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63章 察真相暗夜窥探

作者:七星通惠
    薛从良看着薛爷的眼睛,这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背后,到底在隐藏着什么秘密。薛从良想要寻根究底,看看到底还有什么令薛从良困惑的问题存在。

    “哎,天机不可泄露啊!这是你们人间的规律。你只有好好观察,才能够发现其中奥秘呀。”薛爷说到这里,突然打住了的。

    这让薛从良十分纳闷。薛从良一贯喜欢直来直去,现在,薛爷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薛从良也觉得十分困惑。人间的规矩太多了,真是麻烦。

    算了,既然薛爷不说,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薛从良相信自己的能力,他会运用自己的力量,寻找到这个危险人物的。

    时间也不早了。薛从良也该回去了。所谓的危险人物,薛从良只有回去慢慢寻找了。不过,薛从良觉得,这个危险人物并没有穷凶极恶,因为,他隐藏了这么久,薛从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薛从良觉得,所谓的危险人物,并非真的危险。

    装了一包拉丝蜂蜜,薛从良匆匆忙忙地返程了。

    本来是去薛庄灵域说明合作事情的,现在倒好了,竟然搞出来了一个所谓的危险人物。这够薛从良忙活的了。

    拜别了薛爷之后,薛从良从这里重新出发,回到伏龙山。

    在医院的名单上,薛从良一直在寻找所谓的危险人物。不过,现在,伏龙山医院,人口太多了。总人数已经达到了四百多人了。其中,本院的医生,有将近二百人。薛从良决定。先从本院的医生和护士开始查找。

    毕竟,他们在医院的时间比较长,对薛从良的事情,了解得非常深刻。他们中,会不会潜藏着危险的人物呢?

    在翻动着医院的花名册的时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跳入眼帘。乔运昌,白淑静。小红,高阳,仲景等等,不论是新人还是老人,这些人,薛从良都十分的熟悉。

    就他们的能力而言。他们除了在医学上懂得一些精湛的技术之外,在威胁伏龙山危险这上边,毕竟还是没有什么本领的。薛从良对他们相当的了解。

    薛从良在排除了所有的医护人员之外,开始察看在院治疗人员的名单。

    就住院时间最长的人来说,薛从良立刻就盯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住院时间最长。而且,在这里养生的时间最长,这人当然是杜老先生莫属了。

    何况,杜老先生还拥有先进的设备,他可能已经非常了解伏龙山了。而且。他知道的秘密,也是最多的。

    可是,薛从良觉得。杜老先生会是危险人物吗?他在之前,还救过薛从良的命呢?如果他是危险人物的话。他还会救薛从良的命吗?

    薛从良和杜老先生的关系,现在几乎和拐子薛和孔圣人的关系那样,相互信任,形影不离了。薛从良有什么困难,也会找杜老先生来商量的。

    所以,薛从良还是觉得,如果怀疑杜老先生的话,自己是不是有点冤枉好人了呢?这是薛从良最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就各种情况来看,这杜老先生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从三年前,他来到伏龙山医院来说,就十分奇怪,和他一起来的人,都慢慢的离开了惟独杜老先生留了下来。中间的时候,这杜老先生还离开过一次,但是,薛从良中途又把他叫了回来。

    自此之后,杜老先生一直没有离开过。后来,杜老先生在经过薛从良的同意之后,开始在医院中布置天眼计划,在医院的角角落落,都安装了摄像头,这么说来,杜老先生完全可以掌控这里的一切了。

    而且,除此之外,杜老先生还在伏龙山上,进行二十四小时的巡逻。他的飞行器,就悬停在高空,伏龙山上发现任何情况,他都可以看到。甚至,比薛从良都要了解伏龙山了。

    薛从良想到了这里,也是觉得不寒而栗。

    杜老先生这么深入地研究伏龙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都是出于他的个人爱好吗?而且,杜老先生每天住在这里,每天的花费,需要从哪里来呢?

    他的儿子,有时候是半个月来一次,有时候是一个月来一次,这个人是他的儿子吗?

