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五行农夫(书号:92

五行农夫 第1001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作者:小影哥
    林浩服下一颗易容丹,然后换上了一身衣物隐身躲在一颗大树上面。

    时间仿佛变得慢了下来,一个上午过去,但给林浩的感觉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就在他认为那个青年男子说的是不是假消息的时候,前方传来两股气息,旋即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去查看。

    神王初期神皇中期看来应该是郎仓了

    林浩立即收回神识,然后从邪皇那里忽悠来的那堆东西里面翻找出一把品阶不低的神剑,延长至数丈紧握在手中。

    郎仓两人乘坐的飞行神器此时在三十公里之外,据他估计最多一分半钟就能达到这里。

    林浩此时神经紧绷,就连额头留下冷汗都不自知,这也难怪,头一次在神皇级别的前面想要杀人,要说不紧张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后仇远地独艘恨由闹仇月接

    等下他就只有一次机会,要是错过了可能就必须第一时间逃走,要不然哪怕只是耽搁一个呼吸,他的小命都很难得到保障。

    就在郎仓的飞行神器接近十公里的时候,林浩从大树上跳下,迅速来到瞬移困阵的中心,凝心静气

    不一会,飞行神器进入瞬移困阵的范围内,早有准备的林浩立即启动瞬移困阵。

    “不好是阵法”郎仓惊叫一声,他身旁的神皇中期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

    后科地远情艘恨陌闹吉吉故

    艘科不地独孙恨接闹技敌

    “找死”那个神皇中期在郎仓消失的瞬间迅速反应过来,一拳轰击在瞬移困阵上,“轰”的一声巨响,瞬移困阵瞬间爆炸开来。

    但此时的郎仓已经到了林浩的面前,林浩手中神剑一剑劈了下去。

    郎仓毕竟是神王初期,而且还是圣宫的少宫主,虽然被林浩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反应还是相当的快。

    不过虽然侥幸避免被神剑一分为二,但一条胳膊还是被神剑斩落。

    “啊”郎仓一声惨叫,身形一闪到了数百米之外。

    林浩还想要追上去,忽然感觉到危机袭来连忙闪身离开原地。

    后不地不酷后球接闹陌帆艘那个神皇中期落在林浩刚才所站之地,想要捡起郎仓刚才被斩落的手臂再去斩杀林浩,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林浩的境界,所以在他眼中此时已经是个死人了

    林浩在数百米之外停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还是决定冒险一试。于是在那个神皇中期弯腰的瞬间,直接使出冰封术将其短暂冰冻住,然后闪身过去。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攻击那个神皇中期,而是捡起郎仓的手臂快速离开,就在他离开的瞬间,冰冻住那个神皇中期的冰也在这时“砰”的爆开来,脸色难看的盯着他,双眼仿佛冒着金色的火焰,浑身杀气凛冽

    林浩无视掉神皇中期男人,目光看向缓缓飞过来的郎仓,犹豫着是不是冒险再出手一次。

    郎仓此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斩落的手臂在林浩的手中,怕出手被林浩毁掉,所以只是落到那个神皇中期的身边,“八叔先将我的胳膊夺回来再杀了他”

    “恩”八叔点点头对着林浩问道:“小子你为什么要埋伏我们”

    林浩眉头微微一挑,“老实”的回道:“打劫只是一时昏头了没发现你竟然是神皇中期”

    八叔和郎仓对视了一眼,都相信了下来,毕竟林浩只是神兵大圆满,要不是昏了头根本就不可能敢对他们动手。

    “既然这样只要你将少宫主的手臂还回来,我可以饶你不死”八叔没有信心在出手击杀林浩前夺下手臂,为了避免逼急了林浩毁掉手臂,所以只能进行诱骗。

    林浩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八叔,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小子你最好将我的手臂还回来,要不然的话必让你生不如死”

    郎仓威胁道:“你要知道就算你毁了我的手臂,只要我到神皇初期就能从塑肉身,所以你千万不要逼急了我”

    “那你现在动手杀我呀反正横竖都是死,能让你独臂至少百十来年也不错”林浩一脸的无所谓,他才不相信郎仓真的不在乎手臂。

    毕竟不管怎么说郎仓都是圣宫少宫主,如果一直独臂恐怕传了出去圣宫将会成为神界的笑话,他可十分清楚像圣宫这样的大势力,脸面可是看得十分重要。

    郎仓并不是傻子,林浩能想到的他一样能想到,一时间沉默了下来,虽然他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林浩,但此时却也不敢激怒林浩。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还回手臂来”八叔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下,如果郎仓的手臂被毁,除非以后郎仓不要出现在公众场合,要不然必将会成为神界的笑柄。

    堂堂的圣宫少宫主竟然被人斩了手臂,而且还没有能力夺回来,不得不说十分的讽刺,更重要的还是被一个神兵大圆满斩下的。

    林浩看着郎仓两人,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在乎这条胳膊,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同时也让他心中一松,至少现在只要手中有郎仓的胳膊他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还给你可以,但是你们俩必须发血誓,如果我还回手臂你们两个就不能对我出手”林浩要求道。

    “八叔不能答应他,我今天非要他死不可”郎仓哪会就这么轻易答应,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怎么可能会这样就放过林浩。

    八叔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少宫主杀他很容易,但万一你的手臂被他毁了,你想过只要你还没有达到神皇初期的话,你父亲肯定会为了圣宫的颜面在你没达到神皇初期之前一直关你禁闭也说不定,你现在还坚持让我杀了他吗”

    郎仓眉头紧皱,他怎么可能愿意被关禁闭,有些不死心的问道:“八叔难道你没有把握在他毁掉手臂前杀了他吗”

    “把握不大”

    八叔摇摇头,解释道:“这小子到处透露出诡异,你试着想一下,一个普通的神兵大圆满就算是对你偷袭,能斩下你的手臂吗”

    “艹你们到底商量好没,要杀我就来个痛快,不敢杀就赶紧发血誓”林浩一脸“不耐烦”之色,心中冷笑不已,虽然刚才一击没有杀了郎仓,但却无意间拿住了把柄,让他不像之前想好的那样,偷袭不成就立即逃走。

    果然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