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30章 第一拯救惨败归

作者:七星通惠
    杜老先生看到这功率超过十万瓦的照明灯泡之后,迅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在这里,没有这样的线路,在荒山野岭之中,别说十万瓦的照明设备被点亮,就是一百瓦的灯泡被点亮,也是相当费劲,没有足够长的电线作为支撑,简直是不可能实现的。

    既然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出现这么强大的照明,问题早已经是不言而喻了。这当然瞒不过杜老先生的法眼。他撒了尿,打了个激灵,迅速返回,来不及穿上衣服,立刻按动了自己的微型飞行器的按钮,只见,在房顶上,一架展开翅膀一米长的飞行器,悄无声息地起飞了,径直朝着伏龙山荒山野岭地带疾驰而去。

    薛从良像是犯人一样,蹲在地上,没有办法,他还在假装清点自己的资产,说是要疏导五千亿,现在才书到了一个亿,薛从良把自己能够数上去,能够加上去的,都给加了上去,但是,距离五千亿,好像仍然十分遥远。别说五千亿,薛从良在心中琢磨着,就是五块钱,也是不会给他的。

    如果,这时候,稍微有个人帮一把薛从良,薛从良就会奋起而攻之,现在,薛从良唯一缺乏的,就是那一点点的助力,因为,在场所有人大眼睛,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所以,薛从良这次,算是找不到出手的最佳机会。

    毕竟,他们的武器先进,自己稍微动一动,就会被轰得片甲不留。薛从良迫于这样的活力,还是不敢动动弹。假如,现在有人突然发力。或者吸引一下这尊者的目光,薛从良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从地上腾起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然后,逃之夭夭。

    这就是薛从良为什么在等待着杜老先生的原因,因为,现在这个时间点。唯一还活动着的人,就是杜老先生,希望他的飞行器。在巡山的时候,能够发现这个疑点。

    果然不出所料,杜老先生的飞行器,一路穿山越岭。迅速来到薛从良所在区域的上空。杜老先生在房间内的屏幕上发现。乖乖呀,这么多人,在圈子中间,包围这一个人,杜老先生一看,就有点生气,这明显是人多势众,以势压人。

    降低高度。降低高度,杜老先生把操纵杆向下拉。飞行器正在降低高度。杜老先生想要通过高清摄像头,看看在人群终将被羁押的人,到底是谁,同时,还要看看,这里的带头人,到底是谁。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杜老先生一看,原来,在人群中间,竟然是薛从良啊,薛院长。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刻抓起电话,拨打了薛从良房间的电话,以便核实一下真实性。

    电话嘟嘟嘟地响了三声,接电话的是李美玉。李美玉还以为,薛从良到外边撒尿去了呢,现在一听杜老先生介绍,心中也是一紧。

    这时候,杜老先生才确定,这被包围的人,正是薛从良本人呀。

    “救人,救人!”杜老先生顿时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但是,他立刻开始深呼吸,镇定了下来,开始分析这里的形势。由于现场是用十万瓦的灯光照明,杜老先生很快就发现,在不远处的飞行器。

    他设定了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提醒薛从良,自己已经发现了他,让他准备战斗。同时,发射一枚银针,射中那个看似领导者的老头,搞定他们的头目,薛从良趁机逃跑。

    第二个方案:如果前一个方案失败,杜老先生将利用飞行器,射穿他们飞船的关键部位,让他们失去照明设备,让薛从良趁着人群散乱的情况下,趁机逃跑。

    这两个方案,第一步,都是需要提醒薛从良,让这小子,做好准备。飞行器中,只有三枚银针,所以,每一枚都要倍加珍惜,每一枚,都要切实用到地方。

    杜老先生把飞行器瞄准薛从良蹲坐在地上,不远处的土壤,然后,嗖的一声,射出了一枚银针。这枚银针可谓是悄无声息。

    薛从良不是吃素的,他一直在探听着周围的动静,一旦有什么动静,他立刻就会发觉。只听,周围土中,扑的一声,薛从良耳朵,一动,眼睛一咕噜,迅速发现了地上射出的银针。

    心中一喜,有救了,有救了,肯定是杜老先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射出一枚银针,提醒自己了。哈哈,哈哈!薛从良在心中,乐开了花。

    薛从良这时候,抬起头,对这尊者说:“老头,我数完了,真可惜呀,你说的五千亿,还差得老远呢!”