    这些问题,其实都没有得到证实过。薛从良把这些事情,前前后后,全都梳理了一遍之后,顿时有些惊慌呀。

    薛从良很少怀疑过人,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也从来都没有留意过。现在,把前前后后,全都梳理了一遍之后,才发现,这杜老先生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了。

    为了搞清楚这些问题,薛从良准备对杜老先生进行一次侦查行动。

    这次行动,要绝对保密,只有薛从良一个人知道。当然了,还得躲避着各个地方的摄像头。一旦被这些摄像头发现了,薛从良照样会被杜老先生发现。

    时间定在凌晨的一点半,这个时间点,一般是人们睡觉最熟的时候。这杜老年龄这么大了,不可能熬夜熬这么长时间的。所以,薛从良趁着这个时间,准备侦查一下这杜老。

    穿上黑色夜行衣,戴上黑色的帽子,穿上软底鞋,薛从良重操旧业,真的像是一个夜行侠。当然了,他的功夫要远远超出夜行侠,他不仅能够飞檐走壁,同时,还能够身轻如燕,沿着树梢飞奔。

    谁知道,当薛从良蹑手蹑脚地来到杜老先生的房间附近时,瞪眼一瞧,这个房间还在发出一点微小的光芒。

    薛从良埋伏在一个大土堆的后边,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观这个老头,到底在干些什么?

    只见,这老头的窗帘,拉得很严实,只有一点点的光,从这里露出来。薛从良就是通过这个缝隙,来观测杜老先生的行动。

    这就是拥有一个望远镜的好处。可以远距离地观测对方,这样一来,就可以掌握主动权了。薛从良很高兴自己拥有这样一个望远镜。他觉得,这个望远镜花了一千多元钱,真的很值了。

    通过这个缝隙,薛从良远远地看到,这杜老先生,在书写些什么。一边写,一边在测量。在电脑的屏幕上,薛从良看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东西。形状是倒圆锥形的,而且,这东西也是呈金黄色,发出浅浅的金色的光芒。

    薛从良心中咯噔一下子,杜老先生在这里测量的,不就是自己创造的超级农耕空间吗?

    这个空间,薛从良没有透露给任何人?而且,按照理论上计算,这东西,也是不存在被扫描仪发现的可能,而且,更不存在被雷达发现的可能。

    可是,这杜老先生,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而且,还在这里秘密地研究呢的?怪不得薛爷说,这里存在一个危险的人物,原来,这危险的人物,果然就是杜老先生啊。

    多亏,薛从良发现的及时,否则,自己这一辈子,都会蒙在鼓里。

    他测量这些东西要干什么?薛从良不得而知,反正,把这些东西的数据,测算的这么准确,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先不管他什么用途,首先干扰他一下再说。

    他找了一个拳头大的石头,对着杜老先生的玻璃窗户,就砸了过去。

    只听得“哗啦”一身脆响,窗户上的玻璃,碎落一地。这么大的动静,周围的电动车,还有汽车防盗装置,突然启动,闪灯闪烁,吱吱吱地警报声,叫个不停。

    杜老先生显然十分恼火,他愤怒地拿着手电筒,朝着四处照了照:“奶奶地,谁这么孬种?”大骂着,把窗户上,蒙了一个硬纸板。在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很冷了,尤其在半夜,山上的冷气,也是非常重,打开着窗户,无疑非常寒冷。

    薛从良躺在地上,半点都不敢动弹。他捂着嘴巴,偷偷地笑了起来。这种砸人玻璃的事情,薛从良小时候,曾经干过,没想到,现在这么多大年龄了,竟然又重演了小时候的淘气和捣蛋。这要是让李美玉知道了,非要拧掉自己的耳朵不可。

    可是,这很过瘾。杜老先生终于没有心情在测算电脑屏幕上的图案了。

    薛从良这才慢慢退去。起码,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杜老先生的工作进展。

    到了第二天,很巧,杜老先生的儿子,开着一辆豪车,来看望杜老先生了。他给杜老先生带来了冬天的衣服,还有鞋袜,两个人看起来,其乐融融,从表面上看,很像是到父子呀。

    但是,薛从良很奇怪,这杜老先生的儿子,从来都没有叫过杜老先生老爸两个字。而且,这两个人单独在房间说话的时候,表情严肃,看起来,就像是上下级的关系。这让薛从良有些怀疑了。

    根据照顾杜老先生的护士介绍,每次杜老先生的儿子离开,都要带走一个档案袋,但是,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好像神神秘秘的。

    这次,薛从良留了一个神,等杜老先生的儿子,离开的时候,派人在路上,设置了关卡!这样或许会有所发现。(未完待续。(lwxs520。))

    书中之,在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