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17章 倚天剑惊天危机

作者:七星通惠
    这时候,薛从良看到其中一个黑衣人,从队伍中跳出来,然后,朝一个方向跑去。薛从良预计,他们是去找他们的头儿了。

    薛从良的心情很糟糕,他怒火冲天,面对大兵压境,薛从良执剑而立,毫不畏惧。薛从良现在都很佩服自己的力量和勇气。其实,这也是一种力量,勇气和信心就是一种力量,它几乎可以战胜千军万马。

    面对着比自己大一百倍的力量,薛从良面不改色,气不发喘,把生死置之度外,真可谓是当今第一英雄豪杰。

    双方僵持了三分钟,薛从良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时候,一拨人簇拥着一个人,匆匆忙忙向这边走来。在距离薛从良还有三十米的地方,这拨人停了下来。

    薛从良定睛一看,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站立在众人之间,他白色的衣服,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胡须,还拿着一个木头的拐杖,显得个性十足,神彩飞扬。

    “你是什么人?”薛从良握着穿甲神枪问道。

    “哈哈哈,年轻人,我们终于没见面了,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这里的最高领导者,你可以称我为尊者。”这老头虽然年龄大了,但是从声音来判断,中气十足,声如洪钟,有种势不可挡的气势。

    “哼,还尊者,我看你还是蹲着比较好,站都站不稳。还尊者?”薛从良对这个老头的,不屑一顾。

    “放肆,无名后生。竟然这样侮辱本座,小心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这老头顿时发飙,头发都竖起来了。

    “看你年龄大,姑且称你为尊者。我问你,你在这里,作恶多端,祸害人类。你是何居心?”薛从良一想到这伙人干的事,就怒火中烧。

    “哼,愚昧无知!我这是在拯救人类。你小小年轻人,懂得什么?现在,人类群龙无首,疾病丛生。如果不是我出手援助。你们早已经灭绝死光了!”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把自己当做第一功臣了。

    “哼,狡辩,你说说,你的飞行器,破坏我伏龙山,这该如何解释?难懂这也是在替天行道吗?你把所有医院,都打入自己的技术。垄断市场,你这也是在替天行道吗?”薛从良一连串的问题。像是机枪射出来的子弹,打在这老头的脸上。

    “不错,这就是你们人类的劣根性,如果我不抢占医院的市场,这块市场,必定会被拿下有钱人所把霸占,到时候,前来看病的人,全都是待宰的羔羊,我事先占领市场,有何不可?另外,你的伏龙山,我之所以要攻占,是因为现在,全球只有你这里,拥有最好的水源,最好的药材,我不霸占,你的命运只有两个?”这老头越说越来劲。

    薛从良一听,倒是有些担心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前途问题:“两个?什么两个?你说说看!”

    “第一个命运,就是被别人霸占,终有一天你们会被别人占领,你们的名气太大了,惹了很多人,所以,被别人占领,是早晚的事情。第二个命运,那就是消亡。我想,你也知道,你躲过了伏龙山的第一波灾难期,但是,第二波灾难已经开始来临,这次恐怕你们是难以躲得过去……”

    这话,正好说到了薛从良的心坎上。这段时间以来,薛从良一直在担心薛庄灵域所传说的薛庄第二拨灾难期。据说,这也是伏龙山所面临的最大的一次灾难。

    现在,突然被这老头,在这里重新提起,薛从良的心中,咯噔一下,像是被捅到了痛处。

    “薛医生,薛医生,别听他一派胡言,这家伙完全是个骗子,你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啊!”后边的年轻人在听了这老头的话之后,悄悄地提醒薛从良。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薛从良果真有点迷惑了。

    这老头说的头头是道。难道,自己真的是错怪了他了。

    这老头一看,薛从良有些犹豫了,他知道,薛从良是听了他的话,心中有所触动,定是有所改变了。

    这就是这老头的计策。毕竟,姜是老的辣。他明白薛从良的软肋,只要击中薛从良的软肋,这个年轻人再厉害,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啊。

