鏁呬簨涔﹀皬璇寸綉 >> 历史军事 >> 五行农夫(书号:92

五行农夫 第449章 编故事,骗小姐

作者:小影哥
    在后花园待了一会,林浩苦着脸跟着于子愉离开。首发地址、反着念↘网文中奇比↙

    此时,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在隐界并没有什么电力发电,一切都是按照古时候的习俗,挂灯笼,油灯!

    于子愉并没有将林浩带往别处,而是直接带回了属于她自己的小别院里。

    小别院有五间房,一间稍微大点,另外四间小了一点,稍微大的那间是于子愉住的地方,另外四间都是空置的,本来那些都是个丫环住的,但于子愉不喜欢有人整天跟着,所以一直还没有人住过。

    别院里有个小亭子,于子愉带着林浩直接走了过去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正准备坐下的林浩说道:“本小姐渴了,去弄点水来给我喝!”

    我忍!我忍!林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千万不要跟这个小妞生气,要不然会挨揍的!

    林浩眉头一挑,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让你真当我是家丁来使唤,不不,端茶递水这事可是丫环干的,等下非得让你尝尝水是什么滋味,嘿嘿!

    随后,林浩直接向着于子愉的房间走去,刚才他的神识将整个小别院里都查遍了,就只有于子愉的房间里有装水的小壶。

    可是刚走到房间门口,于子愉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站住!你想去那间房干嘛?”

    “拿小壶去装水,怎么了?”林浩停下脚步看向于子愉,这小妞不会傻的吧?难道她不知道除了这间房其他房间都没有小壶吗?

    “等等!”

    于子愉身子一闪闪到林浩的面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怎么知道这个房间会有喝水用的杯子,不给也没细想下去,觉得他是小猫碰上死耗子:“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拿出来给你!还有记住,这房间你以后不许进去,明白吗?”

    “明白!”林浩点点头,心里满是不屑,以为不进去小爷就看不到里面了,早都看光了傻妞。

    于子愉也不再说什么,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不一会拿着一个杯子和一个小壶出来,将小壶递给林浩,道:“这里没有柴生火烧水,出了这个别院左转一直走是个厨房,你去那里烧水!”

    林浩接过小壶,看都不看于子愉一眼,闪身就出了别院,一想到等下亲手给于子愉特制水,心中就暗爽不已。

    “这家伙怎么转眼变的这么听话了?”于子愉看着别院门口嘀咕了一句,然后走回小亭子边坐了下来。

    林浩此时已经来到了厨房,厨房里面并没有其他的人。

    生着火烧着水,然后就流出了厨房,打算去外面找点配方煮水给于子愉喝,当然他不至于无耻到用尿啊屎什么的拌在水里,他只是想找些小虫子来丢在水里煮。

    没过多久,林浩就抓来了十几只不知名乌黑色的小虫子扔到烧水的锅里,嘿嘿笑道:“我亲爱的小|姐,不知道你等下喝到这样的水会是什么样滋味呢?”

    几分钟过后,水烧开了,林浩将提来的小壶倒满,然后将锅里剩下的全部都端出去倒在花丛里面毁尸灭迹,才返回厨房提着小壶哼着小曲回了于子愉的别院里。

    林浩将装满水的小壶放在亭子的石桌上,摆出一副十足的家丁模样,恭敬道:“小|姐!请问你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于子愉愣了一下,这家伙转变得也太快了吧?这是为什么?脑子迅速的转动起来,但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便说道:“暂时没有什么事,你站在一边候着就是!”

    林浩闻言,十分听话的站到了一边,眼角余光看了下小壶,现在里面的水还没有冷下来还喝不了,便开口问道:“小|姐!你到什么境界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于子愉疑惑的看了林浩一眼,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

    “我看小|姐你才十七八岁的样子,有些好奇你到了什么样的境界而已!”林浩自然不会是好奇于子愉到了什么境界,而是想从于子愉的嘴里套出天元期大院满以上的境界来。

    于子愉盯着林浩看一会,看不出什么来才说道:“我是小成后期!”

    小成后期?后面不会是大成吧?林浩心里嘀咕了一句,装出一脸崇拜的模样,拍着马屁道:“小|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才十七八岁竟然已经是小成后期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于子愉却好像对这个马屁不感冒一样,撇了林浩一眼道:“小成后期很厉害吗?我一点都不觉得,你现在天元中期,只要好好听本小|姐的话,很快本小|姐也能让你到小成期!”

    原来天元期大圆满突破就是小成期啊?听她这么说小成期也和天元期一样,应该也是分成初中后期和大圆满四个小境界了!可后面还有其他什么境界,这个东西不是很好套啊!

    心念转了数转,想不出什么借口,便干脆直接说道:“小|姐!实话告诉你吧!小成期后面是什么境界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啊?”

    于子愉闻言惊讶的看着林浩,问道:“你说什么?你不知道小成期后面的境界?”

    废话!知道我还在你面前装孙子!嘀咕了两句,林浩点点头,扯着瞎话说道:“是呀!小|姐你不知道,我父母在我两岁的时候就不知道去哪了了?后来我爷爷就带进了深山老林,在我八岁的时候,爷爷还没来得及告诉我修者的等级就意外身亡了!

    只留给我那张被你给抢去的卡。爷爷去世后,我就一直留在深山老林里守在他的坟墓边上修炼到了最近才出来,所以并不知道修者的境界!”

    编完谎话,林浩看向于子愉,下巴都差点掉到了地上,这小妞竟然满脸的泪珠?掉毛线泪,这个有什么好掉泪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妞除了刁蛮任性外,看样子还是满善良得嘛!要不然也不会就听了他瞎编的故事就掉泪了。

    不由得有些心软起来,刚才烧水的时候加那些小虫子是不是不应该呢?

    不过随即又坚定起来,不管这小妞是否善良,单凭她威胁自己跟她回来做家丁就是不可原谅的,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好不好!

    随即装作不明所以的模样,问道:“小|姐!你怎么流眼泪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去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