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72章 母夜叉不速之客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对这仲景真是万分敬佩,而仲景对薛从良也是万分的敬仰。

    两个人在这异域的世界相遇,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有着相似的生活经历,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还有这相似的爱好。薛从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人,真可谓是知音。

    “你的计划,太完美了,我想,如果按照这个计划走下去,这h医药集团的基地,早晚要被找到。”薛从良看着仲景的图纸,激动地说道。

    “不一定啊,我们这些只是猜测而已,现在,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在行使谁的命令,不知道他们的头儿到底是谁,还有,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我们根本无法追的上他们,所以,这一切,你想想,我们到哪里去找他们呢?”

    仲景把这一切都说得头头是道,薛从良也听得是连连点头,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比自己当年要成熟多了,自己当年还是个毛头小子,而这个小伙子,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精于推算的人了。

    薛从良想到这里,他高兴地说:“只要你能够推算出,这些人的具体方位,其他的我们都不怕,我有时空穿梭机,可以到达空间的任何地方,并且不需要消耗时间。”这是薛从良可以炫耀的资本。

    仲景看了看薛从良,薛从良从他深邃的眼睛中,读出来疑惑的眼神,显然他对于时空穿梭机的概念,还不是那么清晰。薛从良现在早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时空穿梭机。提到这个交通工具就像是提到自己的自行车一样。

    两个人在这红河谷,聊了将近半个小时。但薛从良忽然发现。这仲景距离自己还有四千公里,这么远的距离,把仲景和自己的完全的隔开了,薛从良回去之后,想要再见到这仲景,岂不是隔着万重山水了吗?

    薛从良想到这里,觉得这不是个办法,如果仲景能够和自己一同回到伏龙山。岂不是一个好办法吗?

    “你看,我们相隔千山万水,你有没有意愿,和我一同回到伏龙山呢?我们来共同抗敌?”薛从良想到。

    没想到,这仲景也问道:“你看这样如何?如果你来我们红河谷,也是可以的啊?我们这里的村民,都十分欢迎你!”

    薛从良一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薛从良会留在这里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只是路过这里而已,在这里处理了死亡病毒之后,就会重新离开。

    “呵呵,既然这样。我们就后会有期了……”

    “是啊,我还要留在这里,给我们的人们,进行治疗,何况。这里,也有我的医疗事业。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话,我定然全力相助。当然了,我们以后就是知心朋友。我的年龄没有你的年龄大,以后可以称你为大哥吧!”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虽然我们距离这么远,但是,如果你拨打我的号码,我照样可以迅速联系上的。”薛从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名片,递给这仲景。

    薛从良是从来没有给别人掏过名片的,这是第一次,何况,他的口袋里,也永远只有一张名片,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把这张名片掏出来的,竟然这个仲景,和自己志同道合,这真是缘分,姑且掏出一张名片来。

    “好的,看来,我们应该称得上是难兄难弟了。”仲景结果名片,也是喜上心头,他这个没娘的孩子,从来都没有这样高兴过。

    两个人握手言别。

    薛从良回到伏龙山之后,心中也十分高兴,没想到,竟然在红河谷,见到这样一个人间奇人,这可谓是人间多奇人呀,高手在民间,薛从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还有志同道合之人。

    他高兴地在自己的记录本事写下了“红河谷仲景”五个字,以便备忘。这次偶然的相遇,让薛从良见到了这妖人的活动轨迹。薛从良虽然没有过目不忘的功能,但是,自从第一眼看到仲景绘制的图纸之后,薛从良就一下子记住了这图纸上的内容。

    薛从良自己也重新绘制了一张地图,在这里上边进行重现标注,把仲景的研究成果,重新像现在这上边,薛从良仔细地研究了这张图纸,但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奥妙。

    医院的事情比较繁忙,这段时间以来,薛从良一直在筹建完美小镇的工程。于是,就把这张图纸,张贴在的墙壁上,以便有空的时候,慢慢观摩。

    其实,完美小镇的建设工作,最重要的还是人的工作。所有的建筑,只要有钱,就可以建的起来,但是,如果人们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依然还是不行。

