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五行农夫(书号:92

五行农夫 第1013章 谁干的?

作者:小影哥
    花魁一脸迷茫的浩,问道:“什么唐昕?”

    林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反问道:“难道你不认识我?”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你,今天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花魁回道

    林浩盯着花魁会,目光移到小兰的身上,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来说,她真名是不是叫唐昕?”

    他知道就算花魁是唐昕,也不会在他面前承认,毕竟现在的花魁实力全无,完全就是个普通人。

    如果真的是唐昕肯定是被什么人将她的实力封住了,女人就算是不想他牵扯进去,也不可能会承认。

    所以刚才他说出“唐昕”两个字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直注视着一旁的小兰,正好捕捉到小兰眼中闪过的一丝惊讶之色,当时在他心中已经确信花魁就是唐昕。

    小兰见男人己,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不知道!花魁的真名只有花姐知道!”

    “花姐?你当我是傻瓜吗?刚才你的反应包括你眼里的神色我都里,你最好如实回答我的问题,要不然你的清白之身恐怕这次要丢掉了!”林浩冷笑着威胁道。

    “你什么意思?”小兰有些紧张的人,难不成让他发现什么了吗?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很清楚吗?你现在还是个处|女以为我没有吗?”林浩一脸的戏虐,他有那么多的女人,如果是不是处|女都分辨不出来,那直接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一个处女为什么要装作很浪荡的模样,所有一直没有揭穿,想要兰最后怎么应付他。

    而且他还发现醉月楼的女人几乎都散发着狐媚之气,甚至还感知到她们一种迷幻的味道,有时候会给人产生错觉,甚至是让心中的欲念攀升。

    这种感觉他在花姐身上感觉到更加深刻,所以之前才会冒险轻浮花姐试探一下感觉是否真实。

    小兰复杂的人,幽幽一叹,“你既然已经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我对你也不反感,想要我的身体就来吧!”

    “不可以!”林浩还没有说话,花魁就坐直身子制止道。

    林浩微微愣了一下,魁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结远仇不鬼敌术陌阳早指由

    花魁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才抬起头人,认真的说道:“因为你必须先要了我才能去碰她!”

    魁这般模样,林浩不由得有些头疼,苦笑道:“你是唐昕!纵使你不承认,我也绝对不会碰你!”

    “可我根本就不是你口中的唐昕!”

    后仇科科鬼孙术陌月独方指诺花魁一脸迷茫的浩,问道:“什么唐昕?”

    花魁出其不意的拉住林浩的手往自己的双峰上按去,一脸渴求的人,“要了我!如果你一定要个理由的话,那就是你要了我就是救了我!”

    感受到掌心传来充满弹性的饱满,林浩却没有什么欲念,魁说道:“我要知道是为什么?”

    花魁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如果我真的是你口中的唐昕,你要了她就是救了她的话你会去做吗?”

    林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不回答,不过如果真的有那样的情况,他想他应该是会的!

    于是点点头道:“我会!但前提是我要知道原因!”

    花魁神色挣扎了一下,松开林浩的手迅速将身上的衣物退去,幽幽道:“你要问原因,现在你就把我当成那个唐昕,要了我!”

    “不”林浩刚想说不行,只是行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花魁直接抱住吻住了他的嘴,生涩的啃着。

    敌地地远独敌学由孤孤所地

    林浩的脑袋仿佛一下子炸开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理智竟然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本能的回应起来。

    小兰一幕,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然后拉起被子盖在身上,不打扰林浩两人间的好事。

    完全失去理智的林浩犹如变成了猛虎,不一会身上衣物全数退去,将花魁按在了床上,手杵着小老二直捣黄龙。

    在小老二进入体内的瞬间,花魁心中松了一口气,只是眼角滑落一滴泪珠,那是因为下身剧烈疼痛自然滑落的。

    两个小时后。

    林浩口中发出舒爽的闷哼,所有子弹全部进入了女人的体内,然后趴在了女人的身上。

    也就在这时,他的理智一点一点的恢复着,很快双眼就彻底的恢复了清明。

    拍了拍脑袋,下身离开女人的体内坐了起来,心中有些郁闷,刚才那样美好的事情他竟让完全失去了理智,太可恶了!

    于是打算好好教训下花魁,可当他魁时,教训的想法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的花魁,不,应该是唐昕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容颜,正一脸潮红的,脸上尽是复杂之色。

    “唐昕!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浩尴尬的说道,如果面对之前的那张脸孔他或许还能做得到教训,但现在却做不到了。

    唐昕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站起身来跑到一面铜镜面前,当铜镜里面的模样时,俏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惊道:“这怎么可能?”

    “这个,应该是因为我的关系!”林浩弱弱的说道,他可记得当初跟林沁发生关系的时候,两人都是易了容的,但是事后都恢复了原本的容颜。

    听到林浩的话,唐昕转身,脑海中充满了无限的疑问,但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小兰可还睡在床上。

    结远远远酷艘恨所闹我所远

    林浩昕微不可查的叹了叹气,觉得反正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于是直接走过去将女人揽到怀里,柔声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实力怎么一点都没有了,谁干的?还有小熙现在在哪?”

    “小熙现在没事,至于我实力为什么没了,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唐昕回道。

    俏脸上尽是复杂之色,她原本以为今天要**给一个陌生的人,却没想到林浩在这时出现了,还将她给拍了下来。

    这也是她之前为什么坚决要林浩推了她的原因,在她心中,反正今天都要失去清白,给熟悉的人总好过给陌生人。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她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林浩。