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29章 入圈套面临绝境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完全从睡意朦胧中跳了出来,不仅睡意全消,而且,精神抖擞。

    这就是年轻的好处,不论再怎么煎熬,精力依然相当的充沛。他手握着自己的武器,穿甲神枪,然后,运足了力气,准备对这人进行迎头痛击。

    就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薛从良终于看到了那个久违的身影。在一棵大槐树的后边,转出来一个苍老的身影来。也许是因为老眼昏花,也许是因为光线太俺,他打着眼罩子,向院子中间的飞行石看去。

    在观察了周围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他准备直接去取物了。但是,看到了飞行石旁边的一个人之后,他又停住了脚步。

    这个人所谓的人,正是薛从良拿来的稻草人,只不过,穿上了薛从良的衣服而已。

    这个人显然对稻草人没什么兴趣,掩鼻而笑。他在飞行石旁边转来转去,正是自称为尊者的人。薛从良早已经发现,这个人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夺走飞行石,然后,连带着把自己的仇恨也给报了。所以,薛从良就遭遇了这样的了一连串的事情。

    捡起一个石块,砸了过去,稻草人一下就被砸倒了。这老头十分得意,“哈哈!这个小子,真是低估了我老头子的能力了,像这样就把我引来,真是天大的笑话。”这老头自言自语地说道。

    薛从良在暗处,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薛从良也在暗自发笑:这老头。不是照样中计了吗?看一会儿我把你怎么收拾了。

    正在这个时候,这老头摇了摇头,然后。大摇大摆地向薛从良居住的地方走去。薛从良一看,不会吧,这老头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不准备再取这飞行石了吗?

    薛从良此刻非常担心在房间中的李美玉,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一旦这老头又有什么歹意。把李美玉给怎么了,薛从良这个晚上,可是白忙活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从另外一个方向,抢先进入房间,埋伏在里边。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这老头也没有进来。薛从良心想,刚才明明看到,这老头朝这个方向过来了呀,怎么没有进来呢?

    薛从良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头略施小计,就把薛从良给蒙骗了,真是姜是老的辣呀。等薛从良迅速返回去的时候。果然发现,院子中间的木头匣子。早没了踪影。

    薛从良骤然紧张起来。

    “啊!我的飞行石,飞行石!”薛从良吃惊不已,这可是他的宝贝,如果这玩意丢失了之后,后果是不堪设想的。甚至,这个老头还可以通过飞行石,找到飞行岛,重新返回飞行岛,祸害飞行岛的居民,还有石头小妹的。

    薛从良脑瓜子上,顿时冒了冷汗。此事有些不妙啊!

    薛从良这才迷瞪过来,追啊,赶快追!但是,周围一片静寂,去哪里追呀,连个方向都没有。

    但是,刚才薛从良无意之间,看到飞行石的光芒,是指向了西南方向,如果这样的话,这老头肯定也是去往了那个方向。这是薛从良唯一的机会了,冲啊。

    不管他三七二十一,薛从良提足了气,撒开腿,一溜烟地朝那个方向追去。

    不知道跑出了多远,薛从良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跑到了伏龙山的深山之中。周围是一片风声鹤唳,令人心惊胆战。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道微弱的光线,引起了薛从良的注意,这道光线,像是飞行石的光芒啊。

    薛从良又是一个猛追,眼看飞行石距离自己是越来越近。就在这个时候,一片白花花的亮光,突然把薛从良的眼睛照得生疼,眼睛顿时一片的昏花,哪里还能够看清东西来。

    当薛从良把捂着的眼睛,重新睁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眼前,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尊者站在自己的眼前,在他的身后,还有数百人,整齐列队的队伍,在不远处,还停放着一艘战舰。

    薛从良有些懵了,心中顿时紧张了起来。这些人,果然是来找自己算账的。没想到,他们实力,居然还有这么雄厚,但是,大爆炸发生的时候,不是已经把他们全都炸死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呢?

