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59章 原始部落采野种

作者:七星通惠
    看完了这段历史记载,薛从良感觉到,真是言之有理。任何一本历史书中,都不会把这个问题,讲得如此的透彻。他们只会根据史料记载,对过去的一切,进行推测,而从来不会根据人类的本性,来从另一个方面,研究人类的历史。

    然而,薛从良从这个大胆的推测中,找到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说白了,就是争夺食物征战历史。

    既然薛从良要恢复史前的那些作物,这就需要种子。种子在哪里?谁还保存的有这种作物的种子?这就是个大问题了。如果没有种子,任何人都无法恢复这些作物。

    《绿界》这本书上,并没有说明种子的具体位置,只是说到了这种作物的存在。按照他的分析总结,人类作物,是分为这样几个大类:

    菌宝、命宝、面宝、地宝,然后才有粟类作物,粟类作物,是产量最低的一种作物。其他几种作物,现在,都已经灭绝了。最重要的是,其他几种作物,对于人类来说,都是保命的作物。

    所以,薛从良的理想是,首先把这四种作物,都全部找到,然后,恢复他们在农耕空间生长,这样一来,在农耕空间的生存,就不成问题了。

    要想找到这种远古的作物,薛从良首先想到了博物馆,而且是考古博物馆。于是,他开始在网络上查找这种远古作物的存在。但是,这种作物的种子,没有人保存下来过。即使最大的陵墓,也没有发现这种种子的踪迹。

    只有一个地方,有人撰文说,远在非洲的最原始部落,竟然还保存着最远始的耕作方式,人们的食物,也和现在人类的不同。他们拥有一种树木,能够结出类似面包的食物,但是,这种树木惟独能够在那里生长。其他地方,都无法存活,那里的人们,就依靠这种面包,过着无忧无虑的原始生活,他们从来没有因为生计问题,而发生过战争。

    薛从良在读到这篇文章之后,决定去实地探索一番。毕竟,这也应该算是公务出差吧,他可以动用时空穿梭机。瞬间到达全世界的任何地方。

    果然,当薛从良乘坐时空穿梭机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茂密的原始森林,大大出乎薛从良的预料。这地方,树木高大威猛。几乎全都遮天蔽日,高大的树木,几乎耸入云霄,把这片土地,覆盖的是严严实实的。这里绿化面积,真的要爆表了。全球任何地方,都没有这种地方的绿化优良。

    森林中。各种树木繁密,走着走着,头顶呼的一下子,有东西飞过,薛从良吓了一条,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野猴子,在树枝上攀援而过。

    要想在这么巨大面积的原始森林中,找到什么原始部落,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啊。薛从良行走在这茂林之中,头发和衣服都湿透。穿得虽然是户外高档防水鞋,但是早已经湿透了。在这样的环境中,一点作用都没有。

    在这里转悠了半天,脸蛋上被蚊子咬得全都是疙瘩,奇痒难耐。

    薛从良还是没有找到这所谓的原始部落。

    后来,转念一想,这地方如此潮湿,人类在这里是无法居住下去的,他们应该居住在山上才对,而且,需要干燥,有水,有田的地方。

    薛从良这么一想,心中豁然开朗,何不找一个小山呢?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寻找,一定能够找到这些东西。

    薛从良果然在一座小山头上,寻找到了一个比较适合原始部落居住的地方。而令他惊喜的是,一种奇怪树,出现在薛从良的面前。

    这种树木,只有一人多高,叶子是绿色,但是,上边的果实,是白色,像是糖葫芦一样,一串一串,密密麻麻地结在上边,薛从良心中一喜,难道这就是自己所要寻找的命宝吗?

