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历史军事 >> 五行农夫(书号:92

五行农夫 五行农夫 第219章 这少年不简单

作者:小影哥
    叶雪陪着林浩喝酒,最后喝醉了在里面瞎闹腾起来,最后没办法林浩和白『露』才把她扶到了外面。白『露』此时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冷,淡淡的对着林浩说道:“她喝醉了!你送她回去吧!”

    “那你怎么办?我放下心不下你!”林浩并没在意白『露』的转变,反正他已经习惯了,而是有些担心自己送叶雪回家的话,慕容世家的人找上来那白『露』就危险了。

    “我想他们暂时不会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白『露』淡然的说道。

    “不行!你跟我一起送她回去!”林浩想了一下,还是摇头否定了白『露』的话,他不想白『露』又任何的意外。他现在已经当白『露』是他的朋友,他如何会丢下朋友来面对不稳定的因素。

    “好!那我听你的!”白『露』心里微微动容,她能感觉到林浩是真心在关心自己,不希望自己发生任何的意外,随即也不再说什么,走到车边打开主驾车门上去。

    林浩紧跟着把叶雪横抱起来上了车,此时还好叶雪昏睡了过去,要不然指不定还要怎么闹腾。刚才叶雪在里面喝醉了又唱又跳的,搞得他头疼不已。

    白『露』知道叶雪住在哪里,三十分钟后就到了叶雪的家的私人别墅门口。

    “我抱她进去,你也跟着!”林浩抱起叶雪下了车,为了安全起见他叫白『露』一起进去。

    白『露』知道林浩的意思,并没有多言,下了车跟在林浩身边向着别墅大门走去。叶雪家的别墅占地面积起码达到两千平米,周围都有高高的围栏隔着,相对来说院子是比较大的。

    大门边有一个保安亭,二十四小时有人轮流的看守着,而这些保安身上都配备着警用的电击棍。林浩看到这些不由得有些好奇叶雪的家世,同时更加好奇那个震慑住她父亲不让人找自己寻仇的神秘人物。

    “站住!这里是私人别墅!”林浩走到大门边,两个保安直接迎了上来,一脸警惕的盯着林浩。

    “我是送叶雪回来的,她喝醉了!”林浩淡淡的说了一句,心里越发好奇起叶雪的身份来,看来等下得找白『露』好好的问一下才行。

    两个保安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林浩怀中叶雪,当看清叶雪的面容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叶雪在他们心目中可以说是暴龙脾气相当臭,别说没有被男人抱过,就连手都没给男人碰过。

    而此时熟睡在叶雪,脸上竟然带有甜甜的笑容,证明她不是被人挟持是自愿的。

    “那你在这等一下,我通知一下老板出来接小||姐进去!”其中的一个保安确定叶雪不是被挟持的,便走回保安亭打电话通知叶雪的父亲。

    林浩也不再说什么,抱着叶雪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候。

    过了一会,别墅里面走出来三个人,一个中年男人和两个中年『妇』女,正是叶雪的父母与保姆。

    林浩看了一眼三人就认出了来者其中两人是叶雪的父母,叶雪和她的父母长得很像所以有些好认。

    叶同辉走到近前看了被林浩抱在怀里的叶雪一眼,眉头微皱,然后对着林浩淡淡的说道:“谢谢你送小雪回来!”他没想到眼前的人就是废了叶成双腿的人,如果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跟着出来的保姆不用叶同辉的吩咐,就走到林浩的身边把叶雪接了过来。

    “不用客气!”

    林浩也淡淡的说了一句,并不打算在此多做停留,免得到时候被叶同辉认出来反而多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并不是怕了叶同辉,而是因为叶雪的关系他不想和她父亲起冲突,至少暂时是这样。随即拉起一边的白『露』:“我们走!”

    白『露』认识叶同辉,对着后者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跟着林浩向着车边走去。

    “这少年不简单!”叶同辉看着林浩的背影,感叹了一句。

    “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竟然连白『露』这座冰山仿佛都对他有意思!”旁边的叶母这时也跟着说了一句。

    “等小雪醒来问一下,我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兴趣!”叶同辉若有所思的说道,然后拉起叶母转身向着别墅里走去。

    林浩拉着白『露』上了车后,白『露』就直接启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哧”

    离开叶雪家别墅十分钟后,白『露』突然一个急刹,闭着双眼养神的林浩这时睁开双眼,问道:“怎么了?”

    “前面有一个人躺在路中间!”白『露』脸『色』有些苍白的指着前面道,明显刚才被吓到了。

    林浩闻言一愣然后顺着白『露』所指看去,果然真的有一个人横躺在路中间,以他的事理看出来那人受了重伤,而且四肢都均已被废,微微的皱了下眉便对着白『露』道:“你在车上呆着,我下去看看!”然后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当走到那人身边蹲下来看清对方的面容时,心里疑『惑』非常,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被人废了四肢?这个人在人正是昨天被他打伤的慕容凌。

    慕容凌昨晚被慕容天命令侍女絮儿废了四肢,然后丢出了慕容山庄。慕容凌醒来后悲痛欲绝,本想『自杀』却也无能为力,这时刚好有个开车路过的人,他就乞求对方将他杀死。

    可那个人哪里敢,于是就要走。慕容凌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强人所难,于是恳请对方把自己送进春城来,对方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是要慕容凌手上的表做搬运费,慕容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随即那个人就把他拉到了春城里,拿下他的手表就把他丢在了这里,然后他就昏『迷』过去横躺在了路中间。

    林浩微微皱了一下眉,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但慕容凌给他的感觉并不算多坏,顶多就是一个听命令执行的可怜人,想来慕容凌现在之所以这样也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便就留下来给慕容凌体内输入了一点真气保命。

    本来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治好慕容凌,但他并不想这样做,因为这是他的秘密不想让别人知道。随即拨打医院急救电话,让医院那群人来救他好了,至于结果怎么样就看他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