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60章 原始女人原始美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看这这样的女人们,真是有点心潮澎湃,大饱眼福。虽然这些女人,穿着没有现代人滑溜,可是,女人的原始之美,依然没有改变。她们的身材,凸凹有致,她们的眉目,脉脉含情,还有走路的时候,依然婀娜多姿。

    也许是因为这些女人食物比较清淡,或者经常运动的缘故,她们没有一个身材臃肿的,即使是年龄大一点的女人,也是窈窕身材,更别说年轻一点的女人了。

    从这村子里经过,犹如从万花丛中经过,薛从良看得是心潮澎湃,令人浮想联翩。穿过两个小巷子,路过几排红墙绿瓦的房子。这两个原始人,带着薛从良来到一个小院子附近。

    他们两个呜呜啦啦地说了一阵子,然后,朝着院子,喊了两声。这时候,房间里忽然走出来一个女人。

    由于院墙不高,薛从良远远地看到,这女人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但是,好像无比成熟,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发飘飘,身穿一貂皮外套,露着修长洁白的手臂,下身裹着粗布短裙,身上佩戴者着一圈五彩贝壳项链。她走出来的时候,脸色红晕,仪态万方。

    这女孩,看到薛从良之后,红润的脸上,突然浮起一团绯红,看上去更加娇媚。并且,还有一种不好意思的表情,夹杂在其中。

    薛从良看了看,也被眼前的这个女子所迷惑了。这个女子,与全部落的女子相比。简直可以说是最美丽的女孩了。很是奇怪,这四个男人,怎么把自己捉到了这里?他们让自己见这个女孩。有什么意图呢?

    正在这个时候,薛从良突然被这四个男人,推到了这女子的院子里,然后,关上柴门,偷笑着离开了。

    薛从良忽然觉得不妙,难道。自己是被选来,给他们作为传宗接代的种子吗?也许,这些人看中了自己长得不错。然后,就把自己捉了过来,来到这里给他们最优良的女人,进行配对?

    这个大胆的猜测。让薛从良既高兴。又担心。如果真的是这样,薛从良岂不是可以在这里好好享受一番这个美女了吗?

    薛从良一边想着,这个女孩已经含情脉脉地拉着薛从良,向房间走去。房间里十分简朴,只有一些陶罐,还有一些木材打造凳子之类的家具。几乎没有什么娱乐设备,唯一的看上去比较大的家具,就是一张桌子和一张休息用的土炕。

    看来。这女子平时的休息,就是在这土炕上吧。

    环顾四周。薛从良无法想象,这个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的房间,平时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无聊。大概,晚上,这里的人们,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传宗接代了。

    忽然一转身,薛从良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之间,这女孩已经拉着薛从良,来到土炕旁边,脱去了貂皮外套,和粗布裹裙,苗条的身体,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蚕丝小衬衣,薛从良几乎可以一眼看透里边的一切。

    虽然薛从良已经是已婚男士,但是,看到这样新鲜的打扮,他还是热血喷涌,只觉得,小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完全像是一个瓜瓜娃一样的心情。这样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重新来过了。

    很明显,这女人就是来取薛从良的优良种子的,薛从良如果愿意的话,就可以在这里过上逍遥的生活。但是,薛从良的目标并不是这样啊,薛从良是来寻找原始作物的种子的,打造自己的农耕文明空间的,如果在这里安家落户,自己的工程,岂不是要撂荒了吗?

    但是,面对眼前的女人,哪个男人能够把持得住?任何一个人,都想要立刻上去**一番,好好享用一下。薛从良作为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正是**的年纪,面对这样的机会,岂能错过?

    薛从良心中的猛虎,吼的一声,从平静状态,突然精神抖擞了,那种气吞山河的斗志,被激发出来。但是,薛从良的理智在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淡定,不可轻举妄动,不可轻举妄动啊。一失足成千古恨。

    真好,在这个时候,忽然窗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简单的一个音符,薛从良没有听清楚这个声音在说些什么。面前的这个女孩,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突然停止了动作。看了一眼窗外。接着,把薛从良拉到土炕旁边,示意薛从良先坐下来,自己又重新穿上自己的貂皮外套,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只听得,这女孩和外边的女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一阵子,外边的女人,好像送给这个女孩一样什么东西。

    薛从良心中的老虎,被激发了起来。本来,他还想要在这里等候下去,等好好享受一番,再重新离开。但,转念一想,趁着这女孩离开的时候,自己赶紧逃跑,岂不是更好。否则,一旦自己真的失空,把这女孩玷污了,自己岂不是害了这女孩的一生吗?