    这该如何是好。薛从良现在是孤军深入啊,没有人知道,他来到了这里,也没有人会来援助自己,面对这强大的对手,薛从良在脑海中,飞速地寻找着自己的对策。但是,从这里来看,这件事,是有点麻烦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薛从良开始问话。

    “哈哈哈,薛医生,你很健忘啊,不过,我们终于在这里见面了的,你破坏我的基地的,你说我要干什么?”尊者终于和薛从良说上话了。

    “手下败将,你居然还敢跑到我这里来,小心我打得你落花流水!”薛从良首先想要从声势上战胜尊者。

    “能够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终的胜利者,我看,你这次是笑不到最后了,不如你乖乖地受死,要么,就给我赔偿,我要重建我的队伍,同时,这块飞行石,也会引导我的重新找到飞行岛,嘿嘿,不出一年,我照样是这里的霸主。”

    果然不出薛从良所料,这人就是想要找到飞行石,重建他的医药帝国。

    “哼,我看你是白日做梦,我告诉你,我既然动手,就要把你彻底打垮,打得你落花流水,万劫不复。”薛从良不甘示弱。

    “哈哈哈哈,小子,看看你的处境吧,我之所以带你来到这里,就是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现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受死,另一条路,就是赔偿我的五千亿的损失,你自己选择吧。”

    这尊者胃口不小啊,动不动就是五千亿,这个数字,把薛从良剔骨卖肉,也卖不到。

    “啊哈哈哈,老头,你好搞笑啊,你以为你多大的能耐,这就把我吓住了吗?我告诉你,所虽然没有你老,但是,我的能力远远超出你,我看,你这三百年,算是白活了。”

    薛从良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己心中,也是担心。他知道,如果这老头,真的发飙了,绝对搞定自己,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但是,现在薛从良还没有找到机会逃走。他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寻找机会,司机逃走,可是,从目前这种情况来看,逃走的可能性,十分微小。

    这老头,给他下了一个套子,当薛从良进来的时候,这个套子的口,就被扎得死死的,薛从良现在是陷入一个包围圈中。

    所以,薛从良逃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是薛从良最为头疼的问题,以前,薛从良最拿手的本事,就是走为上策,现在好了,薛从良的后路被截断,没有了后路,薛从良逃跑之术,当然也就无法实行了。

    “小子,现在,飞行石已经在我的手上,你已经没什么价值了。不过,我看你也是新婚燕尔,和你的小媳妇打的是热火朝天,所以,我给你一个五千亿的机会,让你给自己买条活路,继续享受天伦之乐。如果,这个机会,你没有本事得到,那就休怪我老朽不留情面,这么说来,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话说到这里,眼看这老头就要开始动手。

    薛从良的心中一惊,他还是希望能多拖一分钟,就多拖一分钟,“哦,不不,老人家,姑且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计算一下,我家到底有多少财产,你的五千亿,想要我给你,你起码得给我时间,让我计算吧。”

    这老头一听,说的也有道理,五千亿不是小数目,确实需要计算一阵子,如果不给这小子一点时间,好像也有点不留情面,何况,自己也会损失这笔钱。

    于是,说道:“你赶紧算,别给我耍花样,刀都架在你的脖子上了,你想要逃跑,是不能的,否则,我们立刻就动手。”

    薛从良被这些人看得死死的。

    这时候,薛从良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他把自己这渺茫的希望,寄托在了杜老先生的身上,因为,杜老先生经常在夜间利用飞行器巡山,这地方,雪白一片,如果杜老先生,在这个时候巡山,肯定能够发现这里的异常情况。

    但是,遗憾的是,杜老先生在后半夜的时候,正在呼呼大睡,他哪有那么大的精力天天巡山呢?何况,他的飞行器,也得飞回来充电呀。所以,薛从良把希望寄托在杜老先生的身上,看来是有些麻烦了。

    事情也十分的凑巧。半夜的时候,杜老先生被窗户外边的一只叫春的野猫给惊醒了。他有些憋得慌,就起床去撒尿。

    他一贯喜欢在野外撒尿,顺便看看星空,这叫夜观天象。这次也是一样,虽然外边有点冷,他打着寒战,走了出来。撒了一泡尿,抬头一看,忽然发现,西边的天空,一片暗白色,这是怎么回事?

    经验丰富的杜老先生,立刻意识到问题了,在此之前,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啊,这种亮度,照明的功率,至少在十万瓦以上,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