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49章 寻证据真相如何

作者:七星通惠
    “哇哈哈!”只听得孔圣人一声惊叫,把薛从良顿时吓了一个坐墩子。

    “怎么了?怎么了?”薛从良和拐子薛都围了上来,看看这孔圣人又在发什么神经。原来,孔圣人在仔细查找的时候,一只老鼠从地洞里钻了出来,瞬间跳上了孔圣人的裤裆上,把孔圣人给吓了一跳。

    “一只老鼠啊,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薛从良的失望地说道。”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三个人,在这里,可谓是花样百出的,但正经的工作,却没有任何的进展。

    现在,这孔圣人又对这老鼠洞干了起来。“我挖,我挖,我挖挖挖!”孔圣人拿了一个残缺不全的小铲子,像是出气似的,对着这老鼠洞挖了一阵子。

    “老孔啊,我看你这是吃饱撑的了吧,挖一个老鼠洞,有意思没有?”拐子薛看着孔圣人,脸上露出鄙视的神情。

    “咦,这是什么玩意?”挖着挖着,只见孔圣人从这老鼠洞里,拉出来一个布条,这布条足有半尺长,看起来,像是人裤子上裤口的部分。估计,这是老鼠为了遮挡浓烟,从地面上寻找的工具,用来堵塞洞口。

    这个布条,是这里唯一没有被烧掉的东西。这布条是哪里来的呢?

    孔圣人把这布条拉出来,放在地上,众人围着这个布条,默默发呆,好像想从这布条上,发现什么秘密似的。

    “我想起来了!”孔圣人又是一惊一乍的。

    “老孔,你想起什么了。你赶紧说啊,你这样吓唬人干嘛?”拐子薛生气地说道。

    “你们想象啊,当时。会不会是这样的。这乔运昌在这里点燃柴草堆的时候,比较紧张,他点了之后,就想要仓皇逃跑。这时候,裤子口正好挂着一根木柴上,这木柴很硬,瞬间就把他的裤子口。给挂掉了一圈,他也来不及把这东西再拿走,甚至根本就不zhidao的这件事。只顾仓皇逃跑了……你们觉得。有没有这种keneng。”

    孔圣人说完之后,有些期待地看着大家的眼神。

    “嗯……还是有这种keneng的,但是,每个人的裤子。都是那么结实。不keneng这么容易就把裤腿挂开的。”薛从良琢磨道。

    “薛大哥,你别忘了,这乔运昌当时穿的是一件破烂不堪的衣服,是他自己做诊所的时候,那件浅蓝色的外套,估计裤子也shide,不zhidao要破成什么样子了呢!”李美玉在这里补充道。

    李美玉这么一说,薛从良竟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种假设。一旦成立,这布条有keneng就是最haode证据。

    但拐子薛接着问道:“这么说来。那他穿着的那件衣服呢?现在去了哪里?”

    “对啊,他的衣服会去了哪里了呢?”薛从良这么一反问,好像又打开了一条线索。“我们需要找到他的那套衣服,这小子的,绝对是吧衣服在半路上脱掉之后,扔了。因为,我们在监控里看到,这小子回来的时候穿着的,还是原来的衣服。”

    薛从良的一番分析,大家纷纷点头。

    “走,我们到附近的垃圾桶或者荒草堆了去看看。”拐子薛说着,吸着了一口烟,朝原路返回。

    这条小路上,并没有什么垃圾桶的,在农村,renmen扔东西,并不需要什么垃圾桶,一般都是在荒草院子里,东西一扔,就算是完事了,任它风吹日晒,自然风化。薛从良想到这里,特意去不远处的沟壑里,看看是否有这套衣服,但这里,除了一些荒芜的野草之外,并没有什么发现。

    “前边有个小破屋子,大概是被人废弃了,有没有人愿意去看看的……”孔圣人自己不敢进去,于是问问大家。

    “还是我去吧,我站在门口,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薛从良说道。

    “薛大哥,你别进去,危险!”李美玉担心。

    “没事,我就站在门口看看……”正说说话间,一个什么东西噌的一声,从里边窜了出来“啊”把薛从良给吓了一条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黄鼠狼而已。

    “呵呵,没事,没事!自己吓自己,自己吓自己!”薛从良自我安慰道。

    薛从良站在这破屋子门口,侧着身子,朝里边一看,里边脏乱不堪,有野狗扒过的痕迹,还有人把破破烂烂的东西,都扔在里边。

    臭气熏天,薛从良把鼻子一捏,准备离开。不过,他眼睛余光一扫,忽然发现周围不远处,一个蓝色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果然,一件蓝色的短袖,出现在薛从良视野中。真该死,这玩意怎么出现在这里?薛从良嘟囔着,有兴奋,更有怒火。

