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五行农夫(书号:92

五行农夫 第463章 回来找死呗

作者:小影哥
    “是一个人卖的!”

    柳时跟着将当时想要杀人夺宝和林浩的反应,还有他猜测林浩的境界全部都如实告诉了柳绝城。(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

    “大成期?而且还面生?”

    柳绝城陷入了沉思,如果柳时说的全部属实,那么卖神兵的人很有可能是北郡城里来的人,也只有北郡城里那些家族门派才有可能会有如此之多的神兵拿出来卖。

    想到这里,又有一个疑惑升起,如果真的是被郡城里来的,那又为什么来到柳叶镇这样的小镇卖神兵呢?

    随后看向柳时问道:“对方长得什么模样?你可记得?”

    柳时回想了一下林浩的样貌,在柳绝城面前比划形容起来。

    “你下去吧!”

    柳绝城挥手让柳时离开,待柳时出了院子,眉头瞬间拧成了川子,听完柳时的形容后,他脑子里瞬间冒出了林浩的身影来。

    但细想分析了一下又觉得不太可能,林浩曾经和柳阳交过手,柳阳告诉过他林浩的修为最多是到小成期,根本就不可能会是大成期。

    不过他也没立即将林浩的嫌疑排除在外,因为他还没有亲自试过林浩的实力。

    “看来计划有必要提前进行了!”柳绝城自语了一句,然后抱起神兵就离开了院子里。

    另一边,林浩离开柳叶镇没多久就恢复了身形,然后降落到地面优哉游哉的走着。

    不得不说,隐界的空气要比外面的世界上要好上无数倍,到处是山林,再结合小镇里的建筑物,给人一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潺潺”

    走着走着,河流的流水声传到了林浩的耳朵里,听声音就可以辨别出来,流水声发自他的左手边。

    “有河流!去洗个澡也是不错的!”林浩转身向着流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来到隐界三四天了,他还都没有洗过澡,此时遇到河流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咦?”

    就要靠近河流的时候,林浩轻咦了一声,他看见前面不远处一米多高的丛林上放着一件白色连衣裙、一件红色肚兜和玉花园防护罩。

    有女人在河里洗澡?林浩眉头一挑下意识的放出了神识。

    一幕春色就呈现在他的脑海中,一个十*岁美得冒泡的女孩,此时正用玉手搓洗着胸前的饱满,由于河水并不深,她的玉花园也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林浩久久都不舍得收回神识,浑身躁动不已,不自觉的轻手轻脚移到女孩摆放衣物的丛林之后,露出头目光直勾勾盯在河流之中女孩的身上,就连鼻血留了下来也不自知。

    “咕噜”

    当看到女孩的玉手移到玉花园边搓洗的时候,林浩的喉咙翻滚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异响。

    “谁?”

    林浩喉咙的异响让女孩听到,下意识的想捂着胸前,随即又想到玉花园又将玉手移到了下面,可又感觉上面暴露,最后只好闪身到丛林边拿衣物穿上。

    可刚到丛林变,就见鼻血横流,一脸痴呆的林浩,“啊!”的一声立刻尖叫起来。

    林浩这货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闪身快速的离开了这里,今天算是老脸丢进了,偷窥还让人抓了个正着,不过还好有一点,对方并不认识他,否则干脆以后挖个地洞躲进去算了。

    “尼玛!丢脸啊!竟然看得流鼻血了!”跑出了数公里,林浩才发现流鼻血了,心中郁闷无比,连忙拿出纸巾擦了起来。

    将鼻血擦干净后,直接飞上半空向着于子愉所在小镇疾驰而去。

    回到小镇上,林浩直接找了一个客栈交了十天的房租住了下来,然后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直至到了晚上,感觉到肚子饿了林浩才悠悠醒来,伸伸懒腰起床离开了房间出了客栈。然后神识扫了一下,让他有些郁闷,除了翠福轩还开着门,其他能吃饭的地方都关门了,于是只好向着翠福轩走去。

    “你看!那个不就是于家的那个小家丁吗?”

    “好像真是他!怎么还没离开小镇,于小|姐都被他害得关了禁闭,他竟然还敢回来!”

    “回来找死呗!就他一个小家丁竟然也敢打于小|姐的注意!”

    林浩向着翠福轩走去的时候,一路上的行人几乎都对他指指点点的。

    那小妞关了禁闭?而且听他们这么说都是因为我?林浩眉头微皱,停下脚步放弃了现在去翠福轩的打算,他必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才行!

    随即拦住一个路人,不等后者说话一把拉着就闪身进到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子里面,一脸杀气的威胁道:“告诉我!于子愉到底是为什么被关了禁闭?如果有半句不属实,我现在就立刻杀了你!”

    路人只是天元初期的修为,哪敢不乖乖听话,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如实的说出来。

    林浩听完眉头微皱,原来是昨天他离开后,于子愉返回聚宝斋里面,当于千里抢拍到灵丹时,于子愉就像于千里讨要。

    而于千里抢拍下来的灵丹并不适合小成后期的于子愉用,并心生疑惑,一问之下于子愉就如实托出是要给林浩的。

    当时身在拍卖场于回家就给她。

    于子愉并没有想到她父亲会欺骗她,于是就跟着回到了家里,哪知道一到家里就直接被于千里关了禁闭,至于于千里为什么这么做并没有跟任何人解释。

    所以就引起于家家丁的诸多猜测,然后就传到了外面,搞得小镇几乎人尽皆知。

    “你走吧!”

    林浩松开路人,等路人离开后眉头拧成了川字,于千里的做法无非就是看不起他,觉得于子愉对他过于好了,便心生怀疑他和于子愉之间有什么事情才将于子愉关了禁闭。

    想通了这些,林浩一脸的冷笑:“于不会强迫自己的女儿,回头就仅仅是因为怀疑就将她关了禁闭,我呸!”

    随后,林浩陷入了沉思,于子愉被关禁闭跟他没有关系的话,他绝对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现在既然有关系,他也不得不想办法将于子愉弄出来,否则以于子愉的性格,多关几天禁闭会发疯的。

    ps:月底了!猛求鲜花啊!不要我不求!兄弟们就不给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