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35章 生诡计美女失踪

作者:七星通惠
    当薛从良正在和美女聊天的时候,他的房间真可谓热闹。

    总共五个人,进来房间三个人,其中一个人站在门后,顶着门,另外两个人正在破拆保险箱,还有两个人,正站在窗户外边,守着窗户。

    保险箱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需要浪费太多的时间,对于他们的技术来说,一般三分钟,就可以搞定。无奈,薛从良的保险箱,与众不同之处是,并非完全是一般钢板制作而成,而是最外边包裹了一层铅板,里边还有什么材料,就不得而知了。这个个头不大的保险箱,足有一百多斤重,相当的结实。

    负责破拆保险箱的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结实的保险箱,他们的希望,大大增加了,飞行石肯定在里边。守在门口的这个人,开始计时。破拆开始。

    两个人像是竞赛一样,迅速开始利用破拆工具,准备把密码锁打开。密码锁的高超之处是,如果不知道密码的话,尝试三次之后,这锁的第一层,就会锁死。导致无法开启。只有知道第二层密码的人,才能够开启。总共有三层密码,所以,想要开启这样的密码锁,难着呢。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只有三次机会,如果成功,下边两层密码,也迎刃而解,如果不成功,第一次密码锁,将会锁死第二层锁,相当的麻烦。

    他们有自己高超的方法,就是旋转密码的时候,听声音。根据多次破拆的经验,六位密码,每个位数上,都只有十个数字,要各个击破,这才能够成功,而如果差了任何一位。就无法成功解开。

    经验发现,在每个尾数上,只要数字对上的话,这个旋钮。就会发出一声非常轻微的咔嚓声,这种声音,非常微弱,简直比蚊飞行的声音,还要小很多。这是密码锁制作上的一个漏洞,技术人员也是无法解决的。所以,他们就是利用这个漏洞,来快速地破解密码锁上的密码。一般情况下,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他们说自己可以利用三分钟把这玩意拆开。每个数位上的数字,只需要五十秒,就可以核对完毕。当然,需要注意力高度的集中。

    但是,面对薛从良这个保险箱。问题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门口顶着门的那位,看着表,三分钟很快过去。此时,他听到了门外边,薛从良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同时,还听到了薛从良哼哼唧唧哼歌的声音。薛从良和美女聊天了之后。心情当然很好了。

    “兄弟们,搞定了吗?那家伙要回来了。”顶门的人焦急地说道。

    破拆保险箱的人,紧张的满头大汗,但是,却找不正确的密码。

    “我倒计时,十个数。如果拆不开,我们就把这玩意抬回去,我们没时间了!我们得脱身呢!”顶着门的人,这样说道。

    “十、九、八、七……三、二、一!”

    这人的声音刚落,就听到门外边哗啦啦的钥匙开锁的声音。气氛顿时紧张。

    房间里的三个人。汗毛都竖了起来,站在窗户外边的两个人,早已经把防盗窗给掀开了,就等着这三个人抱着保险箱,从里边跳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这保险箱太重了,竟然无法搬动,他们一点一点地向外边挪动。

    这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门后的那个人,立刻上去把顶住门。但地板太滑,他怎么可能叮嘱这么厚实的防盗门,薛从良一用力,这人瞬间被挤在了门后。

    受惊过度的高手们,像是老鼠见猫一样,开始四散逃窜。

    薛从良进来一看,哇!这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这……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屋里的两个人,像是一股旋风一样,瞬间跳出了房间,只有一个人,在地上挣扎,原来,这个倒霉的家伙,被保险箱压住了衣角,怎么拉都拉不出来。

    薛从良一看,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一个箭步冲上来,试图一把按住这人脖子,谁料想,这时候,只听得“嗖嗖”一股寒风袭来,薛从良立刻收手转身,原来,是一枚飞刀打了过来。

    被压住衣服的人,正好接住了匕首,他刺啦一声,在自己的衣服上划了一刀,然后,像是失控了一样,向后边退了三步,翻身从窗户上跳了出去。连自己的破拆工具,都没有带走,就仓皇逃脱了。

    毕竟,这是做贼心虚呀,本来,他们五个人如果联合起来,薛从良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无奈,这五个人方寸大乱,被薛从良吓得是屁滚尿流,然后,逃之夭夭。

