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50章 设公堂唇枪舌剑

作者:七星通惠
    话虽这么说,当薛从良准备让乔运昌参加这次谈话的时候。乔运昌的反应,却出乎renmen的意料。

    “放屁,这是谁干的事,这是要陷害我呀!”乔运昌的反应,异常的剧烈,突然开口就骂。他的啰嗦的老毛病在这个时候,又重新开始犯了。“薛院长,你要相信你我呀,这绝对是有人栽赃陷害,你有什么证据,是我点了中药院?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我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缺德的事情,踏踏实实做事情,是我的本质……””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乔运昌这么罗里啰嗦的说了一大串子话,把薛从良本来坚强的内心,给打动了。他也认为,这件事情,应该不是乔运昌这小子干的,但是,想到自己在之前,寻找到了的东西,可谓是证据确凿啊,每一项证据,都指向乔运昌,何况,这乔运昌,也具有作案的动机,那就是为了钱财,铤而走险。

    “这样吧,我们有一个碰头会,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清白的,就在朋友会上,把事情说明清楚,这样,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这不是你做的,也会还你一个清白的,请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这确实也是一个调查的过程。”薛从良苦口婆心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乔运昌就要奉陪到底了。”乔运昌有些生气地甩门而去。

    乔运昌走了之后,薛从良回想着乔运昌的表情,心中也在纳闷,看起来了。这家伙,也并不像是纵火犯呀。但这件事的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乔运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所谓的审讯会开始之前,薛从良特意找到了孔圣人进行私下的沟通。他把自己所遇到的事情,给孔圣人详细地介绍了一边。

    孔圣人惊讶地说:“我说良子,亏你还是一个院长,见多识广呢,这样的小把戏,就能把你蒙蔽了。记住。这社会上的人,复杂着呢,有些人。他们就是会演戏,把假的事情,演的跟真的似的,掩盖真相。就是他们的本事。你不要被这家伙的话所迷惑了。”

    孔圣人对薛从良的心软。毫不客气,一阵噼里啪啦的说教,又把薛从良给教训的哑口无言。

    薛从良是被两头堵,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只能从“审讯”乔运昌的碰头会上,进行沟通了。

    “啪”的一声,孔圣人坐在薛从良的办公桌前边,把薛从良的水杯砸在桌子上。这标志着这次“审讯会”正式开始了。

    审讯会的地点,就在薛从良的大办公室。来这里听证的不仅有薛从良和拐子薛,还有医院里的其他人。比如,嫣然了,李美玉了,还有小红了,以及医院里有空的医生和和护士,都听说了这件事,所以都迫不及待地前来看看,情况到底怎样?

    乔运昌就坐在孔圣人对面的桌子上。随时准备迎接孔圣人射过来的“子弹”。

    “说,你为什么要火烧中药院,造成中药院上亿元的损失?”孔圣人搞得像是公堂审问一样,这一看,明显就是唱戏的看多了。

    薛从良有些紧张地看了看乔运昌,只见乔运昌坦然地看了看薛从良,眼神中饱含着怨恨和无奈。

    薛从良瞬间移开了自己的眼睛。他受不了对方的质问。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火烧中药院,你们这是诬陷好人。”乔运昌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如实交代,也还罢了,薛院长宽宏仁义,或许会对你网开一面。如果你执迷不悟,等待你的将会是法律的严惩。”孔圣人坐在薛从良的办工桌前,像模像样地开始问讯,同时,想给乔运昌一个下马威。

    “哼,别拿什么法律来吓唬我,我没有干就是没有干,你们说话是要讲证据,你无凭无据,信口雌黄,恶语中伤他人,同样是犯法的!”乔运昌反唇一击,竟然也把孔圣人吓了一跳。其实,孔圣人还是比较胆小的。

    “哈哈,还给我讲证据,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和那个什么李老板合作,给伏龙山医院供应草药的,是否从中谋取暴利,每次交易都达上百万元,上千万元,说说你从中获得了多少利润?”