    说走就走,但这女孩在院子里说话的时候,薛从良打开后窗,准备翻身而出。还没有出去,薛从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他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美玉簪子,轻轻地放在了这女孩的桌子上。

    毕竟,薛从良看到了这女孩如雪的肌肤,看到了女孩最宝贵的身体,薛从良在心底,感激这个女孩。总是要留下点什么吧。恰好,自己的口袋里,正好装了一把簪子,这簪子是在自己家中,无意之中装在自己口袋里的,是李美玉经常用的。材质是上等玉石,绝对是珍品。

    薛从良把这泛着绿光,晶莹剔透的簪子,送给了这个女孩,而自己翻身从窗户上跳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偷偷地趴在后窗的缝隙里,看着这个女孩的举动。

    这个女孩,在和外边的女人,说了一阵子话之后,又重新打开门,走了进来。但是,一看,顿时惊呆了。她刚刚还见到的美男子,现在突然消失不见了。

    只听得她温柔地在房间里喊了几声,然后又朝着院子里,寻找了一番,没有再看到薛从良的身影。这时候,她忽然看到桌子上的玉簪,可以看得出,她非常喜爱。她把玉簪放在自己的怀中,竟然抱着这个东西,坐在土炕头上,轻轻的啜泣起来。

    薛从良也是看的心酸,他最受不了这种儿女情长,当一个女孩喜欢自己,而自己又不得不离去,这样的感觉,无比难受。薛从良以前也曾经有过这种感受,现在,这种感受又重新涌上心头,真是令人不堪忍受啊。

    既然这个女孩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薛从良也就放心的离开了。毕竟,他们二人才见面不到半个小时,就当是一场美梦吧。就当是梦醒了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罢了。

    夜色已经降临,这给了薛从良很好的逃跑机会。他沿着自己之前来的时候的小路,重新返回。之前他曾经看到,在村口的一片广场上,有大片的原始作物。也许,他们这里,就保存着最原始的种子,自己采集回去,岂不是就可以好好地种下去了吗?

    村庄里很安静,时不时地传来几声犬吠,没想到,这些原始人竟然已经开始把狗作为自己看门的工具了。路上没有一个人,这些人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习惯。再加上没有什么照明设备,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安然入睡了。

    薛从良借着月光,来到那个生长着作物的广场上。果然,这里还有很多没有摘掉的果子。它们已经成熟了,散发出无比香甜的美味。薛从良这时候忽然发现,这些果子咋月光的照射下,是银白色的,大小只有红枣那么大。

    伸手摘一枚,放在嘴巴里,却没有想象的那般好吃。皮厚而核大,味道挺好,但是,这好像并不适合作为食物吃下去。

    薛从良回忆了一番之前看到的景象,当时,很多人都在这里忙碌些什么,难道,这些人就是在加工这些果实吗?看来,这东西并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食物呀。

    这可怎么办?薛从良一时间,竟然无所适从。费了这么大的劲,来到了这里,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真是令人遗憾呀。薛从良这趟算是要白跑了。

    不能就这样放弃。既然在这些人们能够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下去,这里肯定有什么宝贝。传说中的命宝这种作物,肯定存在。再找,继续找下去。

    在这种新年的催促下,薛从良很快开始的新一轮的寻找。沿着着这种浆果继续寻找下去。薛从良昏暗的月光中,发现地上的土壤中,有些时分奇怪的小芽苞,原来,是这些浆果,掉落在地上之后,重新发芽了。

    人都说,发芽的土豆不能吃,这些浆果,掉落在地上之后,还能够食用吗?薛从良像是从地上摘出蘑菇一样,把这个发芽的小包,从地上摘了下来。没想到,这个芽孢里边还裹了一个白色的果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