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五行农夫(书号:92

五行农夫 第2章 惊现能力

作者:小影哥
    次日!

    一间简单可以说败落的小院落,两个房间,一个厅堂,外面简单的搭建着厨房和厕所,完全构建了这个建筑的一切,透露着西南乡村特有的风味,一个穿着花布衫,脸上有点因为干燥的微红。

    但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这是个难得的小美人,虽然穿着十分的简单,但掩饰不了她由内而外的那种淳朴气质,还有一股让人不敢轻视的味道。

    林浩睁开眼睛看看周围,见到旁边的女孩露出迷茫之色,自己怎么会在家里的?

    随即想起什么,便坐直了身子着急切的问道:“姐!杨书记呢?”

    林玉婷白了林浩一眼不满的说道:“你死她都不会死,你们可也真够大胆的,鬼魅森林连国家考察队都始终几波了,你们还敢进去,要不是村里几个打猎的还算熟悉地形,你们估计都被野兽当午餐了。”

    “杨书记没事就好,本来是我要去找水源,她知道就一起去,要是出事的话,我就要内疚一辈子了。”听到杨娜没事,林浩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忽然,林浩耳朵一痛,林玉婷揪着他的耳朵,瞪着他责备道:“你个臭小子,自己都差点没命了还考虑别人,我怎么就有你那么傻的弟弟啊,告诉你,以后再做出这样的事情吓我,看我不抄起棍子打断你双腿,残废也好过你莫名其妙死掉。”

    “好了,我知道了!”林浩从小到大对这个姐姐还是有点害怕的,赶紧开口求饶到。

    “知道就好,现在我要去地里,自己照顾好自己。”林玉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完就径直的离开房间,似乎很忙的样子。

    “哦!”看着林玉婷离开的背影,林浩轻声的应了一声,他知道林玉婷看似在责备他,实际是一种关心他的体现。

    从床上下来看着这个简陋但是透着淡淡温馨的家,嘴角无意识的勾起一抹笑意,出去两三年,始终觉得还是家里好。

    穿好鞋子走出去,在房间扫了一眼,林玉婷已经不在家了,林浩便摇摇头朝着厕所走去,准备洗个脸清醒一下,但进去之后发现,不单止水缸里面没有水,连水龙头都已经出不来一滴水。

    “本来想出去找水,结果还差点出事,今年还真不是一般倒霉。”林浩苦笑一声,无力般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摇头感叹。

    出事?

    林浩精神一震,脑海之中呈现许多的画面,喃喃自语道:“我和杨书记是被水冲走的,那是怎么回来的,怎么姐什么都没有说?”

    正在林浩思绪万千的时候,忽然胸口发出淡淡的白光,不明显,下一刻一枚吊坠出现在他的脖子下方,是蛇形,不同的是,多了一对犄角,林浩的嘴巴也慢慢的张大,惊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身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站起来,好奇这到底怎么回事,手无意间却是触碰到了什么,林浩回头看去,只见原先没有水的水缸之中溢满了水,但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搭着水缸的左手,那受过伤的三根手指上,伤疤全无。

    “这不是梦?”愕然的擦了下自己的眼睛,林浩还掐了自己一下,感觉得到明显的疼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看着自己的左手,林浩可以肯定这已经不是一个梦,他的伤口的确消失了,明明昨天都还在的伤疤,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双手都放在那水缸里面,感受着温润的水,林浩脑海迅速的转动着,思虑着这些不合常理的事情,想到和杨娜遇险跳入大河之中的每个细节,那一道龙形白光,望着眼前水缸里的水,林浩拿起胸前的蛇形吊坠,疑惑的自语道:“难道是你给我带来的这一切?”

