生虽然是虚拟人,但是依然是血肉之躯,他痛得大喊了一声,之后,表情狰狞,牙齿狠狠地咬住那跟木棍,头上的汗珠子,哗啦啦的滚落下来。

    这种手术,贵在快狠准,否则病人要遭受长时间的痛苦。

    第二刀迅速地画了下去。但这刀,白先生并没有像第一刀那样,发出惨烈的叫声,他面脸苍白,咬紧牙关,汗珠子哗哗地向下流去。

    薛从良把匕首放在身边的干净石头上,用左右两只手拇指和食指,对准白色伤口,狠狠一挤,里边血,迅速出来,染红了薛从良的双手。

    “不行,深度还不够,并不是划破皮,而是要划破到皮下!”白先生坚定地说道。

    这不是病人在痛苦,而是薛从良的心灵,在经受猛烈的冲击,薛从良咬紧牙关,对着伤口,又重新狠狠地割了两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