    薛从良这是要分散这老头的注意力,给杜老先生攻击的机会。这时候,薛从良已经听到,头顶上传来刷刷刷的螺旋桨旋动的声音了。

    “呵呵,小子,既然你没有那么多钱,那就等着受死吧,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别想什么花招!”这尊者和薛从良对上了话。

    薛从良暗自高兴。

    杜老先生一看,机会来了,立刻把瞄准仪,对准那个老头的面门,只要稍微按动开关,银针发射出去,这老头一命呜呼。

    “哈哈哈,没那么容易,我们谁受死还真不好说呢!”薛从良同样洋洋得意。

    这时候,这尊者不知道用了什么花招,把手向上边一举,手中激光枪,发出一道红光。只听得天空中,扑棱棱,像是飞鸟飞动的声音,然后,晃啷一下,一个东西,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薛从良一看,傻眼了,这不是杜老先生的飞行器吗?没想到,这老头发射出一道蓝光,居然击中了飞行器,瞬间就把飞行器给击了下来。

    这可是薛从良的援兵啊,现在好了,薛从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玩完了。

    杜老先生在那边一看,屏幕瞬间暗了下来,本来,就准备发射银针呢,谁知道,竟然遭到了袭击,这大大出乎杜老先生的意料,行动失败,两个方案,一个都没有执行,就惨遭这样的失败。

    “强敌,强敌呀!”杜老先生搓着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己一个飞行器,一百多万,死不足惜,但是,薛从良的生命,面临危险,可就糟糕了。如何拯救薛从良,这是个问题。

    在那边,薛从良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自己这次,算是没辙了。薛从良这次难道无路可走了吗?

    有时候,这人,就是得靠运气了。别不相信运气,大多数时候,运气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声,这里不是迷信的说法,确实这样。

    这个时候,说来也很凑齐,在上边,孔圣人的宅院里,孔圣人正在趁着夜色浓重,教授孔小圣一些时空转移的本领。

    “孔小圣,这可是师傅的看家本领,准备交给你了,不过呢,这本事,不是一般人能够学会的,学会了如果在精神深处领会不透,也是没什么用处,时空转移,是人和宇宙时空的高度统一,是人和八卦图的高度灵活运用,你慢慢领会。”

    孔圣人有时候疯疯癫癫的,但是,在教授徒弟的时候,也是绝不含糊。他说的没错,这套时空转移之术,就连薛从良也从来没有学会,这可是孔圣人的独门功夫,没有个五年以上,这东西,是学不会的。所以,他一直在勉励孔小圣,也潜心研究这种时空转移之术,这是利用宇宙规律的顶级方法。以后,如果学会了这样的方法,别说时空转移了,其他技术,也是触类旁通啊。

    “来来来,既然我们要学习这样一门功夫,为师的,就带着你,来一次时空转移,让你看看,什么是所谓的时空转移,只要有初步的概念,你就会领会这其中深意了。”孔圣人这样说道。

    “啊?真的吗?孔师傅,我们现在,就可以体验一把了吗?”孔小圣兴奋地说道。

    “当然,不过,为师的先要算一算,时空之门在哪里开启,我们只要找到它的出口,就行了,只是,体验一把,很快就会回来!”孔圣人拿起自己的秃笔,在一张草纸上,乱七八糟地画了一阵子。终于找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时空之门的地理位置。

    孔圣人一看,这时空之门的开口,在伏龙山的荒山野里位置处,在那个地方出现,不会被发现,于是,孔圣人就准备时空转移。

    两个人一起来到那个八卦图中,这里本来是一米多高的荒草,但是,自从孔圣人开始教授孔小圣本事以来,他就让孔小圣清理了这里的荒草,现在,他们重新夯实了地基,这里看起来,也是像模像样的了。

    “孔小圣,拉好为师的手臂,我们这就出发!”孔圣人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寒光一闪,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出口就在伏龙山的荒山野岭之中,两个人眨眼功夫,就来到了出口处。

    孔圣人睁眼一看,眼睛被强光照射得睁不开,打着眼罩子,喃喃自语地说道:“奇了怪了,这里怎么这么多人?搞什么玩意吗?难道,我们穿错了地方?”

    正当孔圣人疑惑的时候,忽然发现,薛从良突然窜了上来:“孔叔,快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