    目前进行的工程,就是员工夫妻公寓房的分配工作。薛从良其实就是把这项工作,作为突破口,来全面展开这件工作的。

    但是,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好事情,竟然也在医院引起了不小的争端。

    薛从良走到窗前,想要欣赏一下伏龙山的美景的时候,忽然听到,院子里一阵吵闹的声音。医院里虽然经常遇到这种吵闹的声音,但是惟独这次,好像是直接大骂,而且,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薛从良。

    薛从良一听,立刻火冒三丈,这个女人,是谁家的母夜叉,在院子里骂什么?薛从良拿起门卫的电话:“喂,下边怎么回事?”

    只听得门卫有些激动地说:“这……这女人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大早上的就突然来到医院里大闹,我看是脑袋有问题了,怎么劝都劝不住!”

    薛从良一听,强压住怒火:“好,我知道了!”他现在作为一院之长,遇到想要发怒的时候,也强力克制。不能再像从前一样,随便发火了。

    薛从良想了想,最终向院子里走去。

    这时候,外边已经站了很多人了。几个女人正在劝解这个女人,她们好像已经说的满嘴血泡了,但是,对这女人丝毫没有办法。

    “怎么回事?”薛从良还没把话说完。这女人突然就冲了上来,抓住薛从良的领口,瞪着血红的眼睛,好像和薛从良有着深仇大恨。

    后边几个医院的同事,也是一哄而上,试图拉着这个女人,但是,无奈这女人死死地抓住薛从良的领口,就是不放。

    薛从良的心中扑扑直跳,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强悍的女人。都说女人是老虎,这次算是见到了。

    这女人看起来,有二十多岁,正是清春美貌的年龄,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必是经历了什么苦大仇深的事情,才会瞬间变态。

    “这位妹妹,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们这里是讲公平和正义的地方。”薛从良说道。

    “姓薛的,看你人模狗样的,你在背后害人不浅,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这女人出口伤人,薛从良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烧了起来。这要是在几年前,薛从良早已经上前呼她一个耳光,让她好好清醒一下。

    不过,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薛从良按压住心中的火焰,故作平静地说:“大妹子,你说话要讲证据呀,你凭什么说我背后害人,我薛从良走得端行得正,我怕什么!”薛从良义正词严地说道。

    “哼,你现在装好人了,你还得我们家破人亡,你还装蒜,我要拿你去法办!”

    薛从良听着这女人的话,竟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就搞得她家破人亡了,薛从良一生一直在治病救人,现在好像成了刽子手了。

    “你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只要是我能够解决的,我一定给你解决。”薛从良想到这里,实在是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也都在莫名其妙地看着薛从良和这个女人。

    有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说着薛院长,和这女人必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看来,这女人是来找他算账来了。

    这个观点,迅速传到了李美玉的耳朵里,本来李美玉还站在薛从良这边,她这时候一听这种说法,心中的怒火,也瞬间爆发起来:“薛从良,你竟然背着我搞女人……”

    女人就是这样,冲动站了上风的时候,听风就是雨,太容易相信别人的风言风语。别人一扇风点火,她这里就大火熊熊,不可遏制。

    李美玉站在人群中,头上同样燃烧着一团火。

    刚才在这里劝架的人,也停止了劝架,想要看看,这里大名鼎鼎的薛院长,和这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关系,为什么这女人竟然来这里撒泼?

    薛从良也在脑海中飞快地回忆着自己曾经做过不光彩的事情。

    男人就是这样,任何人都不可能说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严重程度不同而已。但是,薛从良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从来没有和这女人有什么瓜葛,这人,定然是来敲诈,或者诈骗。

    现在,这种人太多了,尤其是在城市中。没想到,这种伎俩,这么快就传到了乡村,而且来薛从良这里撒泼,难道,这就是树大招风的后果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