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54章 无意之中现真凶

作者:七星通惠
    乔运昌这次,竟然名正言顺地得到了五十万元,其实,这也是他应该得到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从正当的生意中得到的钱,就是应该得到的。虽然有些人因此而怀疑乔运昌,但是,没有人从这其中找到什么把柄。

    首先,这药材并没有什么瑕疵,这药材虽然没有伏龙山的药材,出类拔萃,但是从一般情况来说,这药的药效,已经是社会普遍使用的药材的药效了。

    薛从良在运用这些药材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药效要利用两倍的药材才能达到伏龙山药材。所以,这就显示出伏龙山药材的神奇功效了。毕竟,人工种植的,与吸收天地精华的东西,具有天壤之别。薛从良这次算是发现了。

    只有药材的效果说的过去,就不会有人有太大了的意见。所以,乔运昌在担心一阵子之后,心中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奇妙,只要你坚持去做了一件事情,终有一天,你也会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在这里,薛从良、王大宝、孔圣人,乔运昌,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们都坚持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并且,最终在这上边,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实现了自己的发财梦。

    乔运昌的老妈在半个月后,即从医院里出院了,这个老太太,在出院的时候,还是在询问着乔运昌的事情,是否水落石出。乔运昌把医院的道歉信拿出来,给老太太看了一遍,这老太太,心中才算是平静了下来。只要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什么不义之举,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水落石出,薛从良在调查了这么时间之后,究竟是谁纵火。还是没有找到。

    薛从良觉得。是谁纵火已经不重要了,他也不想在浪费精力去查下去了。反正,以后加强防守,比什么都重要,问题的重要之处。在于给中药院在再加强一下安保措施。

    毕竟,现在人们的观念改变了,不论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乡村人纯朴的风气,逐渐发生着改变,随着老一辈人的去世。现代生长起来的这批人,逐渐开始改变了自己的观念,开始为了一己之私,而无恶不作了。

    薛从良又从杜老先生这里。引进了一批监控设备,希望通过这些设备,能够换来比较安全的中药院。

    就在薛从良和杜老先生共同为了中药院而安装这些设备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消息,杜老先生的“上帝之眼”系统,检测到了一个人的诡异行踪。

    随后,薛庄也传来一个消息,某户人家起火了,也是在傍晚的时候。

    这个消息,迅速在薛庄传播开来。接二连三的起火事件,让人们的神经瞬间绷紧了起来。为了证明这件事情的虚实,探明这件事和中药院起火,是否有直接的关系。薛从良和杜老先生两个人一同去薛庄查看情况。

    他们发现,这起火的人家,和中药院的情况有些类似,都是墙头上边堆积了一大堆的草垛子,纵火人就是点燃了草垛子,才使这里发生了大火。看来,这纵火人,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点燃草垛子,草垛子点燃之后,进而烧到人家的房子,把人家的房子,都烧的是房倒屋塌,断壁残垣。

    但是,这个人有个特点,并没有贪财,也没有趁着大火去抢劫,凡是被烧毁的人家,家中的财物都没有丢失,而是被烧成了灰烬。

    村里人发现这个特点之后,都纷纷开始把自己的草垛子,从自己家的院墙附近移开了,以防止这纵火犯再次把草垛子点燃了。

    不过,这人最终因为在薛庄屡次行动,而被发现了马脚。

    在薛庄的巷子里,也有杜老先生安装监控探头,所以,这些探头也在杜老先生检测之中。杜老先生在整理这个监控资料,研究灵异现象的时候,无疑中发现了这个人的身影。他一般在太阳下山不久,开始出来游荡,这人身材矮小,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矮小。

    虽然有路灯,但是依然看不清楚他的脸庞,只能够看见,他带着长舌帽子,看上去十分的滑稽,把整个脸,都给遮挡住了。

    杜老先生把薛从良叫了过来,通过视频来辨认,这个人,但是,薛从良也并没有认出这个人是谁。

    于是,他们决定,准备对这个人进行一番抓捕行动。既然已经摸清楚了他的行动规律,要抓住这样一个人,简直就跟抓住一只小鸡一样简单。看来,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薛从良暗自高兴,真是没有想到了,这人竟然自己附上了水面。

