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53章 善心义举撼天地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听着薛大碗在扯着嗓门,呜呜啦啦地讲着电话。山上的人,都是这个样子,说话的嗓门特别大,隔了几座山,几乎都能够听到,这很适合在山上,隔着山沟子叫人。

    “什么?你再说一遍,叫什么名字的?干什么去了?”薛大碗在薛从良面前装的跟孙子似的,给自己的下属说话,倒像是跟个爷似的。

    薛从良最烦这种人,他慢慢地踱着步子,试图距离这薛大碗再远一点,他唾沫横飞的讲话,几乎把手机的话筒都给淹没了。

    但这薛大碗好像就是让薛从良故意听到他说话一样,跟在薛从良的后边。

    虽然有些烦人,但这件事终于被确定了下来。

    “薛院长,问清楚了,车上坐的那个人就是咱们医院的乔医生,司机说,乔医生晚上吃饭的时候,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说自己的老妈,病情又严重了,所以,情况非常紧急,正好,我们食堂的小货车要下山采购,就让他坐上去了。你说,谁没个小病小灾的,这搭车的忙,我能不忙吗?”薛大碗有些无奈地说道。

    “嗯,好好好,这件事情,我终于搞清楚了。好了,没事了,你们继续工作吧。我们走了!”薛从良听了这薛大碗的话,终于算是确定了这乔运昌确实没有作案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件事,应该不是乔运昌所为,尽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乔运昌,但是,经过调查发现,乔运昌并没有作案的条件。

    “良子,看来,我们是误会乔运昌了。你最好给他当面道歉。并且,让医院再出一份告知书,告知全院人员,以还给乔运昌一个清白呀!”拐子薛说到。

    “那是当然。我不能让一个好人白白受到冤屈呀!”薛从良其实已经在打腹稿了。看看这张道歉书,该如何来写。

    虽然乔运昌被排除了。但是,这件事的谜底,依然没有解开,对于纵火案的调查。好像又回到了事情的原点。这件事几乎没有任何的进展。

    薛从良为了查找到真凶,也是寝食不安。

    很快,医院的告示,就张贴了出来:

    各位同仁,由于我的工作失误,导致我们在上次纵火案调查中,误解了乔运昌医生。在此我谨代表医院,代表全体员工,向乔运昌医生致歉。特此声明。

    这张告示已经张贴,没想到。这乔运昌在医院里声名鹊起。很多不认识他的医生,现在也突然认识了乔运昌,同时,寻找乔运昌看病的人,也瞬间多了起来。乔运昌孝敬母亲,穷而不失其志的气节,被医院里的人们,广为传颂。

    更令人惊喜的是,竟然有人给乔运昌的母亲捐款,希望这名好医生的母亲,能够早日康复。伏龙山医院财务处,已经接到了十万元的捐款,为了方便期间,财务部门成立了一个乔运昌专项基金,用来保存人们捐进来的现金。

    但是,薛从良对乔运昌母亲的治疗,是完全免费,所以,这乔运昌专项基金,基本上不用挪动一分钱。

    乔运昌激动地说:“各位的好心,我心领了。我目前已经得到了薛院长的救助,所以,这些钱,我还是原封不动地退还给大家,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乔运昌在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饱含泪水。

    “那怎么行?我们捐出去的钱,怎么能再要回来呢?不如这样吧,既然你不需要用了,那我们就成立一个专享救助基金,用于以后需要救助的人们,大家看看,我这个提议如何呀?”这时候,其中一个组织捐款的人,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好,太好了,太好了!”人们纷纷表示同意成立这样一项救助基金。

    薛从良听到这个好消息,一起带头捐款,他说:“这件事是由于乔运昌事情所起,为了表达医院的真诚,我建议,这个专项救助基金,就命名为运昌救助基金,等以后,谁要是有困难了,就可以动用这些救助基金来帮助他人。我首先,拿出来二十万元,入账,我们会随时把专项基金财务情况,在医院的告示栏中公开,接受大家的监督,让救助金在阳光下运行……”

    薛从良的一番话,和实际行动,让所有人都对薛从良另眼相看,心中不由得惊叹了起来,这就是英雄啊,当代的英雄,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也不过如此呀。