    孔圣人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之后,下边旁听的人,立刻开始窃窃私语。这可是个猛料啊,也许大家都蒙在鼓里的,乔运昌借用药材买卖的机会,从中谋取大量不义之财的话题,迅速开始传播开了。

    “姓孔的,我虽然促成了这笔交易,但是,我从中没有得到一分钱,我可以保证。虽然这李老板曾经许诺给我佣金,但是,我从来没有收到一分钱。你这样说话,是要有证据的,没有证据,你破口伤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件事情,也是孔圣人和薛从良他们的主观推测。要说到证据,这真没有从中得到什么证据。孔圣人在次之前,也没有过多的准备,以为这乔运昌在大家的威逼下,不打自招,但他发现,这家伙是个刺头,不论如何问话,他都一口咬定,说这并不是自己干的,一切要证据说话。

    既然这样,孔圣人也只有拿出来自己的杀手锏了。那就是监控视频。

    “好,既然你想要证据,那我就把证据拿出来,看看还有什么话可说。来,给我播放视频。”孔圣人一挥手,投影仪上的视频,开始播放。

    众人一看视频,纷纷在下边窃窃私语。

    只见,视频上出现了最贼头贼脑的身影,衣着打扮和走路的姿态,几乎和乔运昌如出一辙。虽然他穿的衣服,大家没有见到过,但是,从这人的背影来看,这人确实和乔运昌有些相似。

    众人这么一看,立刻把目光集中在了乔运昌的身上,看看乔运昌该如何的接招。

    乔运昌也被监控上的这个人影给搞懵了。这人是谁?怎么和自己长得这么相似。

    “诸位,这是在中药院后墙的附近的监控上拍摄的画面,大家可以看看时间,和火灾发生的时间,基本吻合,这人从这里回去之后两分钟,中药院的火灾就燃烧了起来。我们稍微熟悉的人,都能够从这监控上的背影看出,这人是谁,已经十分明了了。”

    孔圣人得意洋洋地说道。

    “乔运昌,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要的证据,大家啊也都看到了,监控上的画面,你说,是不是你?你还敢抵赖吗?”孔圣人得意洋洋地说道。

    薛从良转眼看了看乔运昌,只见他咽了一口唾沫,说道:“这监控上的人,虽然看着想我,但是,脸部一直被遮挡着,从来没有看到清楚的面部,所以,我不能认同你这证据。如果你要说监控证据,我也要求医院公布当天晚上,医院的监控画面,我当时就在医院中工作,还真没有离开过医院。”

    乔运昌这么一说,孔圣人一想,说的也是,医院里的同样有的是视频,如果查一下视频,岂不是就十分清楚了?这也是自己准备不周啊,让这乔运昌找到了开脱罪责的漏洞。

    薛从良一听,觉得这件事也靠谱。当初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觉得,证据确凿,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乔运昌,没有必要再查找其他的证据,所以,也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啪”的一声,孔圣人把薛从良桌子上的杯子,摔得山响,多亏,这个杯子是个铝制的杯子,否则,老早就粉碎性骨折了。

    “乔运昌,你的嘴巴好硬啊,在众目睽睽之下,证据确凿,你竟然还敢抵赖,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给我大刑伺候……”孔圣人想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于是,说出了这句话。

    下边的人,听了这句话,有些忍俊不禁,他孔圣人,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青天大老爷了,真是电视看多了。什么大刑伺候,这在之前,根本就没有准备,当然没有人回应了,孔圣人得到的回应,只是下边renmen的笑声而已。

    “哼,没有办法了吧,姓孔的,你没有本事,就别在这里逞能了,找的什么破证据,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还是赶紧花点心思,寻找真正的凶手吧。”乔运昌觉得孔圣人有点好笑。

    “且慢,我们还有更有力的证据。来人啊,给我呈上来!”孔圣人拉着嗓门,朝下边喊道。这新的证据,立刻引起renmen的好奇。

    这时候,孔圣人的徒弟孔小圣端着一个托盘的,上边放着从垃圾堆里找到了那件蓝色的t恤和被树枝划破的裤子,以及那个在老鼠洞中找到的裤子口布头。

    “来,徒弟,把这衣服打开了,让大家都好好看看,这套衣服,是不是和视频上衣服一模一样,这是我们在附近的破房子里找到的,我们为了找到这衣服,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衣服,经过我们研究,他就是乔运昌之前从医的时候,所穿的衣服我。看这还是乔运昌诊所的名字。”

    孔圣人把这衣服的各个部位,展示给大家看。

    众人一看,果真是啊,这衣服确实是乔运昌以前所穿过的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