    “你们看!”薛从良有些不情愿地指了指里边,示意大家都看看,他们曾经在监控中看到的那件破衣服。

    “就是这件衣服,就是这件衣服!”孔圣人嚷嚷道,十分肯定地说到。

    “是啊,看起来,果真shide,我们的推测没有错!”拐子薛若有所思地说道。

    “拿出来,把它拿出来呀!”孔圣人显然很激动。

    “老孔,你去把他拿出来!”拐子薛这么一说,孔圣人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汗水,顿时不再言语了。

    薛从良从沟壑旁边,找到了一根弹性很haode荆条,这么肮脏的地方,他也是不想进去的,不如直接用荆条把这衣服挑出来得了。

    这个办法得到大家的一致响应。

    薛从良从地上挑起那件短袖上衣之后,果然发现地上还有一条裤子。

    “裤子,裤子,裤子是最关键的!”孔圣人激动不已。

    薛从良又从地上,把那条裤子,给挑了出来。

    “先别放下,我看看,我看看!”孔圣人一手挑着裤子,然后仔细地观察。

    “发现没有?这裤子口,果然被刮掉了一圈,哼,这非常明确地证明了我们的推断了。”孔圣人得意地说道。

    “是啊,这件衣服就是乔运昌的衣服,看来,这小子表面上挺面善的,原来,这背后心眼还真不小!”薛从良有些生气地说道,现在,他竟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想别这么说,良子,任何人不到走投无路,都不会做极端的事情,我相信,这个小伙子的为人,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事情了,所以才这么做的。”没想到,这拐子薛竟然还挺大度,站在乔运昌的角度,来考虑wenti。

    “哼,他再走投无路,也不能这样忘恩负义,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定要查它个水落石出。”薛从良坚定地说道。

    “是啊,是啊,这件事,你足以把这小子送进监狱了,这仓库着火,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损失如果用金钱衡量的话,绝对不会少于五千万呀。”孔圣人在一旁给薛从良火上浇油。

    “薛大哥,其实,这件事,我还有另外一种想法……”李美玉说到,“你说,这会是有人要栽赃陷害乔运昌呢?”

    “怎么讲?”薛从良听了这句话,也若有所思。

    “存在这种keneng啊,你可以想象,如果有人穿着他这件衣服,来放火,然后,把衣服扔在这里,让我们发现,我们不就很快怀疑到了乔运昌的头上了吗?”李美玉说道。

    “可是,现在乔运昌已经具备了作案动机呀。你想想,如果这仓库不着火的话,我们会购买他那个什么李老板的药材吗?如果不购买药材,他会从中牟利吗?这就是他的作案动机呀。”薛从良说的是头头是道。

    “是啊,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想wenti,这件事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作为医院之长,你要从各个不同角度看wenti呀!”李美玉的话,也不无道理。

    “良子,这件事,确实存在着多种keneng,美玉说的也有道理,我们需要参考,不能把人一棒子打死,尽管我们损失惨重,但是,脑袋不能发热,要好好考虑考虑,这件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拐子薛语重心长地说到。

    事情到了这里,薛从良更加有些糊涂了。如果这是件栽赃陷害的案子,薛从良可就真的要冤枉好人了。

    但是,从现在来看,这件事证据确凿,而且,作案动机也很确定。这乔运昌就是为了促使薛从良引进一批药材,而一把火烧了中药院。然后,他从进货款中牟利。这个分析,可谓是顺理成章。这是最直观的结论了。

    “嗯,是啊,这件事,我们确实需要慎重考虑。不如,这样,我们回去把乔运昌叫过来,面对面进行问讯,不就明白了吗?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所做,我们证据确凿。如果,不是他所做,那他也要拿出证据来。”薛从良这样说到。

    “好啊,好啊!这件事就让我做主审官,我善于审讯!”孔圣人听说这样的事情,顿时兴奋了起来。

    “什么主审官,我们这时问话,并不是什么审讯。私设公堂是违法行为zhidao吗?”拐子薛说道。

    “好好,那我就当主持人吧,主持一下你们这工作。”孔圣人的风格,也确实能够胜任这工作。薛从良作为院长,也只能作为旁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