    老头挥了挥手,有十多个人,从后边包抄了过来。

    “薛医生,薛医生,你醒醒了,醒醒了。”后边的年轻人很焦急,在这关键时刻,薛从良突然战前失去方向,后果可想而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薛从良的耳边响起:“相公,坚强起来,你做的是正义的事业,切不可被妖人所迷惑!”这声音,正是小焕的声音,小焕虽然死去多年,但是,每每在关键的时刻,总是在薛从良内心的深处,传来她的声音。

    正当薛从良傻呆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啪啪啪地挨了几巴掌,只听得有人在一声声地喊着:“薛医生,薛医生!”薛从良这时候,才从迷惑中醒了过来。

    他迷蒙的眼神,瞬间开始神采奕奕。双手一动,穿甲神枪又重新握在手中。

    薛从良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幕:

    他在发挥自己的功力,观看天慈洞中的过去的时候,曾经看到过,有一个人,曾经在薛从良之前,在这里查看过天慈洞中的书籍。薛从良一直在怀疑,这个人,也许就是这个老头。因为,只有在天慈洞中看了这些书籍的人,才有本事建立这样一个庞大的医药帝国。

    薛从良要验证一下,这老头是否就是他猜测的那个人:“天慈洞的事,你可否记得?我早已经在天慈洞中看到了你,你在这里装什么蒜?”

    “哼,怎么可能,那时候,你在什么地方,还没影子呢!你能看到我,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老头这么一说,薛从良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看来,这老头果然就是自己所猜测的那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从后边包抄薛从良的十个人,一拥而上。薛从良身后的五个年轻人,立刻开始投入战斗。

    薛从良阵脚打乱。他一转身,也瞬间投入战斗。这十个人,哪里是薛从良的对手,薛从良三下五去二,就挑断了这十个人的脚筋,十个人倒地喊叫。

    下边的人,潮水般一拥而上。远处的老头,捋着胡子,悠闲自得地看着这激动人心的战斗场面。看来,这老头是胜券在握了。

    薛从良顿觉情况不妙,这显然是对自己的挑战。他立刻开始启动自己的绝招,无影石和穿甲神枪的绝妙配合。

    “小子们,都给我过来。”薛从良话音刚落,无影石被薛从良抛了出来。瞬间发出刺目的白光,这团白光像是一个巨型的气球一样,瞬间把薛从良和其他四个年轻人给裹在了里边。

    无影石可以改变周围环境中物质的结构。在无影石的作用下,那个大咽喉上覆盖的石头,在悄然发生改变。薛从良瞬间开始行动。

    他运足了力气,把功力推到了八成,八成几乎是薛从良功力的极限了,因为九成和十成,会让穿甲神枪气化,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薛从良从来不敢把功力推到这么高的。

    “看剑!”薛从良举起穿甲神枪,对着那个大机关,奋力砍去……

    这时候,潮水般的黑衣人,瞬间开始向后边撤去,他们人挤人,人踩人,开始逃窜。薛从良也在担心,自己这一剑砍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

    薛从良没有犹豫,他瞬间发力,对着那个东西,一剑劈了下去!

    瞬间,这世界一片黑暗!

    寂静,寂静!刚才的潮水般的吵闹,突然寂静了下来!

    ……

    ……

    ……

    薛从良也惊呆了!五秒钟之后,突然,一团白光迸发出来的,瞬间把薛从良的眼睛,照的什么都看不见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轰——哗!”天摇地动!

    一个强大的力量,瞬间把薛从良的保护球,冲飞了出去。薛从良咬着牙,强撑着功力,不能让无影石的救生球消失掉。

    但是,外界的冲击力太强了。这个球体,像是被挤扁了一样,把薛从良给压得嘴歪眼斜,再有一点点力,薛从良的脑袋,估计就要被压爆了!

    这爆炸冲出的白光,几乎照彻了整个天地。其威力,绝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的威力,甚至,比原子弹威力,都要的巨大。

    薛从良没有想到,自己一剑砍下去,切断的不仅仅是一是一个能量聚变容器,更是一个致命的自毁装置。

    这里的人们,之所以这么害怕,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这个东西一旦遭到破坏,其巨大的破坏力量,足以摧毁整个漂浮的小岛。岛中所有的飞船,都将面临被摧毁的危险,即使不被摧毁,也面临没有燃料可加,而坠海的可能!

    薛从良是无知者无畏,一刀砍了下去。

    当薛从良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在自己正躺在外边一片绿色的草坪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