    这个专项基金的很快就累计到了壹佰万元,要知道,在这里看病和养生的人,都是高官和高管,最起码也是个富翁,他们的钱,太多了,多得没地方可以用。所以,用来捐助九牛一毛,那就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何况,这还是来做善事,所有捐赠的人们,名字都会出现在医院的慈善榜上。

    薛从良准备把这些大善人的名字,都刻写在石碑上,让这些人,能够流芳千古。

    说完了慈善捐款这件事,薛从良还是在琢磨着纵火案的事情。

    与此同时进行的,还有中药院的建设工作。由于这次火灾,损失惨重,中药院整个后院,几乎被烧的是一片焦黑。所有的中药,以及炼制好的一些丹药,全都被烧得成了煤炭球了。医院里现在真的是闹了药荒了,仅仅依靠伏龙山地下仓库中储存的那些药,完全是不够用的。

    薛从良只好舍近求远,一方面开始派人到山上采药,另一方面,引进了价值伍佰万元的李老板的中药材。

    这李老板就是乔运昌介绍的那个老板,薛从良曾经怀疑乔运昌从中渔利,所以,这件事一直没有达成合作。薛从良在这危急关头,不得不重新联系了李老板,让他运送了一卡车的药材。

    这件事达成了交易之后,薛从良立刻给这李老板支付了五百万元的药材费。

    第二天,乔运昌来了,后背上背了一个包。

    “薛院长,我找你说点事……”乔运昌进来之后,关上了门,看了看办公室只有薛从良一个人,才开始把包放在了桌子上。

    薛从良一看,心中犯嘀咕,怎么了?难道这小子要辞职?

    “什么事?乔运昌,有事吗?你母亲的病,好点了吗?”

    “这……哦,我妈的病,已经好了大半了。真是要多谢薛院长啊!……”乔运昌还是有些吞吞吐吐的。

    “嗯,没关系,是我应该做的,你有什么问题,尽管给我说,以后,我能够帮忙的,一定给你帮忙!”薛从良客气地说道。

    “咳,薛院长,是这样的,前不久,我不是给你介绍了一个李老板吗?医院和他成交了一笔交易,交易额为五百万。事后,这老板个了我百分之十的提成,现在,我把它们全都背了过来,我想,这些钱,我不能收,否则,医院里的人,全都会说我从中渔利了……”

    乔运昌的话,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却把薛从良给深深地震惊了。百分之十的提成,那可是五十万呀。这五十万,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薛从良想到这里,看了看他的背包,原来,这背包里鼓鼓的,装的竟然全都是钱呀。薛从良只要看到钱,那眼睛都要变成绿色的了。

    但是,薛从良的克制力还是很强的。毕竟,人家乔运昌家庭贫困,都拿出了这些钱,说自己不能要,薛从良作为亿万富翁,看到这五十万,还要眼红吗?

    薛从良想了想说:“乔运昌,我想了想,深深地被你的精神所感动,一个人,在贫困的时候,还能够做到不丢失自己的气节的人,是最值得敬佩的人。乔运昌,虽然我以前嫌你说话啰嗦,但现在,你是我最敬佩的人。”薛从良走过来,拍了拍乔运昌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

    “薛院长,你过奖了,我只是说出我的内心的想法而已。”

    “你家的情况,我也很了解,听说你在城里开诊所,家里就借了不少的钱,而且,你母亲病重,也花去了不少的钱,你们现在的生活,也并不宽裕,你是个有志气的人。这五十万提成,你就拿着的,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我们医院一分钱都不能拿。”

    薛从良把这些话,说得是一字一顿,铿锵有力,每一句,都说到了乔运昌的心坎上。

    “这……这怎么行呢?”薛从良的话,竟然让乔运昌有些手足无措,热泪盈眶。

    “你拿着,你拿着,回家之后,利用这些钱,把家里的欠债还了,然后给你的母亲,好好养病,顺便再盖几间房子,我们都到了这个年龄了,也该娶媳妇了……”

    薛从良说了这些,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情,突然敞亮了起来。

    乔运昌的眼泪,哗的一下子,全都流了出来。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幸福,更说不清楚是高兴,还是快乐,这个在困难面前从来没有落泪的男孩,这个时候,竟然热泪盈眶,豆大的泪珠子,瞬间滚落下来。

    “薛院长,你对我太好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干!”

    薛从良挥了挥手,乔运昌背上包,走了出去。

    薛从良的心中,却无比的欢乐,他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