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五行神医(书号:91

五行神医 第678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作者:七星通惠
    五行神医无弹窗

    这是一次人口大迁徙,在距离薛庄五公里的地方,蓝色的帐篷,像是野营的营地一样,星罗棋布地摆在田野中。现在这个时节,正是麦子刚刚开始抽芽的季节,绿茸茸地一行一行的,人们就在这些麦地中,安营扎寨。

    薛从良的资金,还没有用到一半,人们其实已经搬了大半了。这么多人口,哪里能够用到四千万,就算是五百万,都已经差不多了。

    为了让人们在这里过得更好,薛从良又追加了五百万的补贴。这些好了,每家每户在这荒郊野外,也是最有钱的人了。周围村庄的小商小贩,都推着车子,来这里售卖零食,售卖生活用品,变着法子来这里挣钱。

    他们成为这里最有钱的人了。一个个都神采飞扬,高兴无比。

    这就是薛从良想要的效果。如果这样能够让他们高兴起来,是最好不过的了。薛从良就可以有个稳定的大后方。

    一群人开始在薛从良的指挥下,慢慢集结在伏龙山下。这些人都是薛从良找来的,他们不是年轻力壮,就是拥有一份报答村庄的热情。

    “各位兄弟,我们这些人,肩负着拯救村庄的使命。我们现在,正面临着伏龙山没顶之灾的大劫难,现在,只有我们这一群人,能够拯救伏龙山,拯救我们的青山绿水的家园。希望我们这次,全力以赴,共同度过患难,在此之后,伏龙山将会过上神仙般的生活。我们每个人,都会是这里的大功臣,我们的子子孙孙,在这里都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兄弟们,你们有这个勇气没有?”

    “有!有!有!”在场的所有人,大声地呼喊道。

    薛从良的动员讲话。慷慨激昂,让每个人都热血沸腾。

    这时候的伏龙山,变得像是发飙的野兽一样,不断地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就连薛从良。也无法预料到,到底会发生什么灾难。这完全是全新的战斗,伏龙山会出什么招式,没有人能够知道。

    但是,根据《薛庄之魂》这本书上记载。伏龙山每次大劫难之时,都会引来四方妖魔鬼怪,盘踞在这里。伏龙山就像是一块肥肉一样,被这些妖魔鬼怪疯狂抢夺。毕竟,在这个时候,伏龙山的的五行循环。是失去平衡的,防御能力也是最弱小的,所以,最容易遭受外界的入侵。

    薛从良最为害怕的是,自己没有能力抵抗这些入侵者。反而被入侵者所消灭。到时候,伏龙山就成为新的入侵者的领地。伏龙山美好的现在,也不复存在了。

    在伏龙山医院的会议室中,来了很多人,伏龙山医院的所有骨干人员,全都来到了这里。拐子薛,孔圣人。王大宝,乔运昌,仲景,薛药香,还有高阳等人,几乎悉数到场。无一缺席。

    “各位,我们面临的困难,是从未遇到过的,这需要我们共同面对,我们面临的敌人。也是未知的,只要扛过去了这些,我们就可以重塑家园,以后的生活,就幸福了。大家要共同面对困境,千方百计想办法取得胜利的。”

    在这次动员会上,薛从良给所有人尽心了分工。

    拐子薛主要负责医院的安全工作,毕竟,薛从良对拐子薛最为放心。孔圣人将会跟随薛从良打通五空间的循环系统,彻底保证伏龙山的安全。

    其他人,将在薛药香的带领下,有力出力,全面机动,只要有力量,就可以用出来。

    就在人们开会商议对策的时候,山上一片混乱。从山上跑下来的老鼠,一拨一拨的,从山上跑下来的兔子,灰褐色的,成群结队,全都像是流水一样,从伏龙山上,倾泻而下,慌不择路,疯狂逃窜。有些,竟然一头撞在伏龙山医院的窗户玻璃上,吱吱吱地发出一阵阵惨叫。

    众人全都被震惊了。打开门一看,漫山遍野,如同山洪暴发一样,树底下,草丛中,石头上,全都是慌不择路的老鼠,兔子和黄鼠狼在老鼠群中,一跳两尺多高。

    薛从良站在门口,脚上刺啦刺啦地被老鼠踩在过去,想要挪动挪动脚步,都困难。

    这是什么情况的?这些神灵,为什么全都逃窜了?

