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28章 毛骨悚然战妖魅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休息了一阵子,这才站起来,向拐子薛说明了原因。

    他介绍说,这人就是传说中的h医药集团的头目,名字为尊者。只因,薛从良在飞行岛炸毁了他的基地,这人趁机逃跑,现在,前来报仇。薛从良就这样,遭到了这人的追杀。

    但是,拐子薛好像对薛从良的话,并不感冒。反而觉得薛从良又在开始说胡话了。什么飞行岛?什么尊者?薛从良经常这样,把问题说的玄之又玄,好像真的发生过似的。

    “拐子叔,是真的,传说中的h医药集团,已经被我给搞定了,他们再也没有力量来害人了。”薛从良再次强调了自己的功劳。

    “良子,这件事,你可以确定哦,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想当初,我们是费了多大的力气,冒了多大的风险,才把这些对手该打得屁滚尿流,现在,你不动声色,就说搞定了他们,这确实让我难以相信。”拐子薛严肃地说道。

    “是啊,但是,拐子叔,你忘记了,我有时空穿梭的工具,飞行岛就是我通过时空穿梭,进入到那里的,那是一片非常美丽的地方,但是,却被h医药集团所霸占,我们经过殊死的搏斗,才取得了胜利,不仅战胜了他们,而且,摧毁了他们分布在各地战舰和基地,你没有发现,现在我们这里安生了很多了吗?”

    薛从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拐子薛回想了一下,才觉得,薛从良说的就是比较靠谱。难道,薛从良这小子,真的搞定了他们吗?这真是太好了,这对于薛庄来说,对于伏龙山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呀。

    但是。现在遗留的问题,依然十分严重,由于对方的头目没有搞定,这人依然隐藏在伏龙山。到处追杀薛从良,这个问题十分严重,从薛从良刚刚遇到的问题,可以发现,这人是要挖空心思,报了此仇啊。

    薛从良随时都面临着生命危险呀。这个问题,是薛从良需要解决的,也是薛从良的一个难题。

    “看来,我们又有新问题了,问题真是层出不穷啊。如果搞定这样一个人,我真是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啊,这刚刚才搞定了h医药集团,现在,他们的余孽又开始来到这里作乱。真是令人崩溃。”

    虽然薛从良这么说,但是,他的脑海中,却在琢磨着如何战胜这个所谓的尊者。

    “不要着急,慢慢解决,我们总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这算什么。他的地盘已经被我们搞定,现在,他只剩了一个光杆司令,这还不容易搞定吗?”拐子薛给薛从良宽慰一下。

    “是啊,他是个光杆司令了,但是。他自身力量也十分强大,毕竟,他已经三百多岁了,是我们年龄的好几倍。”薛从良这样分析道。

    三个人不觉间,已经来到了薛从良的办公室。天色早已经黑暗了下来,薛从良在和拐子薛讨论了一会儿问题之后,也是困意难消,准备和李美玉洗漱休息了。

    这段时间以来,薛从良变得出奇的困乏,好像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一样。和李美玉一样,他们两个都是十分的困乏。

    大概,两个人都是新婚不久,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每天晚上搞点男女之事,也是情理之中的,薛从良自认是人困马乏,累的不轻。但这样的神仙日子,真的是**苦短,两个人翻云覆雨,每天晚上都搞得不亦乐乎。

    薛从良从这个角度的分析,这大概就是他们越加困乏的原因。毕竟,人体三宝“精、气、神”,全都源于精,而薛从良却在这段时间,用精过度,自然无法支撑自己了。

    但是,事情也不凑巧,偏偏在这个时候,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比较多。

    这天也是。

    薛从良半夜的时候,起来上厕所。当然了,薛从良的厕所,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是,自己的房间里比较大了,穿过一道门,来到另外一个房间,薛从良听到这个房间里有些异响。

    什么玩意?只听得这个声音,像是粗重的呼吸的声音。

    薛从良是练过功夫的人,所以,对于这种声音,听得是相当的清楚,这分明是有人在这里活动,或者,在这里睡觉。薛从良想到这里,顿时毛骨悚然。

    本来,他以为,应该是小玉在这里上厕所吗?但是,小玉分明还在睡着,根本没有起来呀。这声音是从哪里来呢?

