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579章 天外客美女谢恩

作者:七星通惠
    最新言情小说免费阅站地址“喂,喂,喂!你干嘛?你疯了?”薛药香一个箭步冲上去,like拉着他,把他朝外边拉去。【本书由】

    只见,这年轻人真的像是着了魔,眼神迷离,嘴角挂着微笑,眼睛死死地盯着里边花枝招展的美女们。

    薛药香一看,心中一惊,天哪,这还得了,这果真是入了魔障了。薛药香拉着他,脑子你在飞快地转动,生个什么banfa,快速治好他呢:

    想了想,最简单的方法,jiushi采用外界刺激的方法。

    薛药香二话不说,轮起巴掌,啪的一声,打在着年轻人的脸上,这人口中咳咳地吐出了两口带血的痰,转了三圈,这才算是清醒了过来。

    “我……我这是在哪里呀?”

    “哼,你小子,行啊,见了美女,就成了这样了,真是太没有出息了。那女人都有那么好吗?我告诉你,它们只是长了一个漂亮的皮囊而已,知道吗?美女蛇你知道吗?专门缠住像你这样的笨蛋男人!”薛药香对这年轻人一顿训斥。

    之后,这两个人,骑上摩托车,趁着夜色,向薛庄疾驰而去。

    zhege夜晚,对薛药香来说,也是意义非凡,他也是这辈子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他很纳闷,为什么这么多的美女,全都去了那种地方了,这些女人,都是怎么想的,她们以后,对得起她们的老公吗?以后还如何做人?她们真是在葬送自己的青春和前程呀。

    为了这些钱,她们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薛药香对此非常感叹。但是,这妖女薛冰还特意要求进入到这种地方,真是无法理解。

    薛药香把这件事。汇报了薛从良,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yien:

    “薛长,你说,那些美女们他们都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偏偏都要到这种场合工作,他们这不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年华吗?”

    “哼,这问题呀。很简单,不都是为了钱吗?现在,是金钱社会。什么伦理道德,都是些浮云,没有钱,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想当年。我在城市里混的时候。医生之间,攀比的都是shouru,从来没有人互相比拼医疗技术,只要shouru高,他的技术就高,shouru低,那jiushi你的技术不行,你看看。这正常吗?这完全脱离了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呀!”薛从良感慨地说道。

    薛药香一听,确实如此。虽然自己医学本科毕业之后,没有独立从医的经验,但是,在实习的时候,他就发现,zhege行业和自己所想象的并不相同。医生不是以治病救人为目的,而是以赚钱为目的。这太可怕了。过度医疗,和层出不穷的医疗纠纷,让所有人都对医生另眼相看。

    这些女人们也是同样的,美女们不再从事正当的职业了,什么售货员,什么服务员,什么办公室内勤,都是浮云,挣钱太少了,连房租都付不起,更别说买车买房了。

    所以,有些有姿色的女孩,就铤而走险,进入风月之地,成为高shouru群体。干上个几年,整个百十万,也年老色衰了,就从这里出去,换个地方居住,一漂白,照样找个男朋友嫁了,过上了富婆的生活。这样的发财路径,这可谓是一条捷径。

    薛从良说了这些,也是十分的感叹,为这些女人们感叹。她们这是在冒着生命的危险,一旦染上一个什么病,可jiushi不治之症啊,在别说什么发财了,治病都还来不及呢!

    五行医就曾经碰到过这样的人,这些女孩,看似表面光鲜,其实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摧残。来治病都是在晚上,悄悄的来。得病了也不敢给外人说,同时,又把这种疾病,传给男人们。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风险之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薛药香听到这里,顿时头上冒汗,多亏他当时拉住了这年轻人,否则,一旦染上这种病,倾家荡产不说,小命都难保啊。

    两个人说了这么长时间,不觉间已经进入了深夜。两个人各自散去。

    薛从良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黄历。他在想自己和李美玉的事情了。这件事,答应了人家那么久,到现在,还没有给人回复。

    什么事?当然是薛从良和李美玉的大事了,终身大事。

    薛从良趁着这段时间比较清闲,是该kaolukaolu自己和李美玉的婚事问题了。这都拖了多长时间了,人家李美玉从一个黄花大姑娘,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女人了,等的黄花菜都凉了。薛从良还是没有给出答复。

    其实,薛从良并不算忙,现在,医里很多事情,都有专人负责,薛从良只是做个文件批复了,签个字了,还有解决一些无法调解的问题了。这些都不需要花费他太大的精力。

    但是他一直都在徘徊。徘徊在婚姻殿堂的门外。以前,很多美女都围绕在薛从良的身边,比如,白淑静了,还有嫣然了,等等。这些美女,让薛从良都放不下。他们是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一个比一个和自己的感情深厚。

    所以,薛从良还是犹豫不决,想着到时候,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更加漂亮的美女呢!

