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33章 飞石到手祸满山

作者:七星通惠
    蒙蔽了这些人,距离成功就不远了。

    想要第二次再摸这尊者的衣角,恐怕有些困难。正好,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山风吹来,哗的一声,吹得到大家的脚步,都不稳当。盖在这尊者身上的毛毯,也被吹了起来。

    薛从良眼疾手快,这不是自己需要的机会吗?薛从良瞬间伸出手,抓住了毛毯子的,防止他再被吹落下来,与此同时,薛从良一转手,迅速把这尊者口袋中的圆球球,从口袋中,取了出来。

    整个过程,犹如魔术一般,没有一点犹豫,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一连串的动作,全都是完美的,麻利的。

    圆球球瞬间被薛从良装进了自己衣袖中,他感觉到,这东西凉凉的,咕噜噜地顺着袖子,滚入自己的秋衣之中,一个激灵。

    飞行石到手,薛从良真是高兴啊,他的心,咚咚咚地狂跳不止。几乎快要从嗓子跳了出来。

    “飞行石到手了吧,火速撤离,这老头好像要醒了。”耳机里传来杜老先生的声音。

    薛从良何不想赶紧撤走,苦于没有借口和机会。后边的人,没有人愿意接他的班,他他一撤走,担架四脚不稳,总不能把这老头扔在地上吧。

    “老兄,我肚子疼,你帮我一下!”薛从良弓着腰,假装肚子疼。

    没想到,后边那人竟然麻利地接了的过来。薛从良捂着肚子,钻到附近树林里。后面,传来这些人们一阵哄笑。

    “哼,你们乐吧,老子是不奉陪了。”薛从良迅速消失在树林中。

    这些士兵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

    “快追那小子,别让他跑了!他偷了东西。”只听得后边一阵杂乱,尊者早被他们放在了地上。

    薛从良撒腿就跑,提了气,直接窜上了树梢。他哪里知道。跟在这尊者后边的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的速度,绝不亚于薛从良。在后边是紧追不舍。

    薛从良本来还悠闲自在,跑出几百米了,回头一看,树梢上奔过来两个人来,那速度,风驰电掣,快如闪电。

    薛从良大惊失色,乱了脚步。他们中间,竟然有这样的奇人,真是令人心惊。薛从良一看。情况不妙,瞬间按下树梢,躲进密林中间,从地上抓了十几个小石头,每个大概红枣那么大。藏了起来。

    这两个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看到薛从良跳了下去,瞬间也跟着跳了下来。

    薛从良躲在一棵大树后边,这两个追兵傻了吧唧,也是蹑手蹑脚地跟了过来,由于天太黑,周围安静。只有虫子,在叽叽地鸣叫。

    “薛院长,你怎么了?我看到你不动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忽然,薛从良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杜老先生的声音。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这声音,也迅速传入夜空之中,让不远处的两个追兵听到了。

    他们一激灵,迅速朝这边聚拢过来。

    薛从良急中生智,朝他们二人的脑袋。嘣嘣地打出了手中的小石头。这两个人反应迅速,一听,有东西打过来,头一偏,麻利躲避。

    他们没有想到,薛从良打出来的石头,是四个,两个一组,一前一后,躲过了前一个,躲不过后一个。

    只听得咚咚,两声脆响,石头打在了他们的双眉中间,这两个人,应声倒地。

    “哈哈,在怎么高手,也躲不过我的暗器呀。”薛从良拍了拍手,暗自高兴。

    清理了这两个追兵,薛从良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

    “薛院长,立刻回来,他们正在调集人马,开始搜山了。”耳机里又传来了拐子薛的声音。

    薛从良一听,他奶奶地,这些人竟然在我伏龙山称霸了。把薛从良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现在来说,自己还没有办法搞定他们,所以,他还是决定,先躲一躲再说吧。

    薛从良飞速向山下跑去。

    庆幸的是,薛从良顺利把飞行石给找了回来。有了这次教训,以后,薛从良再也不敢把飞行石作为诱饵,来诱敌深入了。他收好了飞行石,重新回到了杜老先生的房间。

    “辛苦了,辛苦了,想不到你这么麻利的就把飞行石给夺了回来,真乃高人也。”薛从良得到了杜老先生的称赞,格外高兴。

    “嘿嘿,那是当然,我是谁呀,我是大名鼎鼎的薛从良啊!”

