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18章 侥幸生存遭围剿

作者:七星通惠
    四周寂静,薛从良深深地吸了口气。有些疲惫地躺在草坪上,天空中是片片白云,蔚蓝的天空。阳光不算太强,清风和畅。

    记忆忽然回到刚才发生的剧烈爆炸之中,薛从良急忙活动了腿脚,看看自己的四肢和身体各个部位,是否还健全。他活动了一阵之后,发现,自己还算是完整,除了身上被灰尘包裹了之外,其他该有的地方,都还有。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薛从良竟然活了过来。

    他慢慢地从地上爬起,这时候才发现,周围全都是一片狼藉。自己正躺在一个巨大的深坑的边缘。这个深坑的直径,足有一百米那么大,自己所躺着的地方,就位于深坑最边缘的地带。

    与此同时,还有十几个人,和薛从良一样,也躺在深坑的边缘,有的在断面上。薛从良如同做梦一样,扫视四周,觉得有些昏昏沉沉。他在定了定神之后,才稍微觉得好了一点。

    在这十几个人中间,薛从良幸运地发现了和他同行的另外四个年轻人,他们基本上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处于昏迷之中而已。

    薛从良分别对他们进行了基本的救治,就是掐掐人中,点点穴位,之后,他们就醒了过来。

    “我们还活着吗?我们还活着吗?”其中一个年轻人醒来之后,就担心地问道。

    “别担心,我们都还活着!”薛从良答应了一声,自己也觉得自己十分的幸运。

    其他的黑衣人,并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没有救生圈的保护,被爆炸的冲击波冲出了数百米远。这些人们像是洒出的黑豆一样,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各个地方。草坪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树上挂着的,在房顶上还有人到悬挂在屋檐上的。总之,各种姿势都有。

    而且,这里的房子。几乎全都像是折断的芦苇一样,呈放射状,向四周倒去。显然,这是爆炸的冲击波导致的。

    没想到。这场战斗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吗?周围一片寂静,之前的戒备森严,现在的一片死寂,让薛从良都觉得有些不适应。没有一个活人,一切都恢复到了本来的面目。

    “走,我们看看还有没有对手存在!”薛从良没有对手了,竟然觉得有些寂寞了。别人说,高手总是寂寞的,看来。真的不假呀。薛从良现在竟然就有了这种感觉。

    五个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从这里开始出发。

    这里毕竟还是h医药集团的基地。说是医药集团,其实这里连一片药都没有。与薛从良的药草天地,有着本质的区别。看来,他们全都是依靠掠夺别人的东西。或者掠夺别人的草药资源而存在。这里只是一个指挥基地,各种延伸机构,应该分别在世界的各地。他们就是通过这样控制,来调动世界各地的爪牙。

    薛从良是这样推测的。他们行走这片基地之中,没有遇到特别顽强的反抗力量。看来,刚才遇到的五百多人,应该是这里的百分之九十的力量了。幸运的是。刚才的爆炸,几乎把他们全部摧毁。那个老头,现在不知道去了何处。他是否也已经死亡,不得而知。

    所谓抢贼先擒王,薛从良的目标,就是这个尊者老头。只有把他完全搞定,薛从良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他们在现场搜查了很久,也没有发现这个老头的尸体,看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这老头被炸飞了,无影无踪,或许因此而坠海。第二种可能,这老头藏了起来,准备开始新一轮反攻,准备把薛从良给消灭掉。

    薛从良担心的是第二种可能。也确实如他所想。当薛从良在这片基地上,左冲右撞的时候,忽然发现,蔚蓝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群蝗虫一样的东西。

    “薛医生,你看!”其中一个年轻人首先发现了这个现象。

    薛从良抬头一看,只见有二十多个飞行器,由远及近,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刚才看着像是蝗虫,现在看起来每一个飞行器的长度足有二十多米,几乎是大兵压境啊,排着整齐的队伍,悬停在半空中。

    “快隐蔽,快隐蔽!”薛从良大叫了一身,迅速把躲藏在一棵巨大的大树下。这时候,轰隆一声巨响,一个银色的炸弹,在薛从良的身边十米远处,发生剧烈的爆炸。翻起的泥土,足有十几米高,飞行岛都有些震动。