    薛从良卫生间,后边就是一片荒野,这就更加让薛从良觉得蹊跷了。所有的窗户,惟独洗手间里的窗户,没有关好,所以,薛从良觉得,闯进来不速之客的可能性要很大。

    于是,他悄悄准备了一把木棍子,握在手中,想要打开门之后,对着里边的不速之客,当头一棒。

    当薛从良打开了厕所的灯,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这呼吸的声音,瞬间消失。

    薛从良身上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这说明,自己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果然有情况。

    提足了气,薛从良的手,把木棍给握得咯嘣咯嘣响,恨不得,手中的木棍变成铁棍,这样才算是过瘾。

    在打开厕所门的过程中,薛从良把所有的精神,全都关注于厕所之中。

    “呼,呼,呼!”又是一阵呼吸的声音,从薛从良的耳边传来,但声音,却是从薛从良的身后传来的,薛从良心中大骇,一转身,忽然发现一个人,站在身后。全身漆黑,看不清脸孔。

    薛从良吓得的脸都变形了,不分青红皂,举起木棍,狠狠的砸了下去,只听得呼的一声山响,棍子所到之处,空空如也,别说什么人了,就是连一点东西都没有。

    薛从良这时候,才把冷静下来,这次,真的是着了鬼了。

    见了这么多稀奇古怪东西,薛从良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有魑魅魍魉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呢!

    薛从良头上的汗珠子,早已经开始滚落下来。他害怕的不是打不过这玩意,而是担心,这玩意是究竟如何找到了自己的。他一直都是如影随形,穷追不舍。他害怕,李美玉这个弱女子,遭遇不测呀。

    经过这么一折腾,薛从良睡意全无,全身精力充沛。薛从良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之前所谓的人困马乏,早已经被甩到了九霄云外了。

    现在,唯有瞪大了眼睛,以防万一,才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薛从良忽然发现,自己的客厅的桌子里,怎么发出一道微弱的银色光芒呢?

    薛从良好奇,走过去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别的东西,而是薛从良装在小匣子中飞行石,没想到,这东西穿透力这么强,在夜幕之中,隔着两三层木头,竟然还可以看到它微弱的光芒。

    打开抽屉,薛从良把飞行石从的抽屉中取了出来,拿在手中慢慢把玩。这东西,好像能够与月亮形成互动,当月明星稀的时候,它的光芒就格外的明亮,而当月亮被乌云遮挡的时候,它的光芒,就会暗淡一些。

    这个奇妙的发现,让薛从良高兴不已。

    薛从良突然奇思妙想,会不会自己屡次遭到这尊者和神秘人的跟踪,是不是因为飞行石的光芒,引导了他呢?

    这一点一想到,薛从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如何是好呢?飞行石是薛从良从飞行岛带回来的一件宝贝,舍弃是绝对不可能的,说不定,以后还有大用呢!但是,这东西的确暴露了薛从良的行踪了吗?

    薛从良准备做一个实验。他准备通过飞行石来作为诱饵,看看都会来些什么样的妖魔鬼怪。

    在院子的正中间,薛从良找了一个稻草人。这东西在天地中到处都是,主要是用来驱敢鸟类,防止偷食庄稼的。薛从良把他安插在院子中间,然后套上自己的一套衣服。之后,把飞行石也放正中间的桌子上。

    当然了,飞行石是薛从良的宝贝,他特意把飞行石锁在一个小匣子里,以防被外人看到。在月色清辉之下,飞行石的光芒,依然像是一条银色的直线一样,从小匣子中放射出来,指向西南方向。

    这说明,飞行岛现在的位置,在西南方向。

    所有的一切,都设定了之后,薛从良有些担心地看着飞行石,在等候着猎物的出现。这个诱饵下的有点大,他有点在担心,这宝贝被别人抢了去。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但是,薛从良却没有任何发现。秋天的露水越来越重了,薛从良的睡意涌上心头,同时也觉得有些冷了。如果,在自己隐藏的地方,放上一个睡袋,就好了,自己可以睡在里边,悠闲自在。

    睡意是越来越浓了,不觉间,眼皮犹如千斤之重,越发的抬不起来了。难道,这个晚上,没有人光临了吗?薛从良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动静了,他给自己找了一个睡觉的理由,于是,终于可以安心地睡下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熟悉的熟悉声,瞬间的又传了过来。薛从良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