    薛从良兴奋不已走路都有点跳起来。

    “这东西你一定要收好了,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它还会有大用处。”杜老先生这样说道。这话,让薛从良有些担心,什么大用处,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薛从良疑惑地看着杜老先生。电脑屏幕上,那些闪动的光点,更加吸引薛从良的注意。

    “看到了没有,这是他们在调兵强将,虽然他们人数不多,但是,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啊,伏龙山高层,现在,竟然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这情况,现在比较糟糕啊。”杜老先生仔细地观察了一番。

    薛从良一看,也是十分头疼。本来,他是要彻底消灭这些人们的,现在好了,这些人不仅没有被消灭,残余势力竟然全都来到了伏龙山,盘踞在伏龙山上了。

    真是出乎薛从良预料。

    “我们该怎么办呢?这些人,虽然是残余势力,他们依然十分强大呀,我看,我们的力量,和他相比,差距太大了。”薛从良本以为,这些人早已经被消灭了干净,谁知道,残存的力量不容小觑。

    “不要着急,毕竟,他们遭受了重创,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我们要在他们恢复元气、部署到位之前,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杜老先生的话,让薛从良感觉到了一丝安慰。虽然,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怎么打,但是,有信心,还是比较重要的。

    天色已经很晚了,两个人各自散去。

    这段时间以来,杜老先生的病,得到了很大的好转。以前,经常出现在院子里,敲打垃圾桶的症状,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那些铁皮垃圾桶,早被杜老给敲破完了。

    后来,薛从良又在院子里安装了木质的垃圾桶,都是用木头做的,进行了防水处理。敲起来,声音发闷,同时,手掌也发疼。

    所以,杜老先生现在不再喜欢拍打垃圾桶了。院子里也安静了很多。没想到,这个问题解决了之后,这杜老先生的病,也好了很多。现在全体住院的人,也都可以睡个安生觉了。

    本来,杜老先生在城市里居住,城市里的铁皮垃圾桶,在马路边缘,成排成排的,这下好了,他一犯病,就开始沿着马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敲打垃圾桶。越敲越有劲,这个坏习惯,让他的病也是越来越重了。所以,万不得已,就来到了薛从良这里了。起码,这里没有这种能够诱发他发病的铁皮桶。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薛从良这里,也有铁皮垃圾桶,这杜老先生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继续在这犯病。

    伏龙山,空气质量上乘,山灵水秀的,是个养生的圣地,本来,杜老先生的病,基本上完全好了,惟独拍打垃圾桶的毛病,找不到原因。

    薛从良最后叹了一口气说,每个医生都会有自己的极限,我薛从良碰到这杜老,算是到了极限了,这杜老这毛病啊,我是治不了他了。心病还需心药治,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后,薛从良自叹不行了,就让这杜老先生,自己一个人恢复吧。

    这件事情,就放在了这里,薛从良安排专人,对杜老先生进行日常的护理,和身体的检查,只要他身体上没有什么大问题,精神上,慢慢也就会康复了。这就是薛从良治病的一个原理,任何病灶,其实都发源于身体。只有身体好了,一切都会好了。

    这是一个调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杜老先生每天在这里喝山泉,吃野菜,耍宠物,玩花鸟。心情无比的舒畅,人长得胖了点,身体比以前的更加强健了,脸色红润了很多。

    后来,有人说,薛院长,院子里的铁皮垃圾桶,也该换换了吧,破成什么样了,看着都令人难受。

    薛从良一看,这都是杜老先生的功劳,于是,他咨询了卖垃圾筒的人,有没有耐拍打的。这问题让人哭笑不得。垃圾筒就是用来盛放垃圾的,又不是擂鼓手,用来打的?

    脑筋一转,薛从良来了主意,做个木头的,不是更好吗?

    就这样,薛从良的突然奇想,就把医院里的一百二十多个垃圾筒,全部都换成了木头做的。虽然成本有点高,但是,这样看着更加贴近自然,高雅。

    没有料到了是,自从换了木头垃圾筒之后,杜老先生竟然一次都没有去拍打这些垃圾筒,有人说,他的神经病康复了,也有人说,这些垃圾筒把他的心病治好了,各种说法都有,但薛从良认为,这是杜老先生在这里的休养下,慢慢的康复了。

    薛从良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得力助手。后来,在和尊者的战斗中,杜老先生也起到了莫大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