    需要的人手并不多,也就三个人,乔运昌,杜老先生,还有另外一个小伙子。

    三个人在傍晚的时候,埋伏在一个草垛子后边。这时候,已经是秋天了,草垛子了热闹极了,各种昆虫都在里边弹奏着秋天的乐章,薛从良他们躲在这草垛子旁边,听着不断传来的秋虫的低吟,心中真可谓是美妙。

    当八点多之后,天气完全黑了下来,人们都关门闭户,回家看电视的时候,这个小个子开始行动了起来。

    他出现在这个草垛子的时候,就像是一只狼一样,曾曾曾地把草垛子扒了一个洞的,然后自己钻了进去。

    薛从良正在纳闷,这人到底是要干什么的时候,杜老先生已经拿着网,在洞口守株待兔了。当这人从洞中出来的时候,当然,也就落入了杜老先生网中了,得来可谓全不费功夫啊。

    这人惊慌失措地在网中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也不再反抗。

    薛从良打着手电筒,看着这个人的时候,怎么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似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点别人的草垛子,把别人家的东西,都烧得精光,你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我要把你扭送到派出所,关小黑屋。”薛从良恐吓着说到。

    “我……我,我……”这人竟然说不了一个段完整的话,只是指了指天空,然后又比划了一个椭圆形的东西。

    “我什么我?你到底说话呀!”薛从良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一想起中药院千万元的损失,这薛从良就火冒三丈。那些可都是珍贵的药材,全都被这家伙毁于一旦了。

    杜老先生看了看这家伙,觉得这家伙和平常人有所不同,于是上来询问情况: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说吧,你到底是个干什么的?”杜老先生把把这家伙捆在树上,从树上,折下来一个鞭子似的藤条,看来杜老先生是要动真格的了。

    折腾条摔在脸上,可是血红色的道子,瞬间毕现,杜老先生现在空中“嗖嗖嗖”地挥舞着藤条,吓唬吓唬这家伙。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胆小,竟然吓得尿了裤子,脸色煞白,依然在结结巴巴地说着:“我……我……我……”

    薛从良看着这样一个人,真是心中着急,忽然,他想起,自己在飞船坠落的现场,就发现了这样说不清话的人,虽然他们没有和薛从良有太多的交流,但是从外表来看,这人的长相,和他们确实有些相似。

    想到这里,薛从良心中一惊,不会吧,难道这家伙就是飞船里跑出来的人吗?或许,在打斗的时候,这家伙趁机逃跑了,顺利躲过了飞船跟踪系统的追击?然后,逃到了薛庄?

    换了一个角度想问题,薛从良忽然觉得眼前一阵敞亮。这人是飞船中逃犯,可能性高大百分之九十九了。

    这些人虽然不会中文发音,但是对中文汉字,还是有了解的。

    于是,薛从良突然奇想,何不利用文字,和他进行交流呢?

    薛从良掏出手机,打开写字板,薛从良写到:说,你是从飞船来的吗?

    这人果然点头称是。

    别人都死了,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人写到:我是被气浪冲击到了山下,后来,又遭到了同伴遗弃,所以,就流落到了这里。

    薛从良一看,心中明白了很多。

    说,你为什么要点燃别人家草垛子?

    没想到,这人的回答,出乎意料,他说:只有点燃草垛子,他们才会看到我,才会来救我!

    原来,一向被薛从良看做纵火案子,原来这是这人的拯救行动,他是想通过通天的火光,来引起他们同伴的注意,然后,来这里救他。

    薛从良看看这个可怜兮兮的人,竟然生出一份怜悯之心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艾,艾草的艾。

    哈哈,这人对中文相当的了解,薛从良听到这个名字,也觉得挺可爱的。

    于是告诉他,他的同伴们早已经因为内斗,而在天慈洞中纷纷毙命,看来,是没有人来救他了。你点了这么多的草垛子,半点用都没有。

    这人的脸上,显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紧接着是绝望的表情。

    薛从良接着说道,你不仅点燃了草垛子,还点燃了别人家的房子,已经被认定为纵火犯,是犯了罪的,千万元的损失,需要你来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