    薛从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树木,不敢肯定。但是,据书中记载,这种树木的果实,白色,颗粒小,入口即化,并且,香甜,有奶味。

    薛从良一直牢牢地把这作物的特点,记在心间。

    他看了看四周无人,于是,悄悄地靠近这棵树,然后,伸手从树上,摘下来一枚果子,放在空中。

    一股清香溢满口腔,这种果子,果然入口即化,薛从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果子,那种味道,真是令人满口生津的,本来,还有点饥肠辘辘的感觉,但是,吃了这枚果子,薛从良忽然觉得,精神倍爽。

    薛从良正要伸手准备把一条树枝上的果子,全都摘下来的时候,忽然,只觉得脑门上“咚”的一声,眼前一黑,瞬间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从良从地上醒过来的时候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眼前是什么玩意。薛从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眼前站了四个彪型大汉,他们光着脚丫子,身穿兽皮,脸上涂着花花绿绿的颜色,头发脏兮兮的,看着令人不寒而栗。薛从良立刻明白,眼前站着的,就是传说中的原始人。

    薛从良刚准备站起身来,只觉得后脑勺疼痛难忍。可能,刚才的当头一棒,就是这些人干的。但是,他们人多势众,薛从良当然先要收起锋芒,探探他们的虚实再说。

    “呵呵,呵呵,各位好,各位好!”薛从良满脸堆笑,从地上站起来,点头哈腰。

    其中两个原始人,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话,然后,另外一个人,转身走开了。

    薛从良通晓通灵之术,别说是鸟语了,就算是兽类,薛从良也能够听得出来。但是,这两个人的对话,薛从良竟然无法听出什么意思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些人说的,不是鸟语,也不是兽语,那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语言?

    当薛从良还在琢磨着这些内容的时候,走过来一个老者。这老者,同样穿着一身兽皮只不过,更加高级一些,应该是貂皮,全身上下,毛茸茸的,看起来,无比气派,非常威武。

    一看,这个人就是所谓的最高首领,或者是族长之类的。

    但是,薛从良不知道和这人说些什么,毕竟,和这些人言语不同,显然无法沟通的。所以,薛从良就沉默不语,让这个老头,先开口说话。

    这老头在薛从良的身边,转了两圈,把薛从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都观察了一遍,然后,又看了看薛从良的口袋,大概是看看薛从良有没有携带什么危险武器。之后,觉得薛从良没有什么危险了,才站在薛从良的面前,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露出微笑来。

    薛从良一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对自己解除了警戒了吗?

    薛从良正要开口说话。这个老头突然转身离开了。

    紧接着,另外两个原始人,又重新来到薛从良的面前,他们押着薛从良的手臂,沿着一条小路,朝密林深处走去。

    这几个人想要干吗?薛从良心中疑惑,但是,四只手压着薛从良的手臂,每条胳膊都粗壮有力,薛从良竟然无法动弹。

    不过,这样也好,就他们这些人的本事,确实对薛从良构不成多大的威胁。薛从良如果真的要反抗的话,别说十个原始人,就算是一百个原始人,也是不在话下。一百个?这个有点夸下海口了。如果真的有一百个,薛从良确实不太容易搞定了。

    果不其然,穿过了一条狭长的林荫小道,薛从良的面前,豁然开朗起来。这里显然是一个村落。真的有百十个原始人,正站在村落前的广场上,有人在从树枝上摘果子,有人在清洗果子,还有人把果子装在陶制的罐子里,场面好不热闹!

    薛从良一到来,这些人们,瞬间都站了起来。

    这下子,把薛从良给下了一跳,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体型健壮的男人们。其中,也夹杂着体型瘦小的女人们。

    这些人,有的穿着粗布衣服,有的穿着兽皮,还有的穿着树叶穿成的衣服,看上去,与现代人,完全不同。

    “呵呵,呵呵,各位好,各位好!”薛从良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人,都表现出一副弱者的形象,点头哈腰,对每个原始人,都露出谦卑的笑脸。

    薛从良对自己这副德行,都觉得恶心,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昂首挺胸吧。薛从良先要摸清楚情况再说。

    在这些人差异的目光注视下,薛从良依然被人押着,穿过这个小广场,向村落中走去。

    当走进村落的时候,薛从良发现,村落中的女人,越来越多。她们有的在清洗食物,有的在打扫卫生,更有人在用皂荚清洗头发。这些女人的穿着都很暴露,也许是因为当时没有太完整的衣服,这些女人虽然都尽量把自己包裹严实,但是,也不免春光乍泄,有的露着胳膊,有的露着胸脯,还有的露着腿部,洁肤如雪,令人心动。

    薛从良看的有点痴迷,这地方,真是个好地方啊,女人们竟然都这样穿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