    但是,这样的炮击,无疑像是高射炮打蚊子。薛从良与它们相比,简直太小了,像一个跳骚一样,在地上四处躲藏,他们的银色炸弹,需要不断地调转炮口,不断地瞄准,显然有些笨拙。

    薛从良这时候,带着其他四个年轻人,躲藏在一个大树的下边,商量着如何解决当前的糟糕处境。

    “这也不是个办法,我们需要把他们全部摧毁才行……”薛从良说道。

    “薛医生,我们需要进入指挥中心,只有在哪里,才能够封锁整个小岛的电离层和磁场,让所有的飞行器,进不来,出不去,这样,这里就安全了。”

    薛从良听了这样的话:“嗯,言之有理呀!我们去哪里找指挥中心呢?”

    “薛医生,看到没有在前方大概二百米的地方,有一个h型的铁塔,那东西,就是他们向外传递信号的设施。指挥中心就在他们的下边,只要我们攻进去,控制他们的指挥中心,我们就能够胜利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薛从良看了看,这二百米的距离,全都裸露在对方的飞船武器控制之下,薛从良完全没有把握能够冲到那里去。说不定没到半路就死翘翘了。

    “你们听我说,前方二百米,对我们来说,是一片死亡区域,我们要保存实力,你们四个,不要冲,由我冲过去,当我控制了他们之后,你们再过去,怎样?”薛从良分析了这种形势之后,这样说道。

    “这怎么行啊?薛医生,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冲过去呀!”

    “好了,好了,不要争执,我们就这样决定了。这里相对安全,待会儿我们指挥中心见!”薛从良说着,提足了力气,几乎是飞了起来朝着指挥中飞去。他的速度如果是每秒十米的话,也需要暴露在的危险的环境中二十秒左右。

    这二十秒,所有的炮火,迅速都指向了他。薛从良像是一头惊慌失措的小鹿一样,呈之字形穿梭在那片空地上。

    只听得后边炮火隆隆,翻飞的土壤和冲击的气浪,一波接一波地从后边袭击过来。薛从良运用的是凌波微步,其速度之快,完全要超出常人的想象。

    在所有的炮火还在后边轰炸的时候,薛从良早已经冲到了指挥中心的入口处。他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隐蔽了起来,朝着对面的四个年轻人,伸出了胜利的手势。

    可是,麻烦这时候才刚刚开始,薛从良忽然发现,这扇门也是死死地紧闭着,想要打开这扇门,就需要密码和视网膜扫描,否则这玩意就开始报警。

    薛从良这次学聪明了一点,他这次不去从正门进入了。直接剑走偏锋,准备另辟蹊径。这个建筑是建立在地下的,但是,在地上部分,还有三四米高的小突起,这就说,这东西下边应该是空的。

    这些人们,可是钻洞的高手,钻出这样的洞穴来,一点都不稀奇。薛从良在伏龙山和他们的人交手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他们的厉害了。既然这样,就要利用他们的这个特点,来打开一个入口来。

    所谓的路口,薛从良已经想好了。如果把附近的一棵树拔了,入口不就出来了吗?薛从良自己的独特创意,而沾沾自喜。附近的这棵树,直径有两米多,这棵树,没有五百年,也有一千年了。一般人,想要连根拔起,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对于薛从良来说,这都不事。薛从良运足了力气,与这棵树相比,他像是一只大蚂蚁一样,奋力推了起来。

    没想到,只听得树根噼里啪啦的一阵巨响,这棵树竟然被薛从良推到倾斜了三十度,这下可好了。在树根的下边,居然真的撕开了一条裂缝。薛从良趁机跳进了裂缝中,然后把这棵树又恢复了原样。我们要保护这些千年古树啊,薛从良是环保主义者,当然不会破坏这些古树。

    薛从良跳进去之后,这里真是黑灯瞎火,他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手电筒,才勉强看清楚前边的路。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走廊才对。也许是能量被破坏了之后,这里失去了动力,就连照明设备,也无法启动了。在不远处,薛从良看到了应急设备的绿色荧光灯,在寂寞地闪烁,指示着逃生的方向。

    看来,这里真的是遭受了不小的重创,他们正在启用备用电源。

    薛从良顺着长长的走廊,走下去,如同走进了一个迷宫,忽然听到前边传来各种嘈杂的说话声,这声音像是机器的声音,又像是人在说话,薛从良立刻隐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