    林浩感觉这一切都难以理解,甩了下头,放下手中的玉佩,打算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随便洗了下脸,就出了厕所。

    来到一间屋里,看向躺在床上的一个中年男子,神色柔和的问道:“爸,昨天我和杨书记是怎么回来的,我想去感谢一下救我们回来的人。”

    床上的中年男子轻轻的咳嗽一声睁开眼睛,露出和蔼之色关心道:“以后不要去鬼魅森林了,那是一个不祥之地,你和杨书记是被人在森林外面五百米的距离被张三他们找到的,当时你们已经晕过去,好像是脱水了。”

    林浩微微的点头,但心里更加的肯定昨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因为他清晰记得自己两个人是跳进一条河里,怎么可能在森林边缘位置,只是不知道杨娜是怎么想的呢?

    准备找个时间问一下杨娜,林浩走前几步看着床上的中年男子,此人是林浩的父亲,林山,只是从小带大林浩和林玉婷,已经留下了病根,一年前就起不来,林浩受伤后回来农村,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爸,以后不会再让你和姐担心了,我也会努力的去做事,早日赚到钱给你治病,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蹲下身子来,林浩满含歉意道。

    “你能这样想爸就满足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去看看你姐吧,你已经长大了,不要再惹你姐生气担心,我病倒之后,你也精神不济,家里她一个人承担着,不容易。”林山轻轻咳嗽,眼里带着一点欣慰。

    林浩眼睛酸涩的点点头离开了房间,他不想在林山的面前流露眼泪,几个月前他因为手指断掉三根回到农村,但是因为感情原因和三个手指残疾,林浩整个人萎靡不已,此刻想想,林浩心里满是歉疚。

    走出了家,林浩朝着村外走去,村里所有人的田地都在外面,上万亩之多,拿人头分到每家每户也不少,不过林浩家只有三个人,只是一人分到五亩地,收成好勉强够生活,好像今年干旱,那么就是饥荒年。

    在经过村口的时候,林浩停下脚步看看那三层高的小洋楼,被围墙包围起来,这是村里一个有钱人的家,坐拥数百亩的田产,雇佣人来种,在镇里和市里还有农副作物加工厂以及公司,属于是村里最有钱的一家。

    听说盖这栋小洋楼,差不多六十多万。

    林浩摇摇头继续往前面走去,六十多万是他家三四十年的收入了,但对于这家人来说,却是那么的简单,走出去老远林浩回头,左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心口,回想家里溢满水的水缸和伤疤全消的左手像是在宣誓般:“总有一天,我会盖一栋比这更豪华的楼房。”

    “如果不是认识的话,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少爷呢!”丢下一句誓言一般的话语,林浩加快脚步朝着田地之内跑去,无形中身子都挺直了不少,正好从村委走出来的杨娜站在二层破旧的小楼看向那远去的背影,流露出一抹异色。”

    林浩不知道杨娜的自言自语,很快来到自家的田地,因为干旱的原因,许多人都没有动力干活,十块田地,只有六块有人,其余的人都被干旱磨灭了太多的心情。

    林浩在村里就是个不爱说话的男孩,此刻来到田地,他慢慢的朝着自家的田地走去,别人也都已经习惯林浩的独来独往,看了他一眼后,便都埋头继续干起农活来。

    林家村乃至整个西南今年都是特别的天气,许多省市都在闹干旱,特别是林家村,因为位置的不同,这里家家都是种植蔬菜,最后镇里或者市里的人来收,不过看今年的情形,估计一毛钱一棵菜都没有人要了。

    林浩来走到自家田地的边缘,看着在地里弯腰给蔬菜轻微松土的林玉婷,因为领口宽松的原因,一对丰满之物清晰可见,林浩嘴巴张大下意识轻声感叹道:“和杨书记的,有一拼!”

    因为天气干燥,几天就要给地里松松土,不然的话就很容易干燥开裂,到时候更是什么都没有,林玉婷多余的时间都在做这些事情。

    此刻听到轻微的声音抬头看去,正见到林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过来,皱眉低头看见自己领口风光,顿时拿起一块黄土泥抛过去羞怒道:“我是你姐,你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