    “他奶奶地,这些人消息居然这么灵通,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道,然后,顺便看了看花盆后边的红木匣子,这东西,果然没有了,看来,他们早已经把这东西给偷走了,然后,又来破拆这个保险箱子。

    薛从良暗自高兴了一会儿,嘿嘿,这群人,费了这么大的劲,也没有找到宝贝的准确位置。

    虽然,薛从良的宝贝没有失窃,但是,这么密闭的房间,他们竟然来去自如,真是令人放心不下。薛从良还怎么在这里安睡呢?这地方,明显不安全了。

    薛从良找来工具,迅速修理了防盗窗,然后,把保险箱子,重新放到了原处。这东西十分沉重,就算是薛从良,也得运了气,才能够把这东西搬运走。

    还好,薛从良的五行神器,从来都带在身上,他的腰间,挂着一个小包,他的宝贝东西,都在那里边呢!

    仓皇出逃的几个人,并没有完全离开。他们只是跑到了山上,在琢磨着如何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薛从良的房间,正好对着他们所在的位置,他们在暗处,薛从良在明处,他们通过望远镜,可以很轻松地看到薛从良在房间中的一举一动。

    正好,在这时候,薛从良为了检查自己的房间,竟然把保险柜打开了。他拿出那个白色的石球,看了看,然后,又心满意足地把石球放了回去。

    “看到了,看到了!我怎么觉得,他里边的石球,和红木匣子中的石球,那么相似呢?”其中一个手持望远镜的人说道。

    “不会吧,听我们老大说,这小子诡计多端,我们不会又受骗了吧,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玩意搬回去了,到最后,头儿又是一阵臭骂,那我们可吃不完,兜着走了。”另外一个人说。

    “依我看,我们应该首先从容易的地方入手,他的保险箱那么大,人人都知道贵重东西会放在里边,我们这不是没有打开吗?为了争取时间,我们还应该从容易的地方入手。”

    麻子说到。

    “这个办法不错,麻子,你说,我们如何从容易的地方入手呢?”

    “简单,现在,我们不知道他的东西在哪里,但是,我有办法让他把东西乖乖的送给我们!”这个麻子,脑袋非常好使。

    “快说呀,你说怎么办?”其余四个人,也是听得焦急。

    “来来来!”这五个人,把头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说了一阵子。

    “好,真是太妙了,我们就按这个方法行事。”

    这五个人,商量已定,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他们五个人,又一次向伏龙山医院而去。

    二麻子假扮了一个病人,捂着肚子,前来医院就诊。为了防止摄像头拍摄到他们的面容,其余四个人,都在外边等候。二麻子把脸都涂上了锅烟子,看上去黑乎乎的。

    当晚,值班的人,就是张韵,真是薛从良的又一个梦中情人。

    张韵一看,一个老人,捂着肚子的走进来,说肚子疼。心底清纯的她,哪里知道只是一个诡计,于是,就给他做了大致的检查。之后,让他坐一治疗。

    “姑娘,我的被褥在大门外的自行车上,你可否帮我拿了呢?”二麻子指了指医院大门外,但外边黑灯瞎火的,哪里看的清楚,但张韵看着老头儿,确实可怜,于是就答应他帮他把东西那上来。

    “哎呀,姑娘,我就是一个澡堂子里烧锅炉的老大爷,你开药可要实惠点哦,我一个月的工资,可没多少,看不起病的……”这二麻子跟在张韵的后边,给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以分散张韵的注意力。

    “你放心吧,老大爷,我们这里不是黑心医院,从来不会欺骗病人的,你们好好在这里看病,在这里睡上一晚上,明天早上一早,就会康复了。”张韵说道。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就来到来医院大门口。门卫这时候,也在警务室里打盹,张韵看了他一眼,没有惊扰他,就从侧门走出去,帮这二麻子搬运被褥。

    走出去一看,外边哪里有自行车车呀?

    “老大爷,你的被褥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啊!”张韵疑惑地说到。

    她正要转声,突然最嘴巴被人捂上,正好呼喊,头上又被套了头套。另外四个人,从黑暗处冲出来,抬上张韵就逃之夭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