    薛从良启动通灵之术,倾听这些老鼠的声音。这时候,老鼠们吱吱吱的惨叫声,突然变成了一片逃难的声音。

    “快跑啊,伏龙山要爆炸了!”“快跑啊!伏龙山要出怪兽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有些老鼠还喊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丢哪里去了?”到处都是一片呼喊声和哭声,真是令人心惊动魄。

    薛从良听到真是揪心无比。

    这到底是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啊?薛从良看着都心惊胆战的。

    等待着这些犹如山洪暴发的老鼠兔子黄鼠狼过去之后,薛从良看到,最后的全都是老弱病残的老鼠和黄鼠狼,他们的行动有些缓慢,有的还拖家带口的。

    薛从良看着他们,都有些着急。薛从良启动五行转换之术,把他们这些老弱病残生灵,全都转移到了山下边。速度之快,超越那些快速奔跑的老鼠群。薛从良也是暗自高兴,逃跑也是有方法的,一味的逃跑,而不用点技术,是不行的。

    山坡上,慢慢平息了下来。时间接近傍晚了,天空明显暗淡。按照农历,这里正好是初一,月亮是不会出来的,这就意味着,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了。薛从良发动攻击,也就是在这个夜晚。

    他的攻击,直接会从的调和伏龙山循环开始,直击病灶,从根本上调和伏龙山内部的循环。

    就像是治疗一个病人,只有直接把手术刀摘除病灶,才能够彻底地把这个机体拯救了。

    但是,薛从良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就已经遭遇了第一拨的抵抗者。

    众人们都还在医院中集结用餐,这时候,薛从良忽然听到,外边传来沙沙沙的响声,就像是蚕吃桑叶的声音一样。薛从良心中大骇。这是什么情况?

    薛从良立即拎着家伙,到门外去看看。打开门一看。立刻傻眼了,在昏暗的光线之下,漫山遍野的黑乎乎的东西,不是刚才老鼠群,而是黑得像是煤渣一样的东西,但是,这东西长得像是蜈蚣一样,长着圆圆的脑袋,呈长条形,无数的细腿,大小只有人的鞋子那么大。

    看起来非常的凶猛,遇到草木吃草木,遇到大树吃大树,遇到房子吃房子,由于他们数量众多,像是洪水一样倾泻下来,势头凶猛,几乎是摧枯拉朽。薛从良看的是心惊胆战,他哪里见到过这种东西。

    正好他手中拿着一根枣木棍子,对准一个正在啃噬房角的黑色大蜈蚣,砸了下去。这家伙,迅速变成了一堆煤灰。薛从良还没有来的高兴,突然发现,这只大蜈蚣消失了之后,其他的大蜈蚣,像是得到了信号一样,瞬间增大了一倍。从刚才的只有鞋子那么大,突然像是吹气的气球一样,变成两只鞋子那么大。

    他们的行动,整齐划一,真是令人难以琢磨,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薛从良不敢再行动了。站在门口大石头上,想着对策。其他很多人,也看到了这些黑色蜈蚣,从房间中冲出来,拎着木棍就开始摔打,瞬间,这些蜈蚣死了一**,到处都是黑色的粉末状东西。

    与此同时,当然人们把这些东西打死的时候,其他的蜈蚣,也迅速扩大一倍。瞬间变得像是一头猪一样大小了。

    “千万别打,千万别打!”薛从良吼叫道。

    这些变大的蜈蚣,攻击力更强了。不仅仅攻击树木和野草,同时,也开始攻击人们,他们攻击人们,完全不看什么地方,张开大口,就啃噬上去。凡是被这些东西啃噬之后的地方,立刻开始碳化。

    假如脚踝被东西咬住,脚踝处立刻变成黑色的,同时,毒素迅速向周围扩散,把周围的血肉和骨头,迅速变成,像是烧过的一样。骨头脆的嘎嘣一声,就会断裂,人也会像是一棵大树一样,瞬间倒地。

    一倒地,就完了,其他的毒蜈蚣,立刻上前啃噬,一个人,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干尸,黑色的干尸,稍微一碰,就变成了一堆煤渣。这比火葬尸体,都要厉害得多。

    有些年轻人,年少轻狂,一身蛮力,冲锋在前,瞬间成为牺牲品。人群中,不断传来一阵阵惨叫。即便是这里是医院,也是无能为力,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些年轻生命的失去。

    “我**他八辈祖宗!”薛从良看着五六个活蹦乱跳的年轻人瞬间变成了一堆煤渣,心中怒火,如同山洪爆发,心中的仇恨,瞬间把自己的给淹没了。

    “镇定,镇定,良子。关门,关窗户,我们暂时休战!”拐子薛忍住心中的悲痛,淡定地说道。

    现在,只有关门关窗户,才能够把这些黑蜈蚣拒之门外。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些如同野猪一样大小的黑蜈蚣,还在疯狂地破坏墙体,这里也是坚持不了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