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48章 察监控发现魅影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正“欲行不轨”,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孔圣人。他告诉薛从良,这次仓库起火的原因,已经找到了,问薛从良要不要来这里看看。

    薛从良听了当然兴奋至极。

    “好啊,好啊,我当然要去看看了。你先给我说说,大致的原因是什么,我好做好心理准备。”薛从良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是人为原因了,你来这里看看,你就会zhidao了。”孔圣人在电话另一端,不紧不慢地说道。”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薛从良zhidao,这肯定是孔圣人在卖什么关子了,“好吧,我这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从良放下电话,看了看李美玉,高兴地说:“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查清了原因所在,说这次中药院的火灾,是人为的原因,我这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薛从良听了听说道,“嘿嘿,你欠我一个那个哦,回头你一定要给我补上。”

    “不,我也要去!”没想到李美玉也想跟着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地方危险,到处烧的是一塌糊涂,你去干什么呀?”

    “没事,你去了,我还怕什么?我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美玉对这件事也是抱着极大的好奇心。

    薛从良一想,也是,自己都去了,保证李美玉的安全,应该是没有wenti的:“好吧,走。带你去看看!”

    于是,两个人一同走出医院。一声摩托车低沉的轰鸣声,薛从良和李美玉骑上大力神摩托车。向山下的中药院,疾驰而去。

    在现场,处理这件事的人,还有很多。除了孔圣人和拐子薛之外,还有另外一些村上的男renmen。村庄上的人,都很互助,一家有难。几乎所有人都会出来人帮助的。这就是乡村的纯朴民风。

    薛从良把车停在路边,带着李美玉两个人走到中药院的附近。虽然烟气已经没有了,但是。焦糊的味道,铺天盖地的灰烬,散落的到处都是。

    这远远超出薛从良的预料,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这么大的过火面积。附近的几棵大树也被烧的是焦黑不堪。中药院的铝制大棚,已经被拆下了下来,进行重新的组装,清理燃烧过后的灰烬。

    怪不得薛药香受伤会那么的严重,看来,这里当时燃烧的时候,火势是相当的凶猛,只可惜。当时薛从良并没有在现场。否则,薛从良动一动法力。用能送过来一片雨水,这里岂不是就得救了吗?

    “良子,你终于来了,你要是早点来这里,我们这里也不会烧成这个样子呀!”拐子薛满脸愁容的说道。

    “拐子叔,别发愁,这些东西不都在山上采来的吗?有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不了我们继续到山上去采,不就好了吗?不用担心,不出一个月,我们中药院,照样恢复之前的模样。”薛从良试图安慰拐子薛。

    这样的话,在这一堆灰烬面前,也只能这么说了。

    “良子,良子,你过来的,看看这都是什么玩意?”孔圣人在远处向薛从良喊道。只见,这时候,孔圣人手里拎着一个被烧得漆黑的木棍,在地上寻找些什么。刚才的电话,就是孔圣人打的,他声称找到了失火的根本原因。

    薛从良走过去,只见孔圣人在翻找灰烬中的东西,这些都是被烧得只剩下一对灰烬的草药而已。

    “怎么了?孔叔,你不是说你有什么重大发现吗?”薛从良就是为了找到失火的原因而来。

    “嗯,bucuo,我们通过附近一个监控,发现了一个可疑人员的踪迹,但是,现在,只能是推测,是否真的是他,现在还不能下肯定的结论。”孔圣人说道。

    “哦?这里竟然还有监控,那这就方便多了。”

    “我们中药院没有监控,只是中药院附近,一家小超市的门口和后窗,安装了一个监控探头,所以,拍下来了一段视频。”拐子薛跟着说道。

    “视频在哪里呀,让我看看。”薛从良急不可耐地说道。

    在监控视频上,可以看到,时间大概是下午的时候,大白天的,只见一个人,从监控镜头中走过。但这监控镜头的像素也太低了,只能够模模糊糊地看清还是个人影,这人到底是谁,脸孔看不清楚。