    这都是未婚男人的异想天开,其实,这种事情,并不会出现,这些男人们,都是活在自己的想象之中而已。

    薛从良一边翻看自己的黄历,一边微笑着摇了摇头。

    正在zhege时候,yizhen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喂!”薛从良一看,前台值班室打来的。

    “喂,薛长,我这里是前台值班室,现在,门口有一个人,说死活要见你,说你是她的jiuing恩人,这么晚了,你还要不要见她?”电话里说道。

    “不见了,不见了,这都晚上几点了?”薛从良有些烦躁地说道。

    “哦……好吧,这是个女孩,她说自己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想向您表达她的感激之情哦,我看她风尘仆仆的,要不?”薛从良一听,是个女孩,而且,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拒之门外,恐怕有些不heshi。

    “这样吧,你先给她安排一个房间,让她稍作休息一下,来见我。”薛从良还是答应了下来。

    “嗯,好的,我这就安排她!”

    薛从良从监控画面中看到,这女孩背着一个背包,拉着一个行李箱,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身穿运动装,脚踏登山鞋,头发扎了起来,看起来一身健美之气。但是,也许是因为长途跋涉,她看上去依然有些倦容。

    前台值班室,把这女孩安排进了住宿楼上的一个房间,说等会儿来见薛从良。

    薛从良真是纳了闷了,这人什么人呀的,怎么这么急匆匆的想要来见,她想要干什么?薛从良又重新穿好外套,穿上鞋子,等候这女孩的到来。

    大概二十分钟过去了,薛从良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前台把zhege女孩引了进来。

    “您jiushi大名鼎鼎的薛神医吗?”这女孩进门就显得十分jidong。

    薛从良点了点头:“嗯,是啊!”

    “薛医生,谢谢你啊,你说我们全家的jiuing恩人,你救了我们全家人的命啊!”这女孩突然要跪下来。

    “别别别,快,扶她起来。”薛从良本来想要亲手搀扶她起来,但又转念一想,让前台的女孩,帮忙把她搀扶起来。

    “小妹妹,你这是……你来自哪里呀?我怎么没什么yinxiang呢?”薛从良说道。

    “薛医生,我来自三千里以外的一个小城,您忘记了吗?您曾经在高速公路上,救了一辆大客车,车上我们一家四口人,都受了重伤的,后来,被一个医生及时拯救了,后来,我们才知道,zhege医生,jiushi您呀,如果,不是您来的及时,我们全家恐怕都小命难保了!”

    这女孩说话的时候,薛从良才平静下来,没想到,这女孩在房间里打扮了一番之后,顿时变了一个oyang。她皮肤白皙,眉毛细长,鼻梁挺直,樱桃小嘴,红润嘴唇里,是一口整齐的牙齿。身材前凸后凹,全身没有一点赘肉,可见,这是经常运动的结果。

    薛从良看着zhege美女,她说话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以至于没有了,眼前,只有zhege小美女在一直微笑着,说着话,至于说些什么,薛从良倒是没有听进去。

    “哦……hehe,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应该做的……”薛从良正在专心看着zhege美女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她的说话声音停止了,正在等候着薛从良说话,“我救的人很多,但是,你们那一车,有五六十人吧,场面相当的糟糕,鬼哭狼嚎,我也没有看谁是谁,只要是还有一丝希望的,我就会全力拯救。所以,也没有看谁是谁……”

    “嗯,薛医生,我家人特别感激您,所以让我来特别感谢您啊!这是我带来的一点家乡特产,背了好几千里了,您一定要收下。”说着,这女孩从背包里掏出来了一堆的东西。有山间竹笋,有风干牛肉,还有各种野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