    只不过一会儿,这个人,慌慌张张地从摄像头下边,就跑了过去。不一会儿,就是中药院起火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视频,就在说明这样一个wenti,他在很大程度上说明,这起火的原因,肯定是这个人所为了,因为从这个人的行动上来看,基本上符合纵火人的特点。

    他的行动,鬼鬼祟祟,而且,还是从超市的后窗经过,这个地方,比较隐蔽,一般人是不会从这里经过的,何况,这地方正好可以通往中药院后院,后院有一个柴草垛。这柴垛,堆积的大部分都是草药摘除下来的根茎了,还有叶子了,一些废弃的物品。

    “这个人到底是谁呀?有没有人大胆的猜测一下。”薛从良看着大家。其实,在薛从良的内心,早已经浮现出来了一个人,只是,他不敢妄自断言,这可是得罪人的事情。

    “来来来,让我看看,或许我能够看出来这人是谁呢!”李美玉站在后边,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他这次来,就是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人所为。

    一阵香风飘进薛从良的鼻孔里,飘进这些男renmen的鼻孔里,大家纷纷给李美玉让了一个道,让她坐下来看看,这到底是谁。女renmen的观察力,有时候要强于男人,或许,李美玉会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我说了啊,我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就想到了一个人!”李美玉说到。

    “谁?”众人异口同声地问。

    “乔运昌!”李美玉说道。

    这句话,正中大家的心怀,其实,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的背影有些熟悉,但还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对,其实,我看这个人的背影,同样能够看得出来。”薛从良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说我为什么觉得他是乔运昌啊,你看啊,这个人虽然穿的衣服,和平时不一样,但是,你是否记得,我们在乔运昌诊所,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他穿什么衣服吗?他的外套,就是这件浅蓝色短袖,虽然有些破烂,但是,我一看到这个颜色的衣服,就想起了的他当时的穷酸样……”李美玉说道。

    她这么一说,薛从良也忽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到乔运昌的情景,虽然时间已经很久远了,当时的情景,依然是历历在目的。但是,薛从良早已经不记得,这乔运昌当时穿的什么衣服了。

    “可是,仅凭这件衣服,我们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就是乔运昌啊!”薛从良纳闷了。

    “要想证明他,我们就需要到现场去看看。”孔圣人说道。

    “好,既然这么说,我们就到超市后边的小路,去看看去。”薛从良觉得,只有这样,或许还会有什么重要的发现。

    四个人一同前往超市后边的小路,这里,杂草丛生,荒草长得足有半米深了,一条小路,早已经被野草所覆盖,薛从良走在最前边,顺便开路,其他几个人走在后边。

    那个大草堆,早已经被烧得是面目全非了。但是,很明显,大火就是从这个地方燃烧起来的。因为,如果从别的地方点燃中药院,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其他的地方,都是砖混结构的围墙。惟独这个地方,柴草垛连接着里边的一个木头柱子,给火灾带来了严重隐患。

    “哎,百密一疏啊,我如果早点把这个柴草堆给清理了,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拐子薛有些后悔地说道。

    “大家都看看啊,看看这里会不会发现一些可疑的wenti。”薛从良蹲下来,开始在草丛中和草木灰中,仔细地搜寻,看看有没有什么wenti。

    几个人几乎是拿着放大镜,在地上寻找,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这里的一切,都是杂乱无章,可以想象,这能够找到些什么东西呢?

    薛从良有些失望地站起来,他找了半个小时了,也没有任何的发现。这真是奇了怪了。

    “哎,我休息一会儿,看来,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办案人员,这寻找证据,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我找了一会儿,就觉得头晕眼花的。”薛从良说道。

    “哼,借口,偷懒的借口。”孔圣人这会儿来劲了,还是蹲在地上,像是织布一样,一点一点地寻找。他的仔细程度,有时候让薛从良也很佩服呢!

    “孔叔,你找,找到猴年马月也找不完呢,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把你累坏了,我孔婶,又要找我说事了。”薛从良担心孔圣人的眼睛不好使。

    “你别管他,良子,累不死他,他身体好着呢!”拐子薛在一块石头上,点燃了自己的烟袋锅子,吧